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尔德的解药 中国现当代文学 余翠荣 新华正版
  • 王尔德的解药 中国现当代文学 余翠荣 新华正版

王尔德的解药 中国现当代文学 余翠荣 新华正版

新华书店全新正版书籍 支持7天无理由

23.8 4.1折 58 全新

库存25件

河北保定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余翠荣

出版社北京日报出版社

ISBN9787547740521

出版时间2021-12

版次1

装帧平装

开本32开

页数241页

字数150千字

定价58元

货号405_9787547740521

上书时间2022-05-25

小河马书店

已实名 已认证 进店 收藏店铺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全新
正版特价新书
商品描述
目录:

长了白发以后
莫道闲情抛掷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
避暑时,我干些什么
我是车,不是征婚
是不是优雅无妨,只要老去好
没事读读诗
骨折的极限体验
优选的安慰
猪头肉之前世今生
我看“牵手文字的女人”
台湾地区的小细节
单单着呗,只要你乐意
再强悍的女人,也会受制于爱情
有比减肥更容易的事儿吗
自作新词韵娇,小红低唱我吹箫
数学盲
没有多可怕
抬得一手好杠
我家出文人
私奔那些事儿
我不玩文字
同相惜
教师节,我也说几句
“文艺青年”生成记
诗歌是个筐,谁都往里装
每个人都有一个家乡情结
逝者已矣,唯愿安好
起个书名有多难
谁杀死了祝英台
我的不洗头之交
吃饭不饱,不如打倒
老妈
有兄如师
有爱,才会温和
与有关的闲言碎语
论才子,我服金庸
年年有余的余
关于自黑这事,我说两句
没有谁是心无所恃
和父母过节的方式
有事说事,关独身何事
王尔德的解药
忍是一种美德?屁
厕所控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别叫我“大姐”
当年糗事儿多
酸辣酸辣的乡愁
刘一公子
“把天聊死”的人
买车犹如选男人
无处不在的“尬”
做一个文明的悍妇
巴彦淖尔的名编们
诗人“付小骗”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

内容简介:

王尔德的解药是一部随笔作品。作品以社会主义优选为指导方向,以“”为主题,以社会百态、人生思、生活感悟为素材,以开阔的眼界,随的笔调,简洁的文字,幽默的语言,生动的故事,把“我”的思想认识和对生活的深层次感悟,栩栩如生地展现出来。整部作品风格简洁明快,贴近现实、具有浓郁的时代气息和鲜明的地域特,以及健康朴素的人文情怀和生活情趣,是一部有温度且有深度的作品。

作者简介:

余翠荣,于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内蒙古首批“草原文学重点作品创作扶持工程”入选者。文笔犀利率,亦庄亦谐。于细微处体现生活况昧。著有今夕何夕如此而已等。

精彩内容:

        长了白发以后
    自从白发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有关白发的种种,成了生活中的—项内容,比如老妈,隔三岔五要对我进行思想教育。
    老妈:你把头发染染吧,年纪轻轻的,顶着一头白发,人家还以为你多大岁数了呢!
    我:干吗要染呢?有白发说明我活老了,很多人都没机会活到长白头发呢!
    老妈:你染染头发吧。你这个年龄,头发白的人也挺多的,人家都染了。
    我:其实有点白头发挺好的。像我这样长相粗犷的女人,长了白发虽然不使我看起来温柔,但肯定看起来慈祥,这哪是化妆品能达到的境界啊……
    老妈:你不染染头发?染染吧,我这么大岁数了,还染头发呢。人不管多大,都得要好……
    我:有白头发不是坏事,这是一种警示标志,意思是已经是长白头发的女人了,闲杂人等不要有什么想了。这可以保证我生活作风的纯正……
    老妈:你能懒死……
    我:碍你啥事……
    有关头发的染与不染,成了我和老妈之间循环往复的一个话题。
    与老妈做头上的思想工作不同,二嫂的方简单多了,她基本不和你打招呼,也不管你有没有心理准备,直接上手拔。有时下手太狠,黑头发也跟着被无辜地拔下来,状甚惨烈。每次看她拿着拔下的头发给我邀功,我有唱《满江红》的冲动。白发也是头发啊,好过没有吧!
    被下黑手的次数多了,再看到她走近,会本能地警觉起来。可是,人生是这样,你防住这里,防不住那里。在单位,有同事走过身边,嘴里说着“哎,白头发……”话音落下,一根白发跟着被拔下来了。时捎带的、顺手的,会给你拔一根两根……
    与同学、朋友吃饭,有人从身后走过,稍作停顿,你便觉得头皮发麻,回头一看,一根白发已在对方手里了,讪笑着对你说:“嘿,给你拔了根白头发。”
    有次在电梯里,一同事面无表情地盯着我,也不说话,直盯得我心里发怵。出了电梯,我问她:“你盯着我干吗?”她说:“我看到你头顶有根白头发直立着,十分嚣张,要不是人多,给你拔了。”
    可恼的是遇到多年不见的故交,会以沉重的气问:“过得不好吗?头发白了这么多。”唉……也不容易啊!我呢,赶紧跟着哭诉两句以应景。虽说咱头发白了吧,但血是热的,不能冷了群众的心哪!
    我家大姐,五十多岁的人了,一根白发没有。每逢我以酸溜溜的气赞叹她身体机能好,她会颇谦虚地回我:“你那是写东西写的。”
    写东西写的?这不摆明着酸我吗?如果我头发都写白了,也没整出部像样的作品,这叫我情何以堪哪!
    对于长白发这事儿,我真没那么消极。长几根白发算什么,那是人生渐人佳境的体现。想想吧,我五十岁的时候,顶着闪闪发光的华发,迈着优雅的步伐,风度翩翩地去参加学术研讨会,多好啊;六十岁的时候,漫步在林荫道上,阳光穿过婆娑的树影照着我的满头银发,脸上散发着祥和的神采……嘿,多么令人期待。
    p1-3

   相关推荐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正版特价新书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