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插图珍藏版) 9787518300846
21年品牌 40万+商家 超1.5亿件商品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插图珍藏版) 9787518300846

全新正版 可开票 支持7天无理由,不清楚的请咨询客服。

24.97 6.3折 39.8 全新

库存2件

天津津南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苏)奥斯特洛夫斯基|译者:蔡唯远

出版社石油工业

ISBN9787518300846

出版时间2014-05

装帧其他

开本其他

定价39.8元

货号2930476

上书时间2024-02-19

倒爷图书专营店

已实名 已认证 进店 收藏店铺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全新
商品描述
作者简介
奥斯特洛夫斯基,本名尼古拉·阿列克塞耶维奇·奥斯特洛夫斯基(1904~1936),苏联作家。他出生在乌克兰维里亚村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11岁便开始当童工,1919年加入共青团,随即参加国内战争。
1923年至1924年,奥斯特洛夫斯基担任乌克兰边境地区共青团的领导工作,1924年加入共产党。1929年,奥斯特洛夫斯基全身瘫痪,并双目失明。
1930年,奥斯特洛夫斯基用自己的战斗经历作为素材,以顽强的意志开始创作长篇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小说出版后,获得了巨大成功,受到同时代人真诚而热烈的称赞。
1934年,奥斯特洛夫斯基被吸收为苏联作家协会会员。1935年底,苏联政府授予他列宁勋章,以表彰他在文学方面的卓越贡献。
1936年12月22日,奥斯特洛夫斯基由于重病复发,在莫斯科逝世。

目录
第一部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笫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二部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内容摘要
 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插图珍藏版)》通过对保尔·柯察金成长历程的描述,从中折射出特定时代的战斗烽火、建设场景、社会生活风貌,具有独特的认识作用与教育价值。
保尔出生于一个贫苦的铁路工人家庭,从小天真
顽皮,富有强烈的抗争意识。在地下赏员朱赫来的帮助下,保尔逐渐走上了革命道路。分奋不顾身地从匪兵手下救出朱赫来,自己却因此被捕,受到严刑拷打,但未吐露只言言片语。他上前线后奋勇作战,数次立功,数次受伤,最后不得不因右眼失明离开前线。
在地方上,保尔继续奋战在建设第一线,不顾伤病,夜以继日地努力工作。在天寒地冻的筑路工地上,保尔与共青团员们一起与寒冷、饥饿、关病和匪帮的偷袭作斗争。即使双脚冻坏,发高烧仍然不下火线,直到昏倒在工地上,因身患伤寒差一点不冶身亡。在遭受双目失明、瘫痪在床的沉重打击之后,保尔考虑的不是自己生命的长短,而是如何尽快重返战斗岗位。
他终于找到了以笑代刀的战斗途径,实现了日夜盼的重新归队的理想。 

精彩内容
 第二章“沙皇被推翻了!”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就像一阵旋风一样迅速传遍了这座小城。
城里的人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暴风雪中,一列火车爬进了车站,从车上跳下来两个大学生和一队戴着红袖标的鼙命士兵,两个穿着军大衣的大学生身上还背着步枪。他们这一队人下了车就在车站里四处搜查,把车站里的宪兵、年老的上校和警备队长都逮捕I了:这个消息一传开,城里的人才相信那个惊天动地的消息确实是真的。于是居民们走出家门,踏着积雪穿街过巷地涌到了喧闹的广场上。
自由、平等、博爱的新名词在城里传来,人们都如饥似渴地听着,心里充满了兴奋和喜悦。
不久,城里的平静又重新恢复,一切好像又回到了过去一样,变化的只有市参议会楼房顶上的那面旗子,现在那里已经被孟什维克和崩得分子占据了他们把那面旗子换成了红旗。
冬末,一个近卫骑兵团驻进了城里,骑兵小分队
每天早晨都被派到车站去,去抓从西南前线逃回来的士兵。
每一个近卫骑兵都身形高大、满面红光。军官大多由伯爵和公爵担任,他们穿着带金色肩章的军装和镶着银色绦子的马裤,就和沙皇时代的军官完全一样,好像革命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1917年——曾经充满了喧闹和喜悦的1917年,马上就要匆匆地过去了,什么变化都没有发生。对保尔、克利姆卡和谢廖沙来说,一切都还和原来一样。接着,多雨的11月到了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情况。许多陌生
人出现在车站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从前线回来的士兵,还有一个统一的称号叫“布尔什维克”。
没有人知道这个响亮而有力的奇怪称号到底是怎么来的。
近卫骑兵们还在抓那些从前线逃回来的士兵,可是要抓住这些逃兵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车站里一直枪声不断,到处都是玻璃碎片,还是阻挡不住士兵们成群结队地从前线跑回来。士兵们用刺刀解除面前的阻拦。到1明初的时候,整个列车都是从前线逃回来的士兵。
近卫骑兵分布在整个车站里,他们要截住列车,却被车上的机枪打死打伤了不少车上有一些不怕死的人直接冲出车厢和骑兵们打了起来。
骑兵们被那些从前线回来的穿灰军衣的士兵们押
回了城里。押送完骑兵们,士兵们又回到车站,然后坐上火车离开。
1918年春天来了。一天,三个好朋友都聚在了谢廖沙家,他们玩了一阵子“六十六点”。之后,又一起跑进柯察金家的小园子三个人在草地上躺了下来。他们玩腻了平时玩的那些游戏,现在都无聊地躺下来,想着要做什么才能更好地把这一天打发过去。
这时,一阵“得得”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大路上有一个人正骑着马疾驰而来。公路和小园子的低矮栅栏之间有一条排水沟,那马纵身一跳就跳过排水沟,在栅栏前面停了下来。
这时候保尔和克利姆卡还是只管躺在草地上不起来,骑马的人就把手里的马鞭朝他们俩挥了挥,说:“喂,小伙子们,过来一下!”两个人跳起来跑到栅栏跟前。骑马的人后脑勺上歪戴的军帽上落满了尘土,连他穿着的保护色的军便服上也都落满了厚厚的灰尘。—支转轮手枪和两颗德国造的手榴弹挂在他腰间那条结实的军用皮带上。
骑马的人对着保尔请求道:“小朋友,帮我找点儿水喝!”保尔应声就回家取水去了谢廖沙一直盯着骑马的人看。
骑马的人把身子转向谢廖沙问:“小伙子,城里现在由谁掌管?”谢廖沙急忙把城里的各种消息都讲了讲:“都有两个多星期没有人管这里了,现在这里只有一个由百姓们轮流守夜的自卫队。”说完,他又接着问道:“你是干什么的?”骑马的人一边微笑起来,一边回答说:“你这小朋友,太操心了,心操多了可是会变……P19-20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