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道教与养生
  • 道教与养生

道教与养生

40 29.9 八品

仅1件

河北石家庄桥西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陈撄宁

出版社华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0-03

装帧平装

上书时间2021-10-23

宏业书店

十年老店
已实名 进店 收藏店铺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八品
图书标准信息
  • 作者 陈撄宁
  • 出版社 华文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00-03
  • ISBN 9787507500424
  • 定价 29.90元
  • 装帧 平装
  • 开本 其他
  • 纸张 其他
【作者简介】
一代大师---陈撄宁
研究仙道学术的学者,大多知道仙道史上,每个朝代都会诞生几位较具代表 性的神仙人物。譬如唐代的吕嵒,北宋的陈希夷,宋末元初的邱长春,明初的张三丰,明末的伍冲虚,清朝的黄元吉、李涵虚,民初的陈撄宁。这些家喻户晓的代表 性人物,在仙道历史上,自有其一定的成就与地位。我们知道,神仙道教,不同于民俗道教,神仙道教,现代人又把祂称为丹鼎 派,或内丹派。由于五千年来,很少人知晓,很少人研究,终于濒将灭绝。祂在学术文化上几近冷门,就研究领域上又非仅知道,好道就行,必须亲自着手真参实证, 异于一般宗教或哲学。炼丹术有所谓天元,地元,人元三元丹法,但由于断代传承,现在只剩人元清净丹法,较为人所知,其余则恐早已绝传了。 神仙人物,由于距今历史较远,文献资料容或不足,其中穿凿附会诸多小说故事。但陈撄宁先生身后至今尚不足三十年,其亲朋、故旧、学生,多数仍在人间, 其思想观念、学术功法,尤可提供当代学者继踵学习,藉由科学仪器,医药生理学识,据以实验检视,整理发扬,开创演绎,并结合医药,为人体生命科学,预防医 学及慢性病治疗学,为现代文明病,或非今日医药所能治愈的疾病,开辟另门实用性之治疗路线。仙道学术迥异于一般的宗教、心理,先生明指性命必须双修,只有生命之存 在,人生才有义意的观念,绝对是理性与明智的。至于先生认为人必需经过特殊的锻炼,达到身外有身,才能死而不死,过着第二种延续生命的理想,则见仁见智, 或有争议,犹待日后实践与科学证明。但其中人体经过特殊训练后,产生之人体特异生理,心理功能反应,则早已可以证明,毋容怀疑。从物质量子学走向心灵量子 学的方向,是今日或未来人类历史文化与文明必然之新趋势!内丹学,以前是少数人或方外道士秘传之学,由于只有少数人知道,遂变而 走向神秘或不肖之徒装神作怪、违法乱纪之害,这真是仙道学术之历史悲剧与劫数。
天降斯人
陈撄宁先生,道号圆顿子,祖籍安徽怀宁县洪镇乡新陈埂人,世居安庆苏家巷。
生于一八八○年农历十二月十九日子时。殁于一九六九年阳历五月廿五日下午七时(一说五月廿三日卯时)。父陈镜波先生为前清举人,先生十六岁(一八九五年)时曾考中秀才。
一九○五年 (民国前六年)考上洋务大臣左宗棠在安庆开办之安徽高等政法学堂,在此曾受教于严复,后因病辍学。 一九一一年 (民国前一年)卅二岁,应其上海姊夫乔种珊医师之邀迁居上海,寄居乔家(先生赋闲或游访之经费主要来自乔先生之资助)。
一九一六年 (民国五年)卅七岁,与上海尚贤妇孺科医师吴彝珠结婚,从此定居上海。   一九二二至三二年(民国十一年至廿一,十年间),结合夫人吴彝珠、道友郑鼎臣、 黄遂之、谢素云、高尧夫六人之财力智力,从事地元丹法之实验(地元分黄白术及上接天元服食之地元灵丹)。
一九三三年 (民国廿二年)七月,五十四岁,配合张竹铭,协助出版扬善半月刊一九三六年 (民国廿五年)五十七岁,因夫人患病,辞去医职,夫妻迁居上海西 郊梅陇镇南石桥,以为夫人养病。
一九三七年 (民国廿六年)五十八岁,寄居于外甥女婿上海浦东中学校长张嘉寿家(张为外甥女乔馥玖之夫)。
一九三八年 (民国廿七年)五月,五十九岁,成立仙学院。仙学院成立前后,参与之学生约数十员,其中较亲近者,干道有张竹铭、汪伯英、吴无余、吴竹园、邓 雨苍、周缉光、杨逢启、张彗岩、高克恭、曹昌棋、洪太庵(菲律宾)、沉霖生、孙镜阳(二者后来迁居香港)、袁介圭(一九四七年来台湾)﹔坤道有:朱昌亚、陈悟玄、赵慧昭。
一九三九年 (民国廿八年)六月,六十岁,配合汪伯英主编仙道月报。
一九四五年 (民国卅四年)三月六十六岁,夫人吴彝珠去世。
一九四五至一九五三年(民国卅四至四二年)即六十六岁至七十四岁,此段期间,居无定所,往来于亲友、学生之间。由亲友、学生轮流奉养(一九四五年春住张嘉 寿家,冬后住史剑光家,一九四九年冬再迁至张竹铭家。一九五一年再迁回张嘉寿家,一九五三年四月迁住杭州胡海牙家;一九四九年冬起常往来沪杭间。) 以上时间照顾先生生活起居者,主要之亲戚、学生(先生称学生为「朋友」)大概为:亲戚:张嘉寿,乔馥玖夫妇。 学生:张竹铭,史剑光,谢筠寿,朱昌亚(人和医校校长),胡海牙。
一九五三年 (民国四二年十月)七十四岁,经杭州文史馆馆长马浮之推荐,正式 受聘为浙江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一九五六年 (民国四五年十一月)七十七岁,审阳太清宫方丈岳崇岱等筹创成立道教协会,邀先生至北京任筹备委员。
一九五七年 (民国四六年四月)七十八岁,第一届道教徒代表大会于北京召开,因胃溃疡卧病于杭州未能出席,但仍当选为中共第一届道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一九五七年 (民国四六年冬)七十八岁,先生应邀赴杭州屏风山疗养院讲授静功疗养法。
一九五七年 (民国四六年冬)七十八岁,北上任职,居住中国道教协会会所白云观。
一九五八年 (民国四七年)七十九岁,任中共全国政治协会列席委员。
一九六○年 (民国四九年)八十一岁,任中共全国政治协会委员。
一九六一年 (民国五十年)八十二岁,当选为中共第二届道教协会理事长。
一九六六年 (民国五五年)八十七岁,中共爆发文化大革命。
一九六九年 (民国五八年)九十岁,于一九六九年五月廿五日下午七时在北京医院仙逝,享年八十九岁(虚岁九十岁)。
求学经历
一八八○年 出生。 一八八三年 四岁,开始读书。
一八八六年 二年间,至七岁时已读完三字经,四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论语,孟子,大学,中庸。
一八八七至一八九一年 (八至十二岁)四年间读完诗经,书经,易经,礼记,左传。
一八八九至一八九九年 (十至廿岁)十岁看葛洪《神仙传》即萌学仙之念。 十三岁得其父抄本三丰真人《玄要篇》及白紫清《地元真诀》(生平第一次获见人元,地元书籍)。十六岁得其叔祖父家藏古本《参同契》并《悟真篇》。 十九岁得其姊夫家(乔家)原版《仙佛合宗》并《天仙正理》(方知出家人修炼之法,与在家人大大不同)。 廿岁得同乡丁先生家藏初刻大字版《金仙证论》并《慧命经》(方知和尚也有学神仙之术者)。
一八九二至一八九四年 (十三至十五岁)学做诗文,读古文,古诗,八股文,试 帖诗。
一九○五至 廿六岁,考入安徽高等政法学堂。后因痨疾复发辍学。
一九一一至一九一四年 (卅二至卅五岁)费时三年于上海白云观内读完明正统版道藏。
一九一五年 卅六岁,于杭州城外海潮寺所办华严大学研习佛经,不久,转往北京白云观访道,后于北京西四砖塔胡同一小庙炼功。
一九二○年 四一岁,曾住九江庐山仙人洞专修。
一九二四年 四五岁,曾住京兆西山专修。一九三五年五六岁,犹常旅游于苏、浙、皖三省名山间。
一九三六年 五七岁,因夫人患病,从此不再出游。 〔(一九一六至一九三五)卅七至五六岁,此二十年间先生除研读及实验地元外丹外,同时兼看不少文学,史学,哲学,医学,佛学各类书。〕 一九五七至一九六六年间,主要精力用于读书,著述,并培养学生。 师承儒学:承学自其父亲陈镜波。中医:承学自其叔祖父(叔公)。 科学:承学自其兄(物理,化学,数学)及政法学堂。仙学:师承计五位。北派二位,南派一位,隐仙派一位,儒家一位。 佛学:九华山月霞法师,宁波谛闲法师,天童山八指头陀,常州冶开法师。 访道足迹苏州穹窿山。句容县茅山。湖北均州,武当山。山东即墨县崂山。安徽怀远县涂山。 浙江湖州,金盖山。徽州黄山。九江庐山仙人洞。北京西山。福建富春江。其它;苏、浙、皖三省诸名山等。
另在一九一五年卅六岁,曾在杭州城外海潮寺,佛教所办的华严大学住过一时期。同年秋往北京寻师访道,并且专修。
著作及论述 著作部分:
⊙已完成:神经衰弱静功疗养法。
⊙未完成:口诀钩玄录。
⊙想作而未作:仙学入门,女丹诀集成,仙学正宗,五祖七真像传。
主编部分:
⊙扬善半月刊⊙仙道月报⊙道协会刊
论述部分:
⊙读古文龙虎上经书后⊙读浮黎鼻祖金药秘诀书后⊙吕祖参黄龙事考证,疑问,评议⊙辩楞严经十种仙⊙论四库提要不识道家学术之全体⊙论白虎首经⊙读知几子悟真篇集注随笔 ⊙史记老子传问题考证⊙老子第五十章研究⊙南华内外篇分章标旨
译注部分:
⊙黄庭经讲义⊙孙不二女丹诗注⊙灵源大道歌白话批注 ⊙心印妙经通俗批注及金丹四百字批注(二书据袁介圭先生说,可能是先生之着,或经先生修润过)
勘订部分:
⊙琴火重光⊙女丹十则⊙女功正法⊙道窍谈,三车秘旨合刊 ⊙旁门小术录⊙天隐子⊙坐忘论 历代仙真向来男多女少,流传之女丹诀尤少,是故先生特别倡导女性学仙, 除上述译注本,都属女丹诀外,其余与朱昌亚医师论仙学书,答吕碧城女士三十六问,答江苏宝应陈悟玄女士,多次问答信函,都是历代以来,最精辟最清楚最浅显 之理论与功法,值得有意习仙之女性同胞,努力诵读及奉行。
未留传部分:
⊙参同契讲述资料(或谓另有悟真篇讲义,但袁介圭先生说,仙学院时期,陈先生 并不曾讲解「悟真篇」,恐系讹传。)⊙外丹黄白术实验心得⊙内经,灵枢,素问讲义,及针灸辞典初稿
学术思想:
《仙道月报》《扬善半月刊》中有关仙道学术思想
⊙神仙家宗旨,要与造化争权,逆天行事,所谓「我命由我不由天」也。
⊙静坐的工夫,一大半是用以对付肉体上气血之浮动,颇有合于老子「重为轻根」 及「虚心实腹」之玄义。常见许多医药所不能愈之病症,赖静坐而获奇效者,即就治疗一端而论,已无古今之别。若再论及内丹修炼,专恃静坐,固不能有成,鄙弃 静坐,亦不能见效,今人如此,古人亦莫不如此。
⊙道家南北两派,各走极端,而实行皆有困难,其势不能普及,惟有陈希夷、邵康 节一派,最便于学者,黄元吉先生所讲,即是此派,亦即顿所「私淑」,而且乐为介绍者。
⊙吾等研究仙学,不是弘扬宗教。我们注重长生的意思,不是贪恋这个地球上有何 等快乐,要永远享受。实在因为将来全地球人类,都不免恐怖与痛苦,想救拔他们,非有神通不可;想感化他们,亦非有神通不可。空口说白话,是无济于事。但是修 炼神通,必定先经过长生这个阶段。倘若不能长生,绝没有真的神通发现。仙学这一门,是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做下去的。果能把自己肉体上普通之生理改变过来, 神通自然就易于成就了。
⊙因为希望体证得之神通,消灭科学战争之利器,不得不注重实验,谢绝空谈,只 讲物质变化,不讲心性玄言,故异于三教一贯。因欲联络全国超等人才,同修同证,共以伟大神通力,挽救此世界末日之厄运,非但不赞成往生西方,并且不许升天, 不许作自了汉,不许厌恶此世界之苦而求脱离,不许欣慕彼世界之乐而思趋附,故异于往昔前辈神仙之宗旨。
⊙吾国仙道,始于黄帝,乃是一种独立的专门学术,对于儒教无甚关系,而比较老庄之道,亦有不同。神仙一派,极端自由,早已跳出佛教六道轮回之外。仙学是在 三教范围以外独立的一种科学,无论那一教信徒,学此术,更觉适宜,因彼等脑筋中不沾染迷信之色彩,用纯粹的科学精神,从事于此,其进步更快也。
⊙我平日教人的「玄关一窍」,简直可以和上帝争权,与仙佛并驾,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做得好时,真能自信「我命由我不由天」。然而我的玄关,却不可以 随便乱传于人,须看准是一个载道之器,方许向他点破,不许拿口诀当人情送,不许把传道当生意做,历代以来传授,皆是如此慎重。
⊙对于尚有俗务在身的修士,于世法宜采进取主义,对于出世法,宜采保守主义,只求能不沾染一切恶习,不使精气神作无谓之消耗,不使堕入室家之累而难以自拔。 一方面为社会尽相当之职责,一方面乘时储蓄充分之财力,预备将来实行修道之经费,若有余力,尚可帮助同志之人,岂不甚善。
⊙仙学在今日,实未便墨守成规,而有随时代演变与改进之必要,对于仙学是抱定一种试验性质,故有时依口诀行事,有时又变通办理,独出心裁,不依口诀。   ⊙对于地元丹法,曾两次临炉实验,所以失败,乃受两次沪战之影响,第一次南北之战(民国十三年齐卢之战),第二次中日之战(民国二十一年一二八之沪战)。彼 时因战事而致家破人亡者,不可胜数,烧炼外丹道友四五人,虽幸免波及,然大局已非,不能安心炼矣。费时十载光阴,并千百次试验之结果,只有两句话可以奉告: 「红铜确能变为白银,但不免于亏本。」
⊙三元丹法地元丹法─证明红铜确能变为白银,死砂干汞,更不成问题,然亦仅能到此程度而止,后来惜未能继续下去。 人元丹法─言明此术确有捷效,但「参同」、「悟真」之本文虽可信,而各家批注则不可信者实多。天元丹法─证明「先天一气,从虚无中来」之语,绝非欺人者。但其入门手法,亦 有上中下三等,故见效之快慢,用功之巧拙,遂由此而分。伍柳一派,不是上乘,惟李清庵、陈虚白、黄元吉,诸公庶几近之。
⊙吾国人性习,喜空言而畏实践,故特别欢迎大乘而厌恶小乘。因为小乘佛教虽不敢说绝对能免除老病死诸苦,却也要做一番工夫。试观魏晋之间,何晏、王弼、王 衍诸公,放弃世务,专谈玄理,蔚成风气,遂以清谈误国。此即大乘佛教之前驱。宋儒虽极力排佛,但说到心性二字,总与佛教纠缠不清,甚至堕入佛教大乘经义圈 套中而不自觉。明排之,适以暗助之。而大乘佛教遂俨然把握着吾国人心性界无上之权威。
⊙儒释道仙,四家宗旨不同 儒家见解:认为人生是经常的,所以宗旨在维持现状,而不准矜奇标异,因此人生永无进化之可言。释家见解:认为人生是幻妄的,所以宗旨在专求正觉(这是佛教的本旨,其余是枝 叶),而抹煞现实的人生。因此学理与事实,常相冲突,难以协调。道家见解:认为人生是自然的,所以宗旨在极端放任,而标榜清静无为,以致末流陷于萎靡不振,颓废自甘。 仙家见解:认为人生是缺憾的,所以宗旨在改革现状,推翻定律,打破环境,战胜自然,以致思想与行为,往往惊世骇俗。非但儒道释三家不能融和,即道家与仙家, 表面上似乎同隶一种旗帜之下,然二者宗旨,亦难以强同。
《灵源大道歌》白话批注
⊙世间各种宗教,其中威仪制度,理论工修,殊少男女平等之机会,独有神仙家不 然。常谓女子修炼,其成就比男子更快,男子须三年做完者,女子一年即可赶到,因其身上生理之特殊,故能享此优先之利益。至其成功后之地位,则视本人努力与 否为断,并无男女高下之分,此乃神仙家特具之卓识,与别教大不同者。可知神仙一派,极端自由,已超出宗教范围,纯为学术方面之事。读者幸勿以宗教眼光,强 为评判,女子有大志者,宜入此门。
⊙我非女身,何故研究女丹诀?又未尝预备作世间女子授道之师,何故批注女丹诀? 盖恐数千年以来相传之道术,由兹中绝,若再秘而不宣,此后将无人能晓,虽有智能,从何入门?世固不乏读书明理之女士,发大愿,具毅力,不以现代人生环境为 满足,不以宗教死后迷信为皈依,务免衣食住行之困难,誓破生老病死之定律,非学神仙,安能满愿,是则区区作注之苦心也。男子修仙,有太阳炼气术,今世尚有 知者。女子修仙之太阴炼形术,几于绝传,因男子做工夫,能尽其本分已足,不必再问女子之事。故世之传道者,说到女功,总不免模糊影响,而女界中又少杰出之 材,更难遇堪传此术者。从今而后,深望继起之有人也。
⊙仙家上乘工夫,简易圆融,本无先后次第,女子修仙,除天元服食,窒碍难行; 人元双修,誓不笔录而外,古往今来仅此一门,堪称大道。其余诸家所说,坛社所传,名目繁多,种类各别,不善学者,流弊百出,纵能善学,亦仅可健身延寿,无 疾而终,其去仙道,盖远甚矣。有大志者,于此宜三致意焉。
⊙古人学道从师二十余年,或十余年者,如阴长生、白玉蟾、伍冲虚之流,皆是师 与弟子同居一处,实地练习,随时启导,逐渐正误,然后能收全功。今人志气浮薄,作事无恒,所以难于成就,其狡诈者,每喜用市侩手段,旁敲反激,窃取口诀,以 为一得口诀,立刻登仙,不知所得者乃死法耳。而真正神仙口诀,皆从艰苦实验中来,彼辈何曾梦见。敬告读者,有所得,务要小心磨炼,努力修持,否则得与不得 等。(此种病,男子最多,女子尚少。)
⊙灵源大道歌,虽是女真著作,但不是专讲女丹口诀。凡是学道的人,无论男女老 少,用这个工夫,都很有效验,绝无流弊,可以算得仙道中最稳妥最普渡的法门。以前学人,对于本篇不大注意。埋没多年,甚为可惜。久已想用白话批注,出版流 通,无奈得不着机会。今以仙学研究院需要讲义,批注方能完全。又以丹道刻经会志在流通,出版方能如愿。知世间万事成功与否,各有时节因缘,信非偶然。
⊙本篇正文的好处,在毫无隐语,从头到尾,都是明明白白,阐扬真理。不像别种丹经,满纸的龙虎铅汞,天干地支,河图洛书,五行八卦弄得学人脑筋昏乱。本篇 批注,虽没有特别优点,但是少用文言多用白话,完全顺着正文的意思,力求浅显。使粗通文理的人一看就懂,并且能依照批注的意思,再讲给好道而不识字的人听。 于是乎普渡的心愿,慢慢就可以实现了。   ⊙有人疑惑本篇中,女功为什么不讲斩赤龙,男功为什么不讲炼精化气,对于命功 一层,恐怕尚不完全。但要晓得,女子炼断月经,和男子闭塞精窍,这两种工夫,有急进法与缓进法,有勉强法与自然法。他书上所说的法门,是勉强,是急进。此 书上所说的法门,是自然,是缓进。勉强急进,做得好时,效验很快,做得不好,就要弄出许多毛病,反而误事。自然缓进,做得好时,同样发生效验,做得不好, 至多没有效验而已,绝不会做出毛病。比较起来,要算这种法门最稳妥而无流弊,所以当日曹真人把这篇歌诀传于后世,并非是不懂斩龙与炼精的工夫,更不是保守秘密弗肯对人说。
⊙或问,本篇中三分之二,是高谈玄理,三分之一,是劝人断绝俗情。做工夫的口诀,究竟在何处呢?答曰:学道的人最难悟通的就是玄理,最难摆脱的就是俗情。 这两件事果能做到,虽说目前尚未能专心修炼,但已经具足修炼的资格了。等到一天实行用功,就很容易见效,否则,纵让你把口诀念得烂熟也无用处。倘若你一定 要晓得口诀隐藏在什么地方,我可以指与你看。本篇中有四句最要紧的口诀:第一句,「神不外驰气自定」。第二句,「专气致柔神久留」。第三句,「混合为一复忘一」。 第四句,「元和内运即成真」。工夫到此,大事已毕,以后的口诀不必再问了。 著述《静功疗养法》
⊙《静功疗养法》系先生以其六十余年之深厚经验,深入浅出的写出理法兼具的道门要典。初虽系供神经衰弱病患静坐疗养之用,结果有非常惊人的疗效。然此纯粹 的静坐法,仍适用于一切本元亏损,医药不易奏效之许多病症,为修习气功者所需,为普遍适用之修养专籍。
⊙该书前段叙述静功与气功之异同:静功主静,在气上只是顺其自然,并不用自己的意思去支配气的动作。气功重「气」的动作,做得对的,能把各种病症治好,做 得不对,反而增加新病,气功是有利有弊。静功做得合法,自能治好医药所不能治愈的病症,做不合法,对身体多少得点益处,静功有利而无弊。凡是心思细巧,善 于灵活运用者,可做气功。至于静功,不论男女老少,除不好静者,不喜欢做静功外,心思灵活与否,都可以做。此外,还详细列出宜用气功治疗的一些病症,及一 切本元亏损,医药难见功效之症状,宜用静功治疗等等。一般世间所传授的气功,包括普通静坐法,均以意导气,实际上仍属于动的一面,不得算真正的静功。由于 以上极精微而切合实用之说明,指出目前习气功者,所疏忽,甚至可以说不明白之处。故该书为传授和修习气功者,所必要明白的现代科学知识。   ⊙该书最珍贵之部分,即修行者梦寐以求之修养功法。书中对修炼之原理及方法,步骤,以口头语详细述说,修行者可依之起修。
⊙人类之生命,全赖所带来的生命潜能(同属宇宙大能)予以维持,若人们的身体遇有障碍,就宜以静功帮助消除而恢复人体原有的抗病本能,故却病延年为修炼之初步目标。
⊙修行静功前之准备:如眼、耳、鼻、舌等根之清净,气候之适温,食物的适量,世缘的隔离,思想的寄托,用功时间的选择,与身体的姿势等准备妥当,然后做静 功之修行。修静功之下手功夫,是排除一切思想,使脑神经细胞得到绝对安静与休息。即道德经所云「致虚极,守静笃,吾以观其复」的还虚工夫。书中亦提到,真静务必: 第一步─身体不动:要周身放松,让自己感到非常的适意,使肉体得到安静。第二步─念头不动:万缘放下,心无杂念,使精神得到安静,但心中尚有「我」的存在。 第三步─把身体忘记:不知道有「我」,入于混混沌沌的虚的境界,什么也不知道。
⊙「念头不动」一项,因人们思想习惯,由来已久,要它停止不动,很难办到。因 此古人就立出许多法门。书中静功总说里,附有苏东坡养生说、朱子调息箴及庄子心斋篇等,比较起来,先生认为以庄子心斋篇之「听息」法最好。
⊙所谓「听息」法,是听自己呼吸之气,只要自己觉得一呼一吸的下落,勿让它暪过,直到后来神气合一,杂念全无,呼吸也忘记了。苏东坡的工夫是先用数息法, 用意去数,不能纯然无念,复用随息法。朱子调息的工夫则用「观鼻端白」法,要开眼去观,时间久了,眼神经难免疲劳。只有庄子听息法,心中不需要起念,久听 也不觉疲劳,才真合乎「心息相依」也。
⊙遗精太多,神经缺乏补养之源,遂致更加衰弱,此两者互为因果。遗精病若不治 好,神经衰弱恐难收全功。静功疗治神经衰弱,虽大有效果,但于防止遗精尚无显著功效。气功有时能治,有时亦不起作用,做得不好,遗精反会加甚。对性命双修 者言,元精为命根,善养成真身之本,阴中真精盈满,能感真阳而化作轻清,生出真气。因此,保精裕气功法,对修行者言,格外的珍贵。针对此遗精病的烦恼,书 末特附一篇「治疗遗精特效内功」,将动功和静功相辅而行,始称完善。(以上资料摘自《静功疗养法》,兹篇诚乃吾人下手兴工之无上妙法,学人苟能熟 读数过,领略先生所述消极性、与积极性工夫及进阶手段,近则可以收却病延年之功,甚则,竟探究生命本源之法。)
生命时空
陈撄宁先生出身于官宦人家,书香门弟,四岁起开始苦读,涉猎深广,儒道释仙医无所不通,文史哲科学无所不晓。可谓集大学问家,大思想家,大宗教家,大实验家于一身矣! 其揭橥仙道内丹学,结合医药走向实用道路,主要之思想观念,及功法散见扬善半月刊及仙道月报中,俯拾皆是。 中年以后则独取人元清净,认为陈希夷,邵康节,黄元吉三先生之功法为修炼最佳之功法。既非参同悟真(栽接)之法,也非冲虚华阳(出家)之诀,非南非 北。不论男女性别,在家、出家、老中青年龄,皆适合使用。以庄子心斋坐忘为口诀,至达「守一处和」为终极。 从心息相依,调和神气,进入玄关。由后天阴阳神气合一返还先天阴阳性命合一,由修道而成仙,将肉身凡躯锻炼成带有中高能量之意识体。将色身融入法身, 最后达到身外有身死而不死,长生不死之超天地,脱轮回之理想神仙境界,创造另一种穿越时空、来去无碍的另类生命用来继续生命。
千古一笑
以天文学来讲,宇宙到底多大,没有人知道,以空间学来说,现世界到底有几度空间?以医学来讲,生命只有一次,以生物演化论,物竞天择,自然淘汰说, 天地生物皆由单细胞进化而来。此外,还有外星人,地心人,海底人之说,生命之最后是灯尽光销,人死神灭乎?以目前人类所拥有之智能,显然不足有正确及满意 之解释。佛教虽主三世六道,但,经精熟研究,似乎也显粗糙无凭,或论有神创造人或是人创造神之教,凡此种种,信者言是言有,不信者言非言无,俟百世之后,恐仍无定论。 而内丹学是以物质为初基,以功夫为手段,至达到将肉体转换为能量为目的。即以质能互换E=mc^2为原理。将肉体经过一些特定之锻炼,以达气化(能量化)为 目的之民族绝学。透过整体气化后,形成另一类生命,以带有自主性之能量体,永久长在,聚则成形,散则成气,长生不死的存在于各种时空中,为终极目标之学术。 宇宙中是否有畸零时空之存在,犹待未来科学证明,能量体是否具有特殊穿越空间的特质,亦需人类努力去突破的智障。惟粗浅的气功学,已多少能经科学仪 器检测加以证明,高深之静功学,则仍有待努力开展。先生生前对于仙学,无论造次颠沛,穷其一生仍戮力宏扬,震聋发瞶,振衰 起敝。无如生不逢时,不克大成,不能为现代内丹学留下活证。但根据其留下之研究心得报告,对古内丹学功法深入之探讨,已足够让后人对人体生命科学产生浓厚 兴趣。后继者,或将追寻先生研究之轨迹,继续深入,发扬光大,以期造福未来人类,甚至改变人类历史文化与文明。 台湾自一九四七年以来,由于陈撄宁先生之门人袁介圭先生之渡海东来,除将陈先生之学术功法授播于此,并结合当时之诸多有心先进,使得仙道学术正式流 传于台湾各个角落,一时风起云涌,方兴未艾。台湾仙道学术虽然来自大陆,袁介圭先生等拓荒启教,传承陈撄宁先生之法 。但亦非全然承袭,盖科学日新月异,研习繁衍多元,生理、心理学为之屡见创新,生化、或遗传科技仪器之迭有发明,历经学者们实验体认,功法方面或多少另 有创新,观念亦多少容有改辙。未来之内丹学,苟能结合医药,走向现代实用之路线,则其对现代人之健康及延长寿命,必当有一番理想、期待,及卓越之贡献。 期待未来真正有高成就的神仙家验证成功,藉以用来改造社会,造福人群,护国安民。庶不负此民族绝学,在人类历史文明中,所担负之区隔与定位!
叶武雄编记.中定子审定于一九九八年三月廿日
点击展开 点击收起

   相关推荐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