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勒泰文萃(第2辑) 杂文 李娟 新华正版
  • 阿勒泰文萃(第2辑) 杂文 李娟 新华正版
21年品牌 40万+商家 超1.5亿件商品

阿勒泰文萃(第2辑) 杂文 李娟 新华正版

17.63 3.8折 46 全新

库存8件

河北保定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李娟

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ISBN9787569929485

出版时间2021-03

版次1

装帧平装

开本16

页数160页

字数225千字

定价46元

货号xhwx_1202306713

上书时间2024-06-18

浩子书屋

八年老店
已实名 已认证 进店 收藏店铺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全新
正版特价新书
商品描述
主编:

1. 书作家李娟的遥远的向葵,带领人们真实感受阿尔泰山南麓戈壁、荒漠及物产的边疆特。2. 护林人记带领人们领略喀纳斯湖和喀纳斯山的奇特风光。3. 四季牧歌带领人们感受哈萨克人一年四季的风俗惯。4. 布尔津商贸往事等文章人尽览阿勒泰地区的社会交往、风土人情和壮美湖光山

目录:

时真
  遥远的向葵地(节选)
  护林人记
地域文本
  四季牧歌
  布尔津商贸往事
  重返白哈巴
  草原深处的石城
  可可托海二题
自然
  荒野精灵
流金岁月
  来自可可托海的思念
  童年的味道:糍粑谣
非虚构
  我的父亲母亲
行吟阿勒泰
  思念
  随省作协第四次援疆采风团赴疆集咏
  金山本草赋
  赵丽华组诗
  拥诗而眠(组诗)
  阿尔泰札记(组诗)
  如果,鱼的律诗
  阔别克雪山的云,落入人间(组诗)
  草原的故事(组诗)
  冬天的素描(组诗)
  对阿勒泰的回忆
  装散漫
  云居寺石经还记着尼赫鲁的惊叹
  众志成城——抗疫诗歌专辑

内容简介:

    本书共分为时真、地域文本、自然、流金岁月、行吟阿勒泰等几大栏目,描写了阿勒泰地区骑马、毡房、转场等传统生活场景,还有溪流、草场、蓝天白云等诸般美景,以及充满原始气息的牧场、徜徉在这方天空下的各族儿女向读者充分展示了阿勒泰地区的大美风光、各族奋发向上的精神风貌和丰富多彩的生活。

作者简介:

杨建英,男,北京人,现为新疆阿勒泰地区文联副、作家。作品散见于文艺报散文百家报光明报美丽乡村等报刊,曾出版散文集老山城、随笔集山城密码、报告文学集新疆脊梁。李娟,籍贯四川乐至县,1979年出生于新疆奎屯,长期居住在新疆阿泰勒地区。其文字明净纯粹,多围绕个人体验展现新疆阿勒泰游牧地区的生存景观,以清新之风引起了文坛震惊;曾在南方、文汇报等开设专栏,出版有个人散文集九篇雪阿勒泰的角落走夜路请放声歌唱,长篇写实散文冬牧场及“羊道”三部曲。曾获“文学奖”“上海文学奖”“朱自清散文奖”“天山文艺奖”等。

精彩内容:

    乌伦古河从东往西流,穿过阿尔泰山南麓广阔的戈壁荒漠,沿途拖拽出漫漫荒野中浓烈的一抹绿痕。
    大地上所有的耕地都紧紧傍依在这条河的两岸,所有道路也紧贴河岸蔓延,所有村庄更是一步都不敢远离。如铁屑紧紧吸附于磁石,如寒夜中的人们傍依专享的火堆,什么都离不开水。这条专享的河,被两岸的村庄和耕地持续不断地吮吸,等流经我家所在的阿克哈拉小村时,已经很浅窄了。若是头一年遇上降雪量少的暖冬,更是几近断流。因为在北疆,所有的河流全靠积雪融汇水流。这一年,正是罕有的旱年。上一年冬天的降雪量据说还不到正常年份的三分之一。
    还没开春,地区电台的气象广播节目预言:今年旱情已成定局。到了灌溉时节,田问地头,因水而引起的纠纷此起彼伏。大渠水阀边夜都有人看守。暖冬不但是旱灾的根源,还会引发蝗灾及其他严重的病虫害。大家都说,不够冷的话,冻不死过冬的虫卵。
    此外,大旱天气令本来贫瘠的戈壁滩更加干涸,几乎寸草不生。南面沙漠中的草食野生动物只好向北面乌伦古河畔的村庄和人群靠近,偷吃农作物。这也算得上是严重的农业灾害之一。然而,正是这一年,我妈独自在乌伦古河南岸的广阔高地上种了九十亩葵花地。
    这是她种葵花的第二年。
    葵花苗刚长出十公分高,惨遭鹅喉羚的袭击。几乎一夜之间,九十亩地给啃得干干净净。虽说远远近近有万余亩的葵花地都被鹅喉羚糟蹋了,但谁也没有我妈损失严重。
    一来她的地位于这片万亩耕地的边缘,直接敞向荒野,优选沦陷;二来她的地比较少,不到一百亩。没两下给啃没了。
    而那些承包了上千亩的种植大户,他们地多,特经啃后多少会落下几亩没顾上啃的。
    ——当然咯,也不能这么比较我妈无奈,只好买来种子补种了一遍。
    天气暖和,又刚下过雨,土壤墒情不错,第二茬青苗很快出头。然而地皮刚刚泛绿时,一夜之间,又被啃光了。
    她咬牙又补种了第三遍。
    没多久,第三茬种子重复了前两茬的命运。
    我妈伤心透顶,不知找谁喊冤。
    她听说野生动物归林业局管,便跑到城里找县林业局告状。林业局的人倒很爽快,满答应给补偿。但是——
    “你们了吗?”
    “?”我妈懵了,“啥意思?”
    “是拍照啊。”那人微笑着说,“当它们正啃苗时,拍张照片。”
    我妈大怒。种地的顶多随身扛把铁锨,谁见过揣照相机的?
    再说,那些小东西警觉非凡,又长着四条腿,稍有动静撒开蹄子跑到天边了。拍“正在啃”的照片?恐怕得用天文吧!之,这是令人沮丧的一年。
    尽管如此,我妈还是播下了第四遍种子。所谓“希望”,是付出努力有可能比接近放弃强一点点。
    说起来,鹅喉羚也很可怜。它们只是为饥饿所驱。对它们来说,大地没有边界,大地上的产出也没有所属。
    它们白天在远方饿着肚子徘徊,遥望北方专享的绿领域。夜里悄悄靠近,一边急促啃食,一边警惕倾听它们也很辛苦啊。秧苗不比野草,株距宽,长得稀稀拉拉,算是九十亩地,啃一晚上也未必填得饱肚子。
    于是有的鹅喉羚直到天亮了仍舍不得离去,被愤怒的农人发现,并驱车追逐。它们惊慌奔跑直至肺脏爆裂,后被撞毙。
    但人的子又好到哪里去呢?春天已经接近过去,眼下这片万亩耕地仍旧空空荡荡。
    无论如何,第四遍种子的命运好了很多。
    似乎一进入七月,鹅喉羚们熬过了一个难关,从此,再也没有见到它们的身影。
    它们去了哪里?哪里水草丰美?哪里暗藏秘境?这片大地广阔无物,其实,与浓茂的森林一样善于隐瞒。
    之,第四茬种子一无所知地出芽了,显得分外蓬勃。毕竟,它们是次来到这个世界。
    p3-5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正版特价新书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