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画3997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书画大匠司徒越 狂草书法 约43*68厘米
  • 字画3997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书画大匠司徒越 狂草书法 约43*68厘米
  • 字画3997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书画大匠司徒越 狂草书法 约43*68厘米
  • 字画3997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书画大匠司徒越 狂草书法 约43*68厘米
  • 字画3997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书画大匠司徒越 狂草书法 约43*68厘米
  • 字画3997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书画大匠司徒越 狂草书法 约43*68厘米
  • 字画3997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书画大匠司徒越 狂草书法 约43*68厘米
  • 字画3997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书画大匠司徒越 狂草书法 约43*68厘米
  • 字画3997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书画大匠司徒越 狂草书法 约43*68厘米

字画3997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书画大匠司徒越 狂草书法 约43*68厘米

88000 六品

仅1件

安徽合肥瑶海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题名不详

类别水墨(黑白)

材质其他

装裱形式其他

尺寸1 × 1 cm

上书时间2012-08-08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六品
有烂缺如图,为免纠纷喜欢标6品。第7、8、9三图不寄(几图只是从有关书籍转照而来),仅供参考。
商品描述
司徒越(1914—1990),字剑鸣,生于安徽寿县,生前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安徽分会名誉主席,安徽省考古学会、博物馆学会理事,省第六、七届人大代表;先生的书法艺术独树一帜,饮誉中国书坛。他的书法正、草、隶、篆、甲骨、金文兼优,尤以狂草见长。在草书方面,他极重视继承传统,但又不墨守成规,勤于探索,力求创新,终于形成了刚健豪放,婉转流畅的独特风格,为海内外所推崇;司徒越先生工诗文、精篆刻、通考古,博学多才。曾发表《鄂君启节续探》、《关于芍陂始建时期的问题》、《草书獭祭篇》等重要论文。人物简介  司徒越先生  司徒越(1914—1990),原名孙方鲲,字剑鸣,安徽省寿县城关人。   司徒越身前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名誉主席,安徽省考古学会、博物馆学会理事,县第八、第九政协副主席、省第六、第七届人大代表。   司徒越先生于1933年冬毕业于上海新华艺术专科学校。1938年,在郭沫若领导下的军委会政治部做抗日宣传工作。1940年后从事教育工作,曾任寿县正阳中学、六安师范、六安毛坦厂中学、舒城中学副校长、校长等职。   1963年,司徒越被调回家乡寿县,在博物馆从事文物考古工作;1990年因病去世,享年76岁。编辑本段书法艺术  司徒越先生的书法艺术独树一帜,饮誉国内外,尤以狂草、金文见长。先生草书初学怀素,后学张旭,对黄庭坚、祝允明、王铎,乃至王羲之、王献之、孙过庭等也有所涉猎和研究。其晚年草书在章法及墨法上均开辟蹊径,形成了自己回旋盘绕、纵横交织的章法布局和出神入化、极具缥缈姿态的墨法特色。先生自以为其书草而不狂,我想,这可能与先生严谨地治学态度、郁博的心理状态有关。   唐代狂草大师怀素、张旭被誉为“颠张醉素”,他们往往借助酒神的力量来发泄自己心中的块垒,所以,他们的狂草连绵起伏、气势磅礴,犹如江河一泻千里。   司徒越先生历尽人生坎坷与磨难,所以,他的狂草作品中相对来说没有大的开合与起伏。他也承认自己的草书缺乏“慷慨激昂,抑扬顿挫”(司徒越致王业霖信)。司徒越先生的草书更多体现的是一种挣脱束缚、冲出樊笼的心理状态,他的狂草是“带着镣铐的舞蹈”。   司徒越先生的金文书法上溯三代,而又融入楚系金文的浪漫多姿和诡谲神秘。他的金文作品用笔厚重、结字端庄、章法完美。司徒越先生把“书卷气”与“金石气”巧妙地融进了篆书创作中,作品极大地体现出了“真”、“善”、“美”。所谓“真”,即作草遵守草法,作篆遵守篆法。金文中没有的字,宁可不作也不生搬硬凑。偶有个别,大多释文注明。所谓“善”,即善对每一幅作品。他创作前写小样,不满意的作品从不示人,其狂草更是无一丝狰狞之态。所为“美”,即作品的章法美、气韵美。  司徒越先生学过西画,西画的构图对其书法作品的章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司徒越先生青年时期在六安刘家圩(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老宅,曾收藏虢季子白盘)临摹过大量的金文拓片,并装订成册,名曰《甲骨金石文钞》,这为其后来的金文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无论是作草还是作篆,司徒越先生都喜欢用水破墨,使其作品墨彩丰富,呈现出浓淡、干湿、润燥的强烈对比。这种把中国传统绘画中的墨法运用于书法创作在明清时已经出现,司徒越先生在其创作中进一步发挥涨墨、枯笔的作用,有“润含春雨、干裂秋风”的特点,为其作品增添了更多的亮点。   司徒越先生擅治印。他将汉印、古玺揣摩消化,又融入狂草的章法、吉金文字,形成了自己篆法考究、行刀稳健、章法多变的印风。从1943年刻第一方“司徒越”算起,我们知道,他的一生并没有留下太多的篆刻作品,仅从他自己留有印蜕的小册子《捉刀集》和安徽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安徽现代篆刻集》上的作品来看,我们可以得出一下结论:他谙熟金石文字,运用穿插、挪位、欹侧、呼应等手法,以刀代笔,精心安排,巧妙布置,稳中求险,险中求稳,把汉印的苍茫、古玺的朴茂充分地表现了出来。   司徒越先生  司徒越的书学思想集中体现在《草书獭祭篇》、《小议书法创新》、《结体、章法举隅》等文章中。从这些文章中可以看出,他敢于批判古代书论。比如,关于“匆匆不暇草书”、“唯草书至难”、“规矩入巧、乃名神化”(均见《草书獭祭篇》)等。   其次,他敢于批评古今书家,更勇于否定自我。比如,对邓石如与舒同的批评、对郭沫若与林散之的批评等。他承认自己的笔法(笔姿与笔力)的不足,更清醒的认识到自己必须“三多”(多写、多看、多想),并对草书的抒情性提出了见解,即追求“慷慨激昂、抑扬顿挫”。对于上个世纪80年代出现的“现代书法”,司徒越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指出:“追求笔墨情趣,制造磅礴气势,化书为画”(《小议书法创新》)等均是脱离传统所谓的“创新”。这种创新是无源之水、空中楼阁,是不可取得的。对于舶来书法,司徒越则是辩证地对待,也从不拒之门外。编辑本段人物荣誉  司徒越先生的书法作品曾入选日本为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15周年举办的“中国著名书家百人展”、“中国现代书道展”及上海为纪念《书法》杂志创刊十周年而出版的《当代书法家墨迹诗文集》。   《安徽画报》、《书法》杂志曾辟专版介绍其书艺。   中央电视台、安徽电视台曾多次播放专题片《司徒越的狂草艺术》。1987年,安徽美术出版社出版了《司徒越书法选》。   据不完全统计,1976至1987年间,他一共作书4700余幅,遍布海内外。   司徒越先生工诗文,精篆刻,通考古,曾发表《鄂君启节续探》、《关于芍陂(安丰塘)始建时期的问题》等文章。[1]编辑本段早期经历  司徒越虽出身名门望族,但家境贫寒,幸得亲戚资助,于1931年春考入上海美专学西画。其间他因积极参加“九. 一八”反蒋抗日学生运动曾遭巡捕房逮捕。为防止反动当局的迫害,司徒越在第二年转入上海新华艺专继续从事革命工作和学业,1933年毕业。   司徒越少年时期虽从塾师学习过书法、篆刻,但并无所成。编辑本段成名经过  1976年一次偶然的机遇,改变了司徒越人生之路:当年春,司徒越的一幅草书作品入选到日本展出,结果是艺惊东瀛,观者赞不绝口。消息传回国内,人们开始知道司徒越其人、其书。   司徒越作为一个著名书法家活跃于我国书坛,仅只有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至去世前的短短十余年时间,时间虽短,但却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他尊重传统,认真学习古名家技法,但绝不泥古不化,而是古为我用,力求创新。八十年代中期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以雄健奔放、婉转流畅的狂草独步书坛,得到专家们的认可,群众的欢迎。作为一个书法家,司徒越虽诸体皆能,但大多数索书者就是指名要那虬龙惊蛇一样“认不得”的字。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有烂缺如图,为免纠纷喜欢标6品。第7、8、9三图不寄(几图只是从有关书籍转照而来),仅供参考。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