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双规 电子工业出版社

双规 电子工业出版社

3.49 1.2折 29.9 八品

仅1件

广东汕头潮南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于卓 著

出版社电子工业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0-05

版次1

装帧平装

货号607A5

上书时间2022-01-21

往事书局

三年老店
已实名 已认证 进店 收藏店铺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八品
图书标准信息
  • 作者 于卓 著
  • 出版社 电子工业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10-05
  • 版次 1
  • ISBN 9787121107269
  • 定价 29.90元
  • 装帧 平装
  • 开本 32开
  • 纸张 胶版纸
  • 页数 360页
  • 字数 300千字
  • 正文语种 简体中文
【内容简介】
  《双规》讲述能源部副部长前秘书(正处级)赵源升官了,他被派往设在上江市的能源局担任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副厅局级)。上任伊始,他与加拿大妙龄女郎的绯闻便不胫而走,沸沸扬扬。好在清者自清,赵源在危机公关和和角色意识方面迅速上位,摆在他面前的状况是:副局长觊觎正局长位子——官位之争;上江市委书记操控油品公司——官场黑洞;情人分道扬镳——情感荒漠;而更要命的是,能源局内部的改制也陷入僵局。面对一团乱麻的工作,赵源如何打开局面?上江市委书记被双规、双规期间又脱逃成为他打开局面的突破口……《双规》是作家于卓继《首长秘书》后又一长篇官场小说力作。小说文字舒展,结构紧凑,通过以赵源为主的一系列官场人物的人性裂变、命运沉浮、财色诱惑、权力颠覆等描写来试图发现官场的久寻不遇的新大陆。《双规》小说的特别之处在于其不动声色之下的暗礁挖掘,在多重冲突和矛盾的交融中、在得与失之间惊鸿一瞥的刹那间,细腻而又彻底底完成了官场人物的最后救赎。
【作者简介】
于卓,辽宁省大连市人,1961年生于沈阳市。1990年毕业于西北民族学院汉语言文学系。1976年参加工作,历任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局电信公司电工,《石油管道报》副总编兼总编室主任。1980年开始发表作品,199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2000年辞去公职,现为自由撰稿人,河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著有长篇小说《互动圈》、《红色关系》、《花色牌底》、《挂职干部》;中、短篇小说《鱼在岸上》、《过日子没了心情》、《七千万》、《八千万》、《九千万》等。其中《七千万》获中国石油作家创作成果奖;《八千万》获首届中华铁人文学奖;《九千万》获河北省政府第八届文艺振兴奖。
【目录】
第一章1
徐正拖着长腔说,也真是的,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啊。
余启值说,怀上了,宁小姐这是双规(归)赵书记呀!
徐正大惊小怪道,余书记,你这话要是让我们赵书记听见了,你说我们赵书记是悲还是喜呀?
余启值咳嗽了一声,说,房越宽,心越窄;钱越多,情越少;官越大,妻越小;路越长,命越短。这是我此行省里,听到的八越歌谣。

第二章15
身上散发着浓郁香气的女老外,个子蛮高,胸挺拔,一身蛋黄色职业装,短发打着小卷,好似被风吹散的一把金色麦芒;在毛茸茸的睫毛下,一对蓝眼球里释放出来的异国情调,撞到你身上,不是一点一束,而是把你全面覆盖,极具磁力,迎击这样的目光,一般男人不心慌意乱才怪呢。

第三章34
一再受挫的赵源,从沮丧中渐渐悟出,人在官场,权利赐给你荣誉时,往往也把某种与这荣誉相关的灾难种子,悄悄种在了你的命运里,让你连点回避的感觉都没有。

第四章44
飞出国门的前一天晚上,赵源在吴孚家里吃了一顿便饭,陪吴孚喝了两杯白酒。闲聊中,吴孚提到了赵源刚刚抗过去的那件花哨事,意味深长地说,人在官场走动,有些事的内涵,不在于事实的真假上,而是在于这件事在一定范围内制造出来的负面影响!
赵源不住地点头,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觉得老领导到现在还手把手教自己,而自己在与金宜的关系上,不管怎么说,都对不住老人家,起码是不恭。

第五章51
座谈会一开场,向着武双说话的人,数来数去也没几个,等到了后来,男男女女就全开始发牢骚了,怨气就像喷雾一样从一张张嘴里冒出来,有几个脾气大的老职工,情绪怎么也控制不住了,红头涨脸,身子颤抖,边拍桌子,边骂骂咧咧,更有火烧到头顶上的人,点着武双的大名说腐败,那阵势,让调查组的人都胆小,生怕晕倒几个。

第六章60
两口之家的气息,让赵源回忆到了一些不冷不热的往事,心里有股说不出来的滋味。他找出杯子,泡了一杯茶,坐进沙发里,搓着被酒精烧热的脸,心思像长了腿似的,一下子就跑到了上江,缠到了金宜身上。
这次出去,他没少在一个沉甸甸的问题上动脑子,那就是回来以后,还要不要与金宜把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保持下去?保持下去的话,日后万一露出马脚,自己该如何收拾?

第七章72
纵观风云历史,自古以来,清官需要政绩陈述廉洁,贪官需要政绩掩饰腐败!政绩是什么?说通俗一点,政绩就是一个仕途之人,走在路途上食用的干粮!
不过此时此刻,赵源倒是更想借用商人的一句名言来刺激一下自己的神经,那就是风险越大,回报越高!就算他徐正真想在这个小组长上看自己的笑话,那也值得一干。既然还沾着年轻的边,既然认为这里面有机遇,既然在大面上已经跟徐正一唱一合了,那就搏击一次吧,成长,总是需要代价的!

第八章82
有些政策和制度,在特定的大环境中成不成文,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些政策和制度所营造出来的正面影响,人们嘴上流传的制度,有时比红头文件里的精神更有威慑力量,操作空间也相对大,这就好比你掷出一块石头,未必就能打着人,可你甩出去一句话,没准就能伤害一群人。

第九章93
徐正对赵源的这次带病亮相也是大加赞赏,说能源局新班子,总得有点新气象,赵书记一泡尿,浇湿半个上江城,火力很猛呀!徐正的玩笑话,赵源没往心里搁,而是借着这个玩笑的推动力,把他在医院里琢磨成熟的领导干部廉政责任互动方案跟徐正说了个大概齐,冲他讨要看法。
徐正沉吟了一会儿,竖起大拇指,学一口东北腔说,嗯哪,我看行!

第十章104
赵源说,咱们玩个小游戏,就是看看你们谁能猜到我平时喝菊花茶时是怎么加冰糖的。要是有两人以上猜中,今天我埋单;要是只有一个人说对了,或是你们三位全都猜错了,那我今天就白吃了。三位说,行不行?
这三位实在是猜不到赵源做这个游戏的真实目的,他们只是凭感觉意识到这个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游戏里有名堂,于是个个心里扑腾,表情谨慎,时不时还拿眼角余光窥视一下别人。

第十一章116
徐正不满地说,我不知道赵书记为什么事去的北京,我远在千里外,我能得到什么信息。依我看,那边的纯净水(指走私成品油)生意,你先不要做了,有点损失,就有点损失吧。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啊!
我明白徐局长,你放心好了,我这也是过于谨慎了。
你在那条道上走,就得时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我说毕老总!

第十二章127
离家近六个月的徐正,这时在生理上的饥渴,多说少说都到了极限,绝不比一个冒险家在沙漠里独行几日的滋味好受,所以那天王阳一进他的屋,就被他两条有力的胳膊捕获了,吓得王阳还没来得及弄清是怎么回事,说话的器官就被徐正热乎乎的舌头占领了,接着是她一只饱满得几近失去弹性的乳房被徐正一只劲头十足的大手擒获。

第十三章140
双规是不是特恐怖啊?江小洋一下子觉得这个话题有意思了,过去我听说,被双规的人,比待在拘留所里的人强不到哪去,被几百瓦大灯泡烤着,被车轮大战折磨得没办法睡觉,饭里的盐粒子比米粒还多。你跟我讲讲,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
余启值琢磨了一会儿,没有正面回答江小洋的问题,只是说,双规核心作用有两个,一是攻心,二是撬嘴。

第十四章151
孔经理并不在乎徐正发威,冷冷一笑,指着徐正的鼻子说,有钱不在衣衫华丽,有理不在声嘶力竭,看你火气这么大,我倒想问问,我是结党营私了,以权谋私了,损公肥私了,行贿受贿了?还是在什么地方,用非法收入的钱买了商品房,买了私家车,养了小二小三?或是说去香港澳门吃喝玩乐了?啊,我说代理局长同志?

第十五章159
总之,夫妻之间有无默契,默契程度如何,都是由性格和能力来决定的。
强者不可能与强者沟通,弱者不可能与弱者交流!

第十六章173
在这个星球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人,历来就没有,赵源面对开后门的电话和条子也不能耍大老爷派头,一概闭眼,统统不尿。人身上,既然长着那个家伙,就不可能不使用,长时间憋着不尿出来,以后说不定会因此得上肾结石什么的,到时就算要不了你的命,也得让你疼得满地打滚,所以赵源也只能硬着头皮,在那些人里拨拉来拨拉去,拣一些分量重的不好惹的,或是块头大的办几件交差。

第十七章183
在小铁门的把手上,拴着一串吹得鼓鼓溜溜的彩色避孕套,白色,黄色,肉色,粉红色,蓝色,豆绿色,绛紫色,甚至还有黑色的,这些彩色避孕套借着微微吹来的晨风,摇摇摆摆,情调很是别样,极具视觉冲击效果。这一大早指不定有多少人,目睹了这一罕见的绝景!
要光是这些彩色避孕套找事,徐正的气也还不至于顶到脑门上,后来他觉得四周的气味也不对劲。抽鼻子一嗅,找到了,气味源在小铁门上,近前再细一闻,差点没恶心吐了,原来小铁门上被人涂抹了大粪。无疑,这些恶作剧都是昨天夜里什么人偷偷干的。

第十八章193
如今在利益面前,哪里都是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现在自己应该从移交中拣出重点来关注,具体说,就是把心思,放到即将接收单位的资产流失和闲散人员膨胀上来,巧妙地把移交补偿方案的关键细节放大,从能源局那里能多捞一点,就多捞一点,反正都是国家的利益,无非是把左口袋里的钱,倒腾进了右口袋里。

第十九章204
听说前几天这大楼前有好几千人静坐示威,现在又……
得,等着吧,这件事一旦传到上江市,要不热闹起来才怪事呢,准能成为今天头号社会新闻!
能源局,怕是要出大事了,不信你就看着吧!
人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表情神秘。

第二十章216
事到如今,在对待移交这件事上,徐正的心态有所转变,就是不准备做一个装聋作哑的旁观者了,该参与的时候,多少得说几句。在过去的这些天里,徐正从过眼的种种迹象悟出,当初盘算拿移交单练赵源一个人,恐怕看不到什么好戏了,一是赵源不好对付;二是退让太远了自己手中的权力有可能失控;三是可容躲藏的空间也是越来越小,甚至在某些事情上根本就没有藏身的余地。因此说,要想平安渡过移交这个坎儿,避免马失前蹄,两败俱伤,眼下最佳也是最实际的上策就是跟赵源强强联合,一致对外。

第二十一章225
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滋味,一种陌生的别离感觉,在徐正血液里以一种令其眩晕的速度,把他的心理承受防线冲开了,这间屋子里所有的东西,在他视野里都失去了固定状态,升到半空漂流、碰撞、挤压、破碎!

第二十二章232
等大家都走了以后,赵源感到一阵头晕眼花,四肢无力。他连着喝了几口水,晕晕乎乎坐进沙发,头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在能源局做官不容易,尤其是当个说话算数的官就更累人了。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不做一家之主,不知权力和责任重大,能源局处处是黄金,可也处处有风险!

第二十三章241
陈上早把塑料袋放到办公桌上,笑着说,赵书记,那个啥,老家的一点特产,您尝个鲜。
怎么着陈书记,刚进局机关,就学会这一套了?赵源撇了一下嘴,拿起塑料袋捏了几下,看着陈上早问,枸杞吧?
赵书记不是狗鸡巴。陈上早一本正经地说。
赵源感觉他的话不对味,就眯着眼,瞧着他说,那你告诉我,赵书记不是狗鸡巴是什么?

第二十四章250
她把脸翻过来,静静地瞧着他,一种很少流露的表情,让他产生了一种陌生的感觉,像是自己怀里,正歇息着一个与自己毫无瓜葛的女人。
她这是头一次在这样的环境里,给他这样一种腾空的感觉。
他的目光无处可去,因为他觉得这间屋子,已经变成了一个陷阱。

第二十五章258
徐正拢了一下头发说,人在官场,有些事,就是身不由己!
赵源接上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就看你怎么走了。
徐正不露声色地说,记得我曾跟你说过,赵书记,咱们呐,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只有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

第二十六章269
做人的立场一倾斜,原则的防线一崩溃,徐正的心态马上就放纵了,在香港的最后几天里,他在灯红酒绿中,全方位堕落。
金钱改变了他的人生观!
女人教他学会了享乐!
赌博让他不再回忆过去!

第二十七章278
刘义东瞳孔放大,身体哆嗦起来。
余启值从上衣口袋里,摸出那个黄色小塑料瓶,放到刘义东身边,目光在刘义东身上转了半天,然后往前探了一下头,低声道,这里面装的是散魂粉,服用一小勺,就足以让一个健康的人丧失一切记忆,变成一个无忧无虑的植物人。

第二十八章294
新闻转眼间变成旧闻,这是信息时代的节奏。
一条语录进千家,万张嘴巴一齐夸的年代离人们算是遥远了,只有那些上了岁数的人,还多少保留一些那个年代的往事。
如今,哀乐交替的生活,还有充满变数的人生命运,越来越使得人们对周围发生的一切不再大惊小怪了。心情,是普通人的精神财富,更是他们生活的调色板,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懂得,不去为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和事上火,对保持一份好心情至关重要。

第二十九章308
金宜看着苗莲芬,感觉她的眼神很诡诈。
苗莲芬盯着金宜,突然转换话题问,金主任,赵书记他……离婚了吗?
金宜被她这句不知从何说起的话问呆傻了。
噢……看来是离了!苗莲芬叹口气,笑道,也好,金主任,你可是个有眼光的女人啊。好了金主任,不打扰你了,你忙吧,我改天再来。

第三十章316
嘴上的柔软接触,一点一点把膨胀的感觉,向他们心的方向引领,不久后就蔓延到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琴音一般共鸣着!
这一次,她显得格外主动,她把他顶到了墙上,解开他的衬衣扣子,顺势也解除了他的腰带。在新一轮热吻之中,她又剥去他的衬衣,他则是把落到脚面上的裤子甩掉。她别着他,他往床上引领她的那股劲,硬是被她的肢体消化了,变成了她的能量,她把他顶进了卫生间。她腾出一只手,打开莲花喷头,一股直下的凉水,把他激得跳起来。

第三十一章325
苗莲芬手指头一点,亢奋道,好,赵书记,既然是你们违背了国家土地使用法,那我就得安排人,把汤总裁付给你们的地款如数交到市里,上缴国库。
赵源如梦初醒!但已然是来不及了,他已经钻进了苗莲芬设下的圈套。

第三十二章333
放下话筒,赵源呆呆地望着窗外,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赵源这时首先想到了还在双规中的徐正,继而脑子里就浮现出一辆豪华型进口别克轿车。肯定是车的事,赵源想,难道徐正又不想放过自己了?
点击展开 点击收起

   相关推荐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