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众生入镜 中国现当代文学 石老狮

众生入镜 中国现当代文学 石老狮

中国现当代文学 新华书店全新正版书籍

18.58 5.3折 35 全新

仅1件

四川成都青白江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石老狮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ISBN9787532171767

出版时间2019-07

版次1

装帧平装

开本32开

页数329页

字数100千字

定价35元

货号xhwx_1201911518

上书时间2021-11-28

永宏书店

已实名 已认证 进店 收藏店铺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全新
正版特价新书
商品描述
主编:

小说真实再现了当今中国高校的种种怪象,人物塑造生动,情节紧凑曲折,语言幽默辛辣,剖析了当下人们在精神与物质、灵魂与肉体、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迷茫与冲撞,谱写出一曲百态人生的悲欢交响。

目录:

职称
兄弟
交易......

内容简介:

本书原名教授横飞,于2008年在作家出版社出版,是石老狮在原有架构基础上,历时四年重新修订后的作品。小说主要讲述了火锅大学教师侍楠因屡屡评不上教授暴毙而亡后,其弟侍强在主办侍楠追悼会的过程中,遇见的种种学术圈乱象,揭露了当代高校学术圈里的钱交易、酒桌、党派林立、职称潜规则等乱象,很后借由道家学派"阴阳镜"反观人生过往,寻求顿悟,符合当代对精神信仰的寄托与渴求。作者本人有高校任职的背景,以夸张变形的漫画技,用黑幽默的小说形态写下了本书,试图用荒诞笔墨再次来剖析高校生态,刻画世俗人心,很后寄托了对清醒的知识分子的"招魂"。可以说作品有其可叹可笑、警醒世人的价值。

作者简介:

石老狮,重庆人,北京某高校文学院教师,主要讲授艺术史、艺术欣赏、中国书艺术等课程,课余从事文学创作,长期致力于将近现代小说技巧与当今中国现实生活相融合,探求创立一种独特的小说叙述方式,是现实主义文学的大力倡导者和实践者,有作品多种,众生入镜为其第三部长篇小说。

精彩内容:

    在火锅城,没有人不知道火锅大学,因为它几乎是这座城市的象征。过去,在长达几十年的岁月里,火锅大学一直是这座城市里规模优选的一所大学,而现在,它则将整座城市都揽入了它的怀抱。这还得从十多年前说起,当时忽然流行大学合并,火锅大学三下五除二,将同城的另外三所学校兼并了过来(一所师范学院、一所畜牧兽医学院和一所学校),使它的学生人数猛增,声名鹊起。以前人们一般都认为省里优选的大学是省城的白菜大学和青菜大学,但是现在,火锅大学正准备与它们一争高下。如果仅仅从学生人数上来看,火锅大学还超过了这两所老牌大学。原有的老校区,加上兼并过来的三个校区,正好不偏不倚,占据了火锅城的四个角,所以火锅大学的人喜欢开玩笑说,火锅城地处火锅大学。
    对于地理位置偏僻、经济也不够发达的火锅城来说,火锅大学的地位举足轻重。它的几万师生每天都要消费,从而拉动了地方经济。它带动了、教育及培育产业的发展。它了本地时尚和消费。火锅大学的学生们穿什么吃什么,本地青年人会追随什么。甚至火锅城悠久的方言系统也正在受到冲击,因为火锅大学的学生大多说普通话,本城年轻人说普通话的也越来越多;火锅城不多的一点靠前元素也大多来自火锅大学,街上偶尔出现的外国人,主要都来自火锅大学,要么是外教,要么是留学生。
    火锅大学里面的人与事,周边的老百姓虽然弄得不太明白,但他们仍然乐于了解、传颂。要是一两个月火锅大学没有点什么动静,居民们便会觉得生活索然无味。这不,深秋时节,火锅大学发生的一桩奇事迅速成了火锅城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
    这是一个星期三的下午。临近三点,事件的当事人,火锅大学的教师盛楠,正骑着一辆老式的二八自行车,行驶在从家属院去往教学区的路上。这本是一年中好看好的季节,秋高气爽,景宜人,可盛楠却心绪不佳,因为他再一次没有评上教授。根据事先得到的消息,下午学院召开的临时会议,主要是宣布一年一度的职称评定结果。盛楠五十九岁了,明年五月要退休,这意味着,他将以副教授的名义结束他在火锅大学三十余年的教师生涯。十五年前,他四十四岁的时候评上了副教授,然后在五十一岁的时候开始申请教授,一直到如今,他接连申请八年了,可年年落空,始终也没能评上。
    一路上,盛楠感到他的双手、脖子和脑袋都沉甸甸的。沿途这,花草、树木、熟悉的建筑物虽然都还是老样子,可是盛楠觉得,自己与它们格格不入。脚下的这辆老自行车,过去骑起来一直是顺顺溜溜的,可很近,它变得不怎么听使唤了,是吱吱嘎嘎地响个不停。它尤其反常,像一大块生铁,蹬起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费劲。盛楠身子蜷缩在自行车上,机械地蹬踩着,两眼直愣愣地看着前方。
    从几棵老槐树下骑过来,经过一座石拱桥,盛楠到单位了。桥下有一条不宽的河。这是一条老河,在火锅大学成立之前它存在了。它从城里流入学校,在学校转了半个圈,又流进城里;它从城里带来一些垃圾,在这儿沉下一些,同时又携带走一些新的垃圾,一股脑儿流入城里。
    盛楠来到三号楼前,东张西望一番,才找地方支好他的自行车。从前这儿相当宽敞,大楼正前方,紧靠草坪,长期都是停放自行车的地方,可是这几年,骑自行车上班的人越来越少了,空地已经被汽车占据,停自行车只能去找那些边边角角。
    盛楠往楼中走去。单从走路的姿势和身材来看,他并不像一个即将退休的人。他面容清癯,五官端正,表情和善,穿着一件藏青的夹克衫,里面是一件浅灰的羊绒毛衣,再里面是一件米的格子衬衣。他的胡须刮得干干净净,头发从左到右梳着,其中少见白发。走到二楼拐弯的时候,从上面下来一个人跟他打招呼,他还热情地回答说:“你好,忙呢?”
    这是一栋四层的老式办公楼,修建的时候是给当时在校的苏联专家办公用的,有些西方建筑的特点,墙体厚实、窗户宽大、冬暖夏凉。它原本是一幢标准的一字形大楼,像一块横放在地上的方砖,线条清晰而优美,前些年学校有了钱,它改变了模样。学校先是将它装修一番,将墙壁都粉刷一新,在楼道上铺上地砖,给每间办公室都装上空调,在窗户外面支上一个个花花绿绿的遮阳帘。几年后,学校又有了新的钱,几个干部模样的人在大楼周围比画了几天,在这栋楼与后面不远处一栋楼之间修了两个配楼,新楼老楼连在一起,形成一个天井式的、四方形的大楼,仍称三号楼。为了统一风格,原来老楼顶部那个硬山顶式的传统屋顶被拆掉了,用一个钢架子箍成一个方圈,蒙上铁皮,喷了一圈振兴火锅大学的标语。同时,楼中还新装了电梯。不过盛楠仍然惯沿着原来的老楼梯走上去。自从大楼被改建之后,年纪大的老师始终都不太惯这格局,用资料室的老胡的话说,每次来到楼下都有点“蒙圈”。
    盛楠很快上到了调料学院所在的第四层。因为开会的时间马上到了,他没有去教研室,而是直接到了学院的会议室。会议室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通常开会时老师们都喜欢靠墙根坐成两圈,中间,大会议桌周围,则留给学院的和行政人员。盛楠环顾一圈,见四面都已经坐满,只好走到会议桌旁边一张空椅子上坐了下来。从前还叫调料系的时候,老师数量一直没超过四十,升级成调料学院之后,现在老师数量都快九十了。当然,专业也从两个增加到四个,学生人数也翻了一倍多。如果大家都来开会的话,这会议室实际上是坐不下的,好在每次人都不是很全。盛楠装若无其事地扫视了一下,发现情况和时没什么两样。是啊,他内心是心潮澎湃,可对别人来说,这是一个普通的、甚至是枯燥乏味的下午,例行公事而已。这样他反倒觉得好受一点。因为至少从表面来看,都很正常。天并没有塌下来。
    会议很随意地开始了。院里的会通常都这样,没有什么正规的程序和气氛。们讲话的时候,老师们大都三心二意,有人抓着刚从行政办公室顺手扯来的报纸在看,有人低头想着心事,有人小声聊天,也有人捧着手机在看。还有的,正专心致志地在粘贴着一叠叠发票,这都是有课题在准备报账的。盛楠比谁都认真,啥也没干,专心听着讲话。先是教学秘书讲了一些教学上的事儿,然后,学院的副院长,一个留着短发的中年女子讲了些学生的事,念了两份学校发下来的文件,很后,院长陶玉彬开始讲话。
    陶玉彬中等身材,脸圆而厚,讲起话来不紧不慢,既显得很自然随意,又似乎对这儿的都蛮有把握。他穿着一件咖啡的西服,里面套着一件深褐的鸡心领羊毛衫。他先通报了学校期中教学检查的结果,接着讲起院里申报“调料学科博士点”的进展情况。这是院里今年的大事,被称为“跑点”。陶玉彬早说过,如果“跑点”能够跑下来,学院将享受重点学科的待遇,不但办公条件能够改善一下,经费也会宽裕一些,如果仍然跑不下来,调料学院可能会逐渐边缘化,那样子会越来越难过。这事陶玉彬讲得仔细,听的人也比刚才多些。陶玉彬一气讲了近半小时,期间又有老师插话、询问,会议室里的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许多。
    盛楠以为,陶玉彬讲完“跑点”的事后会宣布职称评定结果,并预测陶玉彬会采取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和语气,但是陶玉彬却把会议交给了院里的另一个副院长,同时也是院里工会的一个中年男人,由他来宣布调料学院将参加在下举行的全校教职工登山比赛的名单。念完后他特地强调说,希望念到名字的老师要去参加,今年调料学院要争取进入团体前三名,一旦进入,将有一笔奖金,这样,加上学院工会自筹一点,学院可以像去年一样,利用这笔钱在元旦前后集中开会的时候搞一次联欢活动。还特地提醒盛楠要参赛,因为他在老年组中很有竞争力,是主力队员。盛楠听后没像往常那样很客气地回应,一声未吭。虽然他没有吭声,别人的问题却不少。有说自己不能参加,要求换人的;有协商是自己开车还是坐校车去的;也有问今年还发不发鞋和运动服的,因为去年参加的老师每人得了一身。很费了一番舌,才解答完这些问题。
    会议室稍微安静下来之后,盛楠心里说:“现在该说职称的事了吧?”同时,他开始酝酿情绪,准备接受那对他而言堪称灾难的结果。可是这时,陶玉彬又叫起来资料室的老胡,由他向老师们传授到学校财务中心报账的经验。“自从报销制度改革以来,所有课题的钱都放到了学校财务中心,大伙儿每花一笔钱都要到财务中心报销,许多人都在抱怨这报销关难过,但不好过也得过啊!”陶玉彬说,“以后这方面有不明白的,统一找老胡。他已经成了这方面的行家。为了协助大家报销,学院已经请他担任兼职的科研秘书。”
    老胡已经从墙角站了起来。他显然是要让大伙儿明白,自己是很严肃地对待这个兼任的身份的。他想讲点什么,但还没开自己先笑了。有些人跟着他笑起来,似乎是觉得他的形象跟他的新身份——科研秘书有些不搭调。他一脸络腮胡,脸膛红扑扑的,肯定是中午喝了几杯。他说:“这个……反正,大家别客气,有事儿来找我,财务中心那儿,咱熟。”然后他不讲了。有人起哄说:“到底怎么报,你倒是说啊!”陶玉彬也说:“你跟大家讲讲,很近没报成账的,为什么没报成,哪儿不合格。”“这个,”老胡说,“主要是要把发票弄好。现在必须要正规发票。那些不合规定的票据,统统不好使了。大家如果缺发票,先到万全小商品批发市场三楼柜台那儿弄去,我都跟人家讲好了,你只要说是火锅大学的,他们知道怎么给你开。好不?弄来了发票,我再来教你怎么贴发票、怎么填表什么的。”
    果真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问上了。盛楠无奈,只好低头等待。老胡虽然只是一个资料室的管理员,但人缘很好,大伙儿没事的时候,常常爱到他那儿转一转,找他聊两句,这下子倒好,有人借机逗他取起乐来,而有的人则是真急着要搞清报销的事,于是会议室里一下子变得乱哄哄的。陶玉彬急了,催问老胡:“我不是让你打印一份报销指南吗?”“打了,忘带来了。”老胡说。陶玉彬说:“去拿啊,多复印一些,让大家熟悉新的报销程序。靠嘴说你得说到哪年啊!”
    老胡立即起身出去了,陶玉彬示意大家安静,才又接着说:“下面通报一下今年的职称评定结果。今年我们学院有一位老师申请正高,三位老师申请副高,全校的情况是──”
    听到这里,盛楠的心跳开始加速。他心里说:“算轮到正事了。陶玉彬,你这个老油子,会议拉拉杂杂扯了半天,才轮到职称,说明你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开会不是为了职称这件事吗?其他事儿哪一件不可以在群内解决?”
    这时陶玉彬正好宣布结束:“──这两位老师晋升为副教授。让我们对他们表示祝贺!”
    会议室稀稀拉拉地响起一片掌声。随即有人喊道:“评上的得请客啊!”
    再清楚不过了,申请晋升副高的三人中,两人晋升成功,申请晋升正高的一人没有成功,而这人是盛楠。
    一些人开始挪动椅子,一些人互相说着话,显然,会议结束了,该散场了。陶玉彬合上他手中的笔记本。这时盛楠忽然问:“完了?”
    见没有几个人听见,盛楠于是再次大喊了一声:“这完了?”
    有人觉得盛楠的声音有些异样,怔怔地看着他。陶玉彬也有些惊诧,不解地对盛楠说:“完了啊!”
    “陶院长,难道你没有话说?”盛楠问。
    “我想我说得够清楚的了。”陶玉彬说。他同时做出一种表情——有人迅速读懂了这个表情,那是他为了不让盛楠显得尴尬,才特意把职称评定这件事轻描淡写地说出来,而且放到会议很后,一个不起眼的时刻的。可是盛楠有点不对劲。他是极少叫自己“陶院长”的,除非是在院里有集体活动当着学生面的时候。陶玉彬感到盛楠眼下是心潮翻滚,有某种东西需要发泄。
    但是盛楠接下来的表现还是把陶玉彬吓了一跳。只见他突然站起来,把桌子一拍,大喝一声:“统统给我坐下!”
    这一嗓子把许多人都吓了一跳。那些已经起身准备往外走的人都呆住了,停住了脚步。即使院长陶玉彬,也从来没跟人拍过桌子。不过大家与其感到的是吃惊和意外,还不如说是同情和好奇。显然,面对这么一个即将退休的老年组运动员,一个时彬彬有礼的老哥和大叔,大家感到有某种义务要响应一下他的情绪,给他一个面子。也有几位近几年刚来的年轻人,因为还没到评职称的时候,刚才没认真听,被盛楠那一巴掌拍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于是身旁的人连忙低声告诉他们:“盛楠老师今年又没有评上教授,他生气了。多可怜啊,明年他退休了,再也没有机会了。”
    这天下午参加会议的差不多有六十余人,全都齐刷刷地重新坐了下来。据后来院里年长的人证,在调料学院六十多年的历目前,大家从来没有在一个时刻如此听命于一个普通教师的一声断喝。
    “大伙儿都给我听着。”盛楠说:“我是个讲理的人,在座诸位,不论是跟我年龄相仿的还是新来的小年轻,我全都尊重你们。你们凭良心说,我盛楠做错过哪一桩错事,得罪过哪一位同事?我在这学校工作了三十二年,年轻时连着当了四届班主任,每年上四百多节课,教了整整三代学生,如今马上要退休了,得到的是一个副教授!”
这一番话是像炒豆子一般噼里啪啦一下子冒出来的,在场的人听得面面相觑,不知道作何回应。盛楠扫了大家一眼,继续说:“这公吗?公吗?太他妈不公了!这是欺负人,简直是欺人太甚!”
    他再次提高语调,甚至想再拍一下桌子,其激昂的语气和喷火的双眼让会议室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这个老男人一向是谦和儒雅的,几乎没人听到他说过脏字,而,他居然高呼“他”,足以说明他的情绪已经接近失控。一些人惊讶地瞪着他。
    这天下午林迟霜正巧坐在盛楠的旁边。作为盛楠他们夫妇俩共同的朋友,林迟霜这段时间对盛楠颇为留意。在昨天晚上,她还在盛楠家坐到快十一点。她五十六七岁的样子,戴着一副有些过时的眼镜,镜片后面的一对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到盛楠满脸委屈与愤怒地站在会议桌旁,她连忙起身走过去,拉盛楠坐下。她说:“盛楠,你干什么呀?快坐下,有什么话好好说嘛!”
    但盛楠是不坐下。他满脸涨得通红,喘着粗气,嘴唇哆嗦着,似乎已经说不出话来。
    陶玉彬显得颇为镇定。盛楠说话的时候,他时而看看他,时而看看窗外。这时他觉得插话的时机成熟了,才说:“盛楠,你要冷静。冷静!”
    “我冷静个屁!”盛楠立刻转向陶玉彬,“你倒是够冷静,因为你啥也没落下。”
    此言一出,陶玉彬面露惊愕之,好像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盛楠接着说:“我没说错啊!你比我晚来学院好几年,却早评上了教授,当了院长,还搞了那么多课题,一派丰收景象,当然可以冷静了。”
    “盛楠,难道你没有评上教授,是我的错吗?”陶玉彬说。他的声音并不高,而且似乎也没有生气。陶玉彬比盛楠小三岁,但两人一向以同辈相处,所以他一直对盛楠直呼其名。
    “你是没错,”盛楠说,“你只是把坏事干得滴水不漏。”
    陶玉彬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一下,但立刻压住了火。“随你说吧,”他叹了气,“我只能告诉你,我问心无愧。”
    会议室忽然沉默下来,停滞了两三秒。似乎大家全都在思索陶玉彬说的“问心无愧”几个字。盛楠好像也没什么词儿了,于是,陶玉彬站起身,气鼓鼓地说:“散会!”
    “谁也别走!”盛楠再次大声喝道,“让咱们把院里的职称黑幕扯扯!”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正版特价新书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