• 安麓村原刻《孙过庭书谱并释文》清末民国旧拓,此为木刻本两册全,木夹板旧装旧裱大开本两大册全,开本35.5*21公分。《书谱》刻本诸多,最著名的是北宋大观年间(1107—1110年)内府所刻,又称《太清楼书谱》。墨迹原石早佚,仅有拓本。故宫博物院所藏宋拓《孙过庭书谱》海内孤本传世。还有薛绍彭刻本(又称“薛氏本”、“元祐本”),再后有明人文征明父子的《停云馆法帖》本和《玉烟堂帖》本。
  • 安麓村原刻《孙过庭书谱并释文》清末民国旧拓,此为木刻本两册全,木夹板旧装旧裱大开本两大册全,开本35.5*21公分。《书谱》刻本诸多,最著名的是北宋大观年间(1107—1110年)内府所刻,又称《太清楼书谱》。墨迹原石早佚,仅有拓本。故宫博物院所藏宋拓《孙过庭书谱》海内孤本传世。还有薛绍彭刻本(又称“薛氏本”、“元祐本”),再后有明人文征明父子的《停云馆法帖》本和《玉烟堂帖》本。
  • 安麓村原刻《孙过庭书谱并释文》清末民国旧拓,此为木刻本两册全,木夹板旧装旧裱大开本两大册全,开本35.5*21公分。《书谱》刻本诸多,最著名的是北宋大观年间(1107—1110年)内府所刻,又称《太清楼书谱》。墨迹原石早佚,仅有拓本。故宫博物院所藏宋拓《孙过庭书谱》海内孤本传世。还有薛绍彭刻本(又称“薛氏本”、“元祐本”),再后有明人文征明父子的《停云馆法帖》本和《玉烟堂帖》本。
  • 安麓村原刻《孙过庭书谱并释文》清末民国旧拓,此为木刻本两册全,木夹板旧装旧裱大开本两大册全,开本35.5*21公分。《书谱》刻本诸多,最著名的是北宋大观年间(1107—1110年)内府所刻,又称《太清楼书谱》。墨迹原石早佚,仅有拓本。故宫博物院所藏宋拓《孙过庭书谱》海内孤本传世。还有薛绍彭刻本(又称“薛氏本”、“元祐本”),再后有明人文征明父子的《停云馆法帖》本和《玉烟堂帖》本。
  • 安麓村原刻《孙过庭书谱并释文》清末民国旧拓,此为木刻本两册全,木夹板旧装旧裱大开本两大册全,开本35.5*21公分。《书谱》刻本诸多,最著名的是北宋大观年间(1107—1110年)内府所刻,又称《太清楼书谱》。墨迹原石早佚,仅有拓本。故宫博物院所藏宋拓《孙过庭书谱》海内孤本传世。还有薛绍彭刻本(又称“薛氏本”、“元祐本”),再后有明人文征明父子的《停云馆法帖》本和《玉烟堂帖》本。
  • 安麓村原刻《孙过庭书谱并释文》清末民国旧拓,此为木刻本两册全,木夹板旧装旧裱大开本两大册全,开本35.5*21公分。《书谱》刻本诸多,最著名的是北宋大观年间(1107—1110年)内府所刻,又称《太清楼书谱》。墨迹原石早佚,仅有拓本。故宫博物院所藏宋拓《孙过庭书谱》海内孤本传世。还有薛绍彭刻本(又称“薛氏本”、“元祐本”),再后有明人文征明父子的《停云馆法帖》本和《玉烟堂帖》本。
  • 安麓村原刻《孙过庭书谱并释文》清末民国旧拓,此为木刻本两册全,木夹板旧装旧裱大开本两大册全,开本35.5*21公分。《书谱》刻本诸多,最著名的是北宋大观年间(1107—1110年)内府所刻,又称《太清楼书谱》。墨迹原石早佚,仅有拓本。故宫博物院所藏宋拓《孙过庭书谱》海内孤本传世。还有薛绍彭刻本(又称“薛氏本”、“元祐本”),再后有明人文征明父子的《停云馆法帖》本和《玉烟堂帖》本。
  • 安麓村原刻《孙过庭书谱并释文》清末民国旧拓,此为木刻本两册全,木夹板旧装旧裱大开本两大册全,开本35.5*21公分。《书谱》刻本诸多,最著名的是北宋大观年间(1107—1110年)内府所刻,又称《太清楼书谱》。墨迹原石早佚,仅有拓本。故宫博物院所藏宋拓《孙过庭书谱》海内孤本传世。还有薛绍彭刻本(又称“薛氏本”、“元祐本”),再后有明人文征明父子的《停云馆法帖》本和《玉烟堂帖》本。
  • 安麓村原刻《孙过庭书谱并释文》清末民国旧拓,此为木刻本两册全,木夹板旧装旧裱大开本两大册全,开本35.5*21公分。《书谱》刻本诸多,最著名的是北宋大观年间(1107—1110年)内府所刻,又称《太清楼书谱》。墨迹原石早佚,仅有拓本。故宫博物院所藏宋拓《孙过庭书谱》海内孤本传世。还有薛绍彭刻本(又称“薛氏本”、“元祐本”),再后有明人文征明父子的《停云馆法帖》本和《玉烟堂帖》本。
  • 安麓村原刻《孙过庭书谱并释文》清末民国旧拓,此为木刻本两册全,木夹板旧装旧裱大开本两大册全,开本35.5*21公分。《书谱》刻本诸多,最著名的是北宋大观年间(1107—1110年)内府所刻,又称《太清楼书谱》。墨迹原石早佚,仅有拓本。故宫博物院所藏宋拓《孙过庭书谱》海内孤本传世。还有薛绍彭刻本(又称“薛氏本”、“元祐本”),再后有明人文征明父子的《停云馆法帖》本和《玉烟堂帖》本。

安麓村原刻《孙过庭书谱并释文》清末民国旧拓,此为木刻本两册全,木夹板旧装旧裱大开本两大册全,开本35.5*21公分。《书谱》刻本诸多,最著名的是北宋大观年间(1107—1110年)内府所刻,又称《太清楼书谱》。墨迹原石早佚,仅有拓本。故宫博物院所藏宋拓《孙过庭书谱》海内孤本传世。还有薛绍彭刻本(又称“薛氏本”、“元祐本”),再后有明人文征明父子的《停云馆法帖》本和《玉烟堂帖》本。

32000 九品

仅1件

上海静安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不详

传拓年代民国 (1912-1948)

纸张其他

装帧其他

尺寸35.5 × 21 cm

数量2册

上书时间2022-01-06

wxy的书摊

九年老店
已实名 已认证 进店 收藏店铺
  • 最新上架
极其罕见大整张,道光初年刻跋后初拓《唐等慈寺碑》大整张,新裱立轴,考据字都列了,第一次见此版本的大整张。立轴全部尺寸:368*135公分,拓片尺寸:240*116公分。
极其罕见大整张,道光初年刻跋后初拓《唐等慈寺碑》大整张,新裱立轴,考据字都列了,第一次见此版本的大整张。立轴全部尺寸:368*135公分,拓片尺寸:240*116公分。 ¥100000.00
清末天主教 史料《函牍举隅十卷》(清)海门黄斐默撰,清光绪八年(1882)上海慈母堂排印本,10册全,上海徐家汇藏书楼旧藏,开本:25.5*15公分,第一册封面有些破损,其他品相可以。清末列强入侵,国家处于内忧外患之中,随着天主教在国内的传播,也使得各地教案频发。此书即为华籍神父黄斐默为处理“民教冲突”所编著作,主要是为传教士与晚清官员之间的往返公牍提供写作范例,其中大多与“教务教案”有关。
清末天主教 史料《函牍举隅十卷》(清)海门黄斐默撰,清光绪八年(1882)上海慈母堂排印本,10册全,上海徐家汇藏书楼旧藏,开本:25.5*15公分,第一册封面有些破损,其他品相可以。清末列强入侵,国家处于内忧外患之中,随着天主教在国内的传播,也使得各地教案频发。此书即为华籍神父黄斐默为处理“民教冲突”所编著作,主要是为传教士与晚清官员之间的往返公牍提供写作范例,其中大多与“教务教案”有关。 ¥15000.00
清代中期左右拓《宋元祐党籍碑》封面有同治4年(1865年)少荃题记,原装旧裱册页,此为广西桂林七星岩本,宋代摩崖石刻,现存二块,均在广西。一在今广西桂林市东七星山瑶光峰下的龙隐岩。北宋徽宗时蔡京专权,把元佑、元符间司马光、文彦博、苏轼、黄庭坚、秦观等三百零九人列为奸党,将姓名刻石颁布天下,后徽宗下诏毁其碑。现存碑刻为南宋庆元四年(1198)梁律据家藏旧本重刻。开本:29.5*17.5公分
清代中期左右拓《宋元祐党籍碑》封面有同治4年(1865年)少荃题记,原装旧裱册页,此为广西桂林七星岩本,宋代摩崖石刻,现存二块,均在广西。一在今广西桂林市东七星山瑶光峰下的龙隐岩。北宋徽宗时蔡京专权,把元佑、元符间司马光、文彦博、苏轼、黄庭坚、秦观等三百零九人列为奸党,将姓名刻石颁布天下,后徽宗下诏毁其碑。现存碑刻为南宋庆元四年(1198)梁律据家藏旧本重刻。开本:29.5*17.5公分 ¥18000.00
《汉西狭颂并碑额和宋代题记》清代咸丰同治左右拓“因”字不连石花本,宋代题记极少见,绝大部分都没有拓的。老红木镶锦封面封底新配,册页旧裱。保证原石拓本,开本:35.5*18.5公分 拓本33开66面一册全。
《汉西狭颂并碑额和宋代题记》清代咸丰同治左右拓“因”字不连石花本,宋代题记极少见,绝大部分都没有拓的。老红木镶锦封面封底新配,册页旧裱。保证原石拓本,开本:35.5*18.5公分 拓本33开66面一册全。 ¥25000.00
中医手抄本,开本18.5×11.5公分。
中医手抄本,开本18.5×11.5公分。 ¥230.00
中医手抄本一册,30页60面,开本23.5×16公分。
中医手抄本一册,30页60面,开本23.5×16公分。 ¥550.00
《御制庆兴府赤岛纪迹碑》民国朝鲜皮纸旧拓,两张拼接处脱胶了,朝鲜李朝(庆兴府赤岛纪迹碑铭)碑为正祖在赤岛所建1787年所刻。以纪念翼祖。原碑以毁,是研究李朝历史重要资料。拓片尺寸:151*64厘米。
《御制庆兴府赤岛纪迹碑》民国朝鲜皮纸旧拓,两张拼接处脱胶了,朝鲜李朝(庆兴府赤岛纪迹碑铭)碑为正祖在赤岛所建1787年所刻。以纪念翼祖。原碑以毁,是研究李朝历史重要资料。拓片尺寸:151*64厘米。 ¥1500.00
《虢季子白盘》清末民国旧拓,品相好,尺寸:54*36公分。
《虢季子白盘》清末民国旧拓,品相好,尺寸:54*36公分。 ¥50000.00
邓散木篆刻《高士传印谱》1989年上海古籍店原印钤印本(限量发现100部,此为84部,原印石存博古斋),此为初拓本,2003年重新拓过。程十发题签,邓散木篆刻,上海古籍书店原石精拓而成,限量发行一百部,拓印精良,书品绝佳,程十发题签,颇为难得。《高士传印谱》是邓散木先生1940年至1941年所刻的,印文内容选自皇甫谧所著《高士传》所载姓名,一人一印,附边款。开本:28.5*16.5厘米 ,品相完好
邓散木篆刻《高士传印谱》1989年上海古籍店原印钤印本(限量发现100部,此为84部,原印石存博古斋),此为初拓本,2003年重新拓过。程十发题签,邓散木篆刻,上海古籍书店原石精拓而成,限量发行一百部,拓印精良,书品绝佳,程十发题签,颇为难得。《高士传印谱》是邓散木先生1940年至1941年所刻的,印文内容选自皇甫谧所著《高士传》所载姓名,一人一印,附边款。开本:28.5*16.5厘米 ,品相完好 ¥8000.00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九品
商品描述
安麓村原刻《孙过庭书谱并释文》清末民国旧拓,此为木刻本两册全,木夹板旧装旧裱大开本两大册全,开本35.5*21公分。《书谱》刻本诸多,最著名的是北宋大观年间(1107—1110年)内府所刻,又称《太清楼书谱》。墨迹原石早佚,仅有拓本。故宫博物院所藏宋拓《孙过庭书谱》海内孤本传世。还有薛绍彭刻本(又称“薛氏本”、“元祐本”),再后有明人文征明父子的《停云馆法帖》本和《玉烟堂帖》本。?康熙五十年(1711),安麓村得到《书谱》墨迹真本。安麓村曾多年在扬州业盐。康熙四十七年(1708)邀时任江西南安太守的陈奕禧撰《书谱》释文。康熙五十五年(1716)?安麓村延请吴门著名刻工顾嘉颖、顾锡韩父子到天津沽水草堂刊刻孙过庭的《书谱》,后附有陈奕禧行楷书释文。先用木刻,而后上石,历经五年,方告完工。得版二十七片,正文十三片,陈弈禧书释文十四片。据传木刻版刻好不久毁于火,实则应该误传,具现在所见拓片清末应该还在,现在已经不知所踪了。?康乾时期的鉴赏家翁嵩年和安氏从侄布乐亨先后写了跋文。拓石一直保存在布乐亨家。初拓本安氏题跋中有“沽水草堂”四字,后石售于他人后“沽”字被加上一撇变成“活水草堂”,后又转售后“活”字一撇又被凿去变回“沽”字,然已留凿痕,此刻本在当时来说,影响很大,传世亦广,我们后世也称作“天津刻本”。杨守敬在《学书迩言》中称:“孙过庭《书谱》,唯国初安麓村所刻绝精,有陈香泉释文。此石后归临川李氏,又归端午桥,惜有磨泐处。此帖翻刻者甚多,皆可观。”?乾隆二十四年(1759),安麓村所刻《书谱》刻石从安家流出,被一不知名的长芦盐商售予扬州盐商歙人汪廷璋。汪廷璋自其先世迁扬州以盐荚起家,甲第为淮南之冠,人谓其族为“铁门限”。二十四景区重要景点熙春台原为汪廷璋于清乾隆二十二年到三十年之间所建,是乾隆皇帝的扬州行宫之一。汪廷璋“工诗画”,曾“以千金延黄尊古于座中”。黄尊古是清代著名画家。?乾隆四十八年(1783),刻石又被转卖到了两淮商总江春的手中,江春在修建康山草堂的时候,以安氏原石嵌扬州康山园壁。江春与汪廷璋都曾在拓本上题跋。乾隆六十年(1895),曾燠来到扬州担任两淮都转盐运使。他非常喜欢安麓村《书谱》刻石,就用船把这些石头运回自己的老家江西南城,不幸船在途中翻覆,一半的石头掉到了长江中,后又补刻其半为“曾氏拓本”,惜已不见。后来大收藏家端方收到一部分原石。

更多书籍请到本人书摊查看http://shop.kongfz.com/96096 
实体书店地址:上海市静安区江场西路299弄中铁中环时代广场6号楼607室
qq:442407495
电话和微信均为:18964890693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