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巫师简史
  • 巫师简史
  • 巫师简史
  • 巫师简史
  • 巫师简史
  • 巫师简史
  • 巫师简史
  • 巫师简史
  • 巫师简史
  • 巫师简史

巫师简史

8 2.0折 40 九品

仅1件

四川成都金牛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于怀岸 著

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5-05

版次1

装帧平装

货号2025

上书时间2021-10-23

清华书屋

九年老店
已实名 已认证 进店 收藏店铺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九品
图书标准信息
  • 作者 于怀岸 著
  • 出版社 中国青年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15-05
  • 版次 1
  • ISBN 9787515332192
  • 定价 40.00元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纸张 胶版纸
  • 页数 464页
  • 字数 384千字
【内容简介】
  巫师,土匪,曾经是湘西这个神奇舞台上的主要演员。《巫师简史》以湘西巫师赵天国和土匪首领龙大榜的命运纠葛为主线,以民间视角展开宏大叙事,讲述了湘西清末以来至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半个世纪的历史变迁,悲壮地表现了个人在时代洪流裹挟中的命运沉浮,堪称一部史诗性的长篇宏著。小说的结局是,巫师与匪首会合在解放军的牢狱里,过去一直势不两立的两人如今也和解了,他们发现,其实他们是相反相成、互为因果,就像生活的两面,离了谁都不行,否则日子便会暗淡无光。
【作者简介】
  于怀岸,青年作家,被文学界称为“湘军五少将”之一。上世纪七十年代出生于湘西农村,做过农民、打工仔、流浪汉、报纸记者、大型文学期刊编辑、自由撰稿人以及图书管理员等职业。1995年开始小说创作,曾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民族文学》《上海文学》《花城》《山花》《江南》《长城》《小说界》《芙蓉》等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近百部(篇),曾获湖南青年文学奖、深圳青年文学奖、《上海文学》中篇小说奖、《民族文学》年度奖等。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青年结》(已出版),中篇小说《一粒子弹有多重》《一座山有多高》《骨肉》《一眼望不到头》等。
【目录】
第一章
猫庄每个巫师在接过法器正式成为巫师时,都能从神水里看到自己一生的结局。就像赵天国的爷爷、老巫师赵日升知道自己会死于乱石之下,前巫师、父亲赵久明也知道自己会死于仇人的毒箭。/赵天国拿起法器,仔细看了看上面的纹路,轻声回答父亲:“是天火。猫庄将有一场天火,烧毁所有的房屋,直到没有一丝灰烬存在。”

第二章
大约一百一十年前一个大雾弥漫的早晨,猫庄赵家的一个放牛娃在那支溪河滩上发现了一个浑身血迹斑斑的年青人。这个年青人全身布满刀伤箭口,匍匐在河滩的水洼里,气息奄奄。/猫庄的天火是二龙山白水寨土匪龙大榜放的。

第三章
赵天国宣布他继任族长后的第一个重大决定:猫庄各家各户不准建造木屋,一律去乌古湖开采条石或去那支溪河背大卵石,建筑石屋!/每朵在微风中摇曳的花都硕大而艳丽,艳丽到了妖冶的程度。风中传来一阵阵浓烈的香甜香甜的花粉味,赵天国忍不住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鼻涕口水流了一大滩。

第四章
当赵天国看到稻草垫子上躺着几支上面像是黑色枪筒下面却有个红棕色把柄的奇形怪状的东西时,猛然想到他在几年前成为巫师那天在神水里看到的很像这个东西,心口上又是倏地一紧。/天神啊!赵长梅终于叫喊出声来了。她感到男人用力推了她一把,她的身子像毽子一样轻飘飘地弹了出去。

第五章
等赵天国从火堆里取出法器,人们都迫不及待地问他猫庄将要出什么祸事。赵天国说我们头上的乌云是由一个即将到猫庄来的生人带来的,他来之后就会云开日出。/这是他整个童年时代骑“马”骑得最久的一次,也是骑得最开心的一次。很多年以后,他在判处赵天国死刑的报告上签字时还能清晰地回忆起这一幕。

第六章
关于赵天文,赵天国已经偷偷地打了不下十卦,但卦卦都卦意模糊,看不出所以然,这更加重了赵天国的困惑。有一点,赵天国已经渐渐明白:天文越来越不像一个猫庄人了!/他至今还记得小时候赵长梅对他说过的一句话:“天国叔,人家都说你是傻子,你以后要是娶不到老婆,我就嫁给你,给你做老婆。”

第七章
望着一条长龙似的士兵们踏着整齐坚实的步伐朝猫庄而来,猫庄人也一下子蒙了。猫庄人多次见过土匪,却跟赵天国一样没见过大兵压境。/田大牙说:“有不有钱他都得死,今天出来老子刀上还没沾过血呢。”说着,把手里的长刀向彭少华掷去。

第八章
那些士兵们分头去挖坑,彭学清转身对诺里湖人说:“刚才赵天国的话倒是提醒了我,我们彭家都是土司王的后代,自改土归流以来,一百多年没享受陪葬的待遇了,今天就让我爹也享受一回。”/这孩子他娘的绝不是个好种!小小年纪看杀人竟然看得上瘾,而且每个细节还记得清清楚楚说得明明白白。

第九章
腊月三十这天早晨,龙大榜从一个噩梦中惊醒过来。他梦见自己一个人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上跋涉,走着走着,突然掉进了一个土坑里,坑不大,但很深,他怎么也爬不出去。/她知道龙大榜被捉来也就活到头了,彭学清不杀他,猫庄人也不会放过他。退一万步讲,就是送到县衙去,他也还是一个死。

第十章
有一个白天,他突然看到山下阳光照耀的寨子里熠熠发光,定睛一看,吓得他七魂出窍,他看到整座猫庄那些石头房子都不是房子了,是一座座巍峨高耸的墓碑。/真正折腾赵天国寝食难安的反倒是他的亲兄弟赵天文。这个已经完全不像猫庄人,而是像个城里人的他的亲弟弟,只要回猫庄,每次带给猫庄和族人们的都不是福祉,而是灾难。

第十一章
他不怕死,巫师的命只有三十六岁,怕死也得死。他每晚辗转反侧想的是,他死了谁接任巫师和族长,新的巫师和族长能管理好猫庄带领好族人吗?/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神谕却一直没来。在最炎热的三伏天里,赵天国等来了一场暴雨,也等来了一桩猫庄最大的丑闻。

第十二章
那天他就看出彭武平眼睛里闪烁着仇恨的光芒,那是杀机!他一下子明白了彭武平搞枪的目的,脸上闪过一丝兴奋。/赵天国宁愿自己早死,也不愿意他们这个种族没有巫师,不能跟神对话,失去神的眷顾和护佑。他不能想象,他们这个种族要是没有巫师,那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形。

第十三章
赵天文疯了!猫庄人都说他是被彭武平打了一枪吓疯的,也有人说他是被赵天国诈尸吓疯的,更有人背地里猜测他是被赵天国作法弄疯的。反正在赵天国诈尸的第二天赵天文就疯了。/雷老二眼皮也不抬一下,说:“哪来的鬼?他是心魔附身。所谓恶鬼易除,心魔难降,他这个人已经是废了。你们还是早准备后事吧。”

第十四章
令赵天国头痛无比的是,从前年开始,不知给赵长春请了多少个媒人带他到附近村寨里相过多少人家的姑娘,但哪一次回来赵长春都是没精没采。/成亲那天,花轿刚刚抬出家门,走上小沟桥时,花轿底板脱落,新娘子漏了出来,给这桩喜庆的婚事埋下了不祥的征兆。

第十五章
赵长春接过子弹,上膛后也没伏下地,就站着端枪瞄准,开枪后果然打在右眼眶上。龙占标惊讶得叫起来:“他妈的神了,比老子的枪法不差,你家以前是猎户?”/一次战斗的间隙,贺军长来阵地视察,一上来就大声嚷嚷:“我听说你们一个刚参加革命的小兄弟三枪就打死了三个保安团的狗崽子,要得嘛,要得嘛。”

第十六章
不到三天,那支溪峡谷里就传开了猫庄人在发瘟死了好多人。到第五天,很多村寨里已经传说猫庄人死得差不多绝户了。附近寨子在山上守牛的人天天看到猫庄在出殡。/那个军官看到赵长春,愣了一下,打了个手势,十几个红军战士收了枪。赵长春听到那人喊他:“舅舅,怎么是你?”

第十七章
赵天国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一口一声地喊他:“彭长官,你饶了猫庄吧。猫庄人自古就不投军不当土匪。”/夜里,他独自一人跪在祠堂的神龛前对着祖先的牌位喜极而泣,高声喊叫了一句:“先祖显灵啊,族人们毫发无损,猫庄终于保全下来了!”

第十八章
赵彭氏定睛一看,堂屋里空空荡荡的,才知是长春飘魂了,气得大骂彭武芬:“这个死孩子,自己走了还想把我孙儿也接走,没门儿,得找个法师治治你。”/彭武芬死去的这天,赵长春正在千里之外的浙江嘉善与日本侵略军作战。这场打了七天七夜的惨烈的战役就是史称的“嘉善血战” 。
第十九章
这年秋天赵久林老人也死了。他是被他救下的一个外乡客杀死的。他死得很壮烈,把那个杀他的人也掐死了。/赵长春站起来把枪往腰上一插,对赵天国说:“爹,我明天要出门了。我是个军人,现在是民族危难国家存亡之际,我不能再呆在这个楼上儿女情长了。”

第二十章
赵长春确实成了二龙山的匪首,绰号“叫驴子”。 /龙大榜快人快语:“十多年前彭学清抓我到猫庄,你爹本可以杀了我的,他还让人放了我,从那时起我就没有心劲再攻打猫庄了。现在白水寨的仇人只有狗日的小日本。”

第二十一章
赵天国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说:“哎哟哟,他们这到底是抗战卫国还是祸害百姓!你赶紧通知族人们来祠堂议事,猫庄要在诺里湖和乌古湖设哨,像当年没修寨墙时躲土匪那样躲这些比土匪还匪的军队。”/第二天,赵长春赶来猫庄,对爹说:“你现在知道,国家保不住,猫庄也别想保住的道理了吧。”

第二十二章
赵彭氏语气肯定地说:“长春死了!他刚刚才死,我醒来时看到他上楼去武芬的房里,六年前武芬死的那天他飘魂就一直没收回来,今天他是真的走了。”/赵天国对着雷老二的尸体跪下,猛然大喊一声:“族人们,都过来给雷师傅磕个头吧。峡谷里最后一个赶尸匠走了,他硬是在自己死后还把猫庄的三个人接回了寨,他是我们猫庄的恩人呐!”

第二十三章
赵长林突然问:“伯父,你以前是猫庄的巫师,对吗?你一定知道我们这个种族的一些秘密吧?”这是法器被毁后多年来第一次有人跟他提及巫师的事,赵天国感觉浑身一震。/龙大榜最终等到了峡谷里最为动乱的时候,也等到了他扩展队伍的黄金时期。

第二十四章
峡谷里最动荡不安的三年中,最初两年猫庄算是平静的。猫庄的平静是赵天国用赵天文留下的金砖买来的。/彭学清摇头苦笑着对湘西军区首长和酉北县委书记武平说:“龙大榜说了,他要拿出当年打日本人的劲头跟解放军打一仗!”

第二十五章
龙大榜哈哈大笑:“你是赵天国!那年邀你上二龙山一聚,你竟说不上匪窝,现在聚一起了吧,我俩都是反革命分子,可以好好摆摆龙门阵了。”/赵天国倒下去时听到龙大榜最后一句话:“你还没给我说那年是谁把我从猫庄放出来的呢!”
点击展开 点击收起

   相关推荐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