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代文学编年史(16开精装 全二册

金代文学编年史(16开精装 全二册

160 全新

仅1件

浙江杭州拱墅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牛贵琥 著

出版社安徽大学出版社

ISBN9787811109924

出版时间2011-03

装帧精装

开本16开

上书时间2021-10-14

安轩书屋

五年老店
已实名 已认证 进店 收藏店铺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全新
商品描述
全面准确地搜集、了解、梳理金代一百多年的历史和文学的资料。既是对金代文学综合性的研究,又是对这一时期的文学进展作脉络清晰的归纳接受。为了编年的方便和顺应阅读的习惯,全书将金代各帝和蒙古时期分成十个部分,这十个部分又分属四编。从金国初建到海陵王被弑为第一编——金代前期文学。从金世宗至卫绍王被弑为第二编——金代中期文学。金宣宗南渡至金亡为第三编——金代后期文学。金亡之后一直到元世祖忽必烈至元元年(1235—1264)的蒙古时期,为第四编。作者简介编辑推荐目录《金代文学编年史:上册》《金代文学编年史:下册》前言精彩书摘  元代文学新的繁荣,其原因之一即在于,金代文学为元代以及后来的文学打好了基础,做了厚实的铺垫。  元代以降,一则俗文学如戏曲、小说的完备和盛行,成为文学史上新的具有生命力的形式;再则传统的雅文学如诗文也在产生着变化。关于后一点,元代诗歌继承金代诗人“一以唐人为指归”的传统,宗唐得古成为潮流和风气。左右文坛的也是金代宗唐宗宋的两大派别,并以王若虚、元好问宗宋文的传统为主要倾向。这些均为人们所共知,暂且不去说它。关于前一点,则颇费周折。  出土文物如山西高平二仙庙队戏图和巾舞图石刻、二郎庙金代之戏楼;侯马董明墓、稷山马村、化峪、苗圃以及襄汾南董等金墓戏曲砖雕;阳城屯城村东岳庙正殿须弥座台基束腰处泰和八年的两幅戏曲故事石刻等,可以为金代戏曲提供佐证。然而,由于缺乏具体的戏曲文本,我们从这些实物资料中很难对金代的戏曲得出清晰的认识。  我们可以从音乐的角度来考察金代音乐对元代的影响。《金史.乐志》云:“及乎大定、明昌之际,日修月葺,粲然大备。“有本国旧音,世宗尝写其意度为雅曲。”《元史·礼乐志》云:“太宗征金太常遗乐于燕京。”王世贞《艺苑卮言》云:“自金、元入主中国,所用胡乐,嘈杂凄紧,缓急之间,词不能按,乃更为新声以媚之。”徐渭《南词叙录》更是说:“今之北曲,盖辽、金北鄙杀伐之音,壮伟狼戾,武夫马上之歌。流人中原,遂为民间之日用。宋词既不可被弦管,南人亦遂尚此。”然而音乐毕竟不能代表文学。同理,元好问《闻歌怀京师旧游》写他曾在金之都城与人一起听人唱散曲,《杜生绝艺》写杜生弹奏散曲。元杨朝英所编《太平乐府》收有元好问的五首歌曲,《遗山乐府》也有四首曲子,但其《骤雨打新荷》是曲还是词后人一直有争论。事实上包括元好问在内的金末文士都有以词例曲的现象。插图

   相关推荐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