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狩猎甲午 历史、军事小说 贾富军

狩猎甲午 历史、军事小说 贾富军

历史、军事小说 新华书店全新正版书籍

26.33 5.9折 45 全新

库存2件

河北保定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贾富军

出版社大连出版社

ISBN9787550503144

出版时间2012-07

版次1

装帧平装

开本其他

页数393页

字数100千字

定价45元

货号xhwx_1200330042

上书时间2022-10-07

浩子书屋

七年老店
已实名 已认证 进店 收藏店铺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全新
正版特价新书
商品描述
主编:

金县志载,甲午年间,寇于花园登陆后,金州有两名铁匠利刀袭击了师团长山地元治;金州城南三道沟村教书先生阎世开,宁死不给寇带路,被剖腹挖心仍骂声不绝;也有自发组织起来的老百姓,配合清军打击侵略者。还有史书载,寇在进犯金州途中,某村村长陈宝财带领五六十个村民用鸟、土炮、锹镐和木棍袭击了寇。范文澜所著中国近代史载,金州红帮组织在落凤沟设伏,袭击了寇,后因寡不敌众,战死,后人曾为他们立了一块石碑,但已经无找到贾富军的这部狩猎甲午,算是为那些在甲午年间不甘心当奴的人们,立一块碑。

目录:

章 儿相亲
第二章 谍影初现
第三章 指点迷津
第四章 出山惹事
第五章 谍狼窝
第六章 海王庙前
第七章 下饵钓鱼
第八章 小叫花子
第九章 意外收获
第十章 儿养伤
第十一章 官商勾结
第十二章 儿艳遇
第十三章 巧施连环
第十四章 叶子失踪
第十五章 千手老李
第十六章 儿当官
第十七章 撒网围猎
第十八章 犬牙交错
第十九章 谍影重重
第二十章 客栈遇袭
第二十一章猫斗
第二十二章 津门谍案
第二十三章 本浪人
第二十四章 对决
第二十五章 太后心事
第二十六章 狼窝锄奸
第二十七章 圣寿贡品
第二十八章 黄雀在后
第二十九章 棒槌酒馆
第三十章 匪窝遇险
第三十一章 归途遭灾
第三十二章 岸边巧遇
第三十三章 鬼子上岸
第三十四章 身陷虎
第三十五章 千钧一发
第三十六章 颠颠神了
第三十七章 鬼子进村
第三十八章 儿娶亲
第三十九章 血染凤凰
第四十章 荒唐寿诞
第四十一章 壮哉梅一
第四十二章 较量

内容简介:

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前夕,大连金州大和尚山脚下一个叫儿的年轻猎手,在次相亲归途中,意外地发现并得到了谍绘制的军事草图。为把地图送给前来旅顺校阅水师的北洋大臣李鸿章,年轻的儿走出大山,初涉江湖,与山狸猫等热血兄弟相识,与女扮男装的本间谍源叶子相遇,从此陷入了谍影重重、危机四起的保家卫国斗争中狩猎甲午视野较为开阔,以极具地方特和风情的笔,展示了清末辽南以及长白山的风土民情,有浓郁的地方特,同时也生动地刻画了一系列有血有肉、个鲜活的草莽英雄形象。狩猎甲午的作者是贾富军。

作者简介:

祖籍山东登州府黄县,籍贯辽宁熊岳。

精彩内容:

    儿的手指扣在了的扳机上。他打猎,从来不瞄准,眼睛只盯着猎物。蓦地,见两匹狼蹲在一块石砬子上,前爪拄地,头高高地向后昂起、昂起,长长的嘴巴发出“唔唔――唔嗷一”的嗥叫声,声音朗润,响彻山谷。 儿心下一紧,心想撞见鬼了,这群狼真要下狠茬儿! 他的手指紧贴在扳机上,有点汗渍渍的,心直扑腾,暗忖:除非能瞬间置群狼于死地,否则不能轻易开。这大雾天,要做到一下子灭掉群狼,不可能!老天爷呀,快点说话――我该啥时候开?! 雾,像变戏的手中那方薄薄的手绢,谁知道手绢后面还有啥东西。 奇怪?那山狼偏不怕人,两眼望天,一边嗥叫着,一边潇洒地转动着毛茸茸的脑袋……儿定睛一瞧,认出这两匹狼来,兴奋地高声叫道: 大宝、二宝――是你们俩吗?快滚过来! 仿佛听见老友的召唤,两匹狼欢实地飞奔过来,粗壮的尾巴使劲地摇晃着,抽得儿裤腿“叭叭”直响。儿扔下,一手抱一个滚在一起。见到山狼跟主人这般亲热,围亮亮伫在一边,有些妒忌地抽了抽鼻子,哼哼了两声。 这两匹山狼跟儿结识快两年了,说起来还真有点因缘。 在这辽东的大山里,猎人们都喜欢穿一种特殊的狼皮背心。这种狼皮背心穿在身上或者铺在身子下面,暖和,还有报警的作用:一有风吹草动,狼毛便立刻硬挺扎人。这种狼皮在死狼身上得不到,非得从活狼身上扒下来,而且整个过程需要技巧、耐心和狠心。首先,猎人要踩点找到狼窝狼洞,待大狼生下小崽后,趁大狼出去觅食时,偷偷地溜进狼洞,学着大狼的叫声靠近小狼,然后用一根钢针,将小狼的眼睛挨个扎瞎,再退出。大狼叼着食物进洞后,照常一地喂它们。可大狼始终弄不清,小狼为什么看不见东西并不时地痛苦呻吟。等一个夏天过去,深秋时,瞎狼一个个长成了大狼,但它们瞎,不敢出洞,这时猎人要趁老狼不在时再次溜进洞去,将瞎狼一只只装进袋子,回来吊在树上活着剥下狼皮,然后做成背心或者褥子…… 老猎手李大个子跟儿说起这事儿时,还显摆地让儿看他身上的狼皮背心。儿看那狼毛发出蓝幽幽的光泽,手一摩挲,柔柔的又有弹,心中喜欢,说道,这有啥难!等我给老爹和自己都弄一件这宝贝穿穿。李大个子说,儿别逞能,黄嘴丫子未褪,等你长大了再说吧。 儿不听邪,立刻踩点侦察。十天后,儿钻进了一个狼洞,用烀熟的野兔肉把两只小狼崽子逗引出来,这两个小肉乎蛋真是甜乎人,把儿当做了狼妈妈,直往怀里拱,不住地他的手和脸。玩了这么一阵子,儿喜欢得了不得,怎么也下不去手用针去扎狼崽子的眼珠子……怕大狼回来,他赶紧把狼崽子扔进洞里去,用松枝扫净脚印走了。过了一阵子,儿又想起那两只狼崽子,心里怪痒痒的,便又带着烀熟的野兔肉去偷偷探望它们。一来二去,他们成了朋友。儿见一只狼眉心上方有一黄点,是三只眼,便说三只眼是二郎神,武艺高强,连孙悟空都打不过他,算是老大,叫大宝;另一只狼是双眼上方均有一黄点,是四只眼,叫二宝。 有,儿又去看大宝和二宝。在距离狼洞有半里来路的地方,听见一声声凄惨的狼嗥。儿闻声靠近过去,发现原来是一匹山狼被猎人下的夹子夹住了腿,狼的嘴丫子流着血,显然是为了逃命,猛劲啃铁夹子弄的…… 儿仔细观察那匹山狼,肚子底下的鼓胀胀的,奶水还不住地向外渗着。心想,莫非这匹母狼是大宝、二宝的娘?如果是的话,母狼要是死了,大宝和二宝得饿死。他是从小没了娘亲的人,对失去母亲的滋味比谁都清楚。他打定主意,要解救母狼的命。他试图缓慢地靠近母狼,但每前进一步,母狼都会呲着尖利的牙齿,发出“唔唔”的低吼,准备跟他玩命! 这子不灵,儿心想,得先建立点感情,才能靠近它。他从背囊中拿出事先给大宝、二宝吃的野兔肉,扔到山狼的跟前。山狼十分狡猾,连看都不看一眼,两只眼睛射出凶巴巴的光芒…… 这招也不行。儿灵机一动,心想母子连心,这时候母狼很关心的,是自己的小崽子。他迅速离开了这儿,跑到狼洞那里,把大宝、二宝抱在怀里,又跑了回来。他想,万一这两只小崽子不是它的儿子,事儿办砸啦,母狼肯定会掏了这两个小东西。可要是不这么做,没解救母狼……只有赌一把了! 他把小狼崽撂在地上,用树棍把它们往前推。小狼崽嗅觉十分灵敏,早巳嗅到母狼的气味,都迫不及待地爬过去,拱到母亲的肚子底下, “咕叽咕叽”地吃起奶来。儿坐在地上,欣赏着这一家子的天伦之乐,心里很是受用。更令他高兴的是,母狼的心情也好了,叼起地上的野兔肉,大大地吞吃起来,眼睛里的光也变得柔和了许多。 过了许久,儿把放在地上,空手缓缓地凑了过去。他盯着狼眼,一步步地靠近,母狼也不错眼珠地盯着他,大张着嘴,半伸着舌头,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 儿伸出一只手,轻轻去抚摸那条受伤的狼腿,还好,狼的眼神是温和的,似乎读懂了儿的来意。儿大胆地开铁夹子,发现狼腿靠爪子的地方已经断了,鲜血直流。他马上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瓷瓶,那里面装着上好的止血药,洒在伤处…… 母狼弯起这条伤腿,兴奋得长嗥几声,又用发烫的舌头不住地着儿的手。那两只小崽子显然也熟悉儿的气味,哼哼着朝他拱过来。过了一会儿,母狼一瘸一拐地领着两只小崽子向自家的山洞方向奔去。 一晃两年过去了,狼崽子长成了大狼,儿也有半年多没见到它们了,想不到在这儿不期而遇。瞥见四周还有几匹狼伫着,儿心里明镜一般:大宝、二宝出息了,竞成了这群狼的狼王。要不是大宝、二宝,这大雾天,让狼群跟踪围住,真是凶险得很呀! 疯玩了一阵子,儿搂了搂大宝、二宝湿漉漉的身子,站起身来说,回去吧,算我欠你俩一份情!别再送了―― 大宝、二宝依依不舍,尾随其后。儿见状大声说,快回去吧――我有事儿,不陪你们玩了! 大宝、二宝终于停下了脚步,眼巴巴地望着儿一行。儿回转过身子,有些感动地大声说: 大宝、二宝,你们是想问我干啥去吧?我――儿,去相亲,是去看媳妇,懂了吗?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行了,说多了你们也不懂,哈哈哈…… 大宝、二宝双爪拄地,头又高高地昂起,长长的嘴巴里发出“唔――唔嗷――”的嗥叫声,不同的是,那声音悠扬,有点贺喜的意味。 儿听了,挥挥手,走了。转过一道山冈,一阵泛着海腥味的南风掠过,浓雾如同一片片薄丝飞也似的散去,儿顿感天地清爽,心情为之一振,再回头看去,哪里还有山狼的影子。 儿去凤凰村相亲,是三天前老爹黄大河在金州城跟吴长贵老汉订下来的。今年二月二刚过,黄大河郑重地对儿子说,儿,你也老大不小了,上秋娶媳妇成家吧。 儿回答说不急,我才十七八岁。再说,眼边前的村屯、堡子,没见过可心的姑娘,往后再说吧。 黄大河叹息一声说,你是还没野够哩。要不是家里你一根独苗,我也不指望你早早结婚成家。这家里头要是没个女人撑着,不像个家样儿。 儿说,老爹,要不你去找个老伴儿吧―― 放屁!你别跟我耍贫嘴,要找,老子十多年前找了。黄大河缓了气说,邻近没有可心的姑娘,怕啥?金州城这么大,还怕说不上好媳妇?到时候非让你挑花眼不可。说完,又嘀咕道,凭我这儿子,虎头虎脑的,谁家闺女嫁过来,还不烧高香呀! 儿咧嘴“嘿嘿”地笑道,我……我有那么厉害吗?不瞒老爹说,我一见到这些小脚女人,心里揪得慌。咱村的李二妈、楚大娘,那算是能干的,可小脚一走三晃,全凭两个脚后跟扭来扭去,天天喊脚疼―― 胡扯!大脚女人有什么好……走起路来“嗵嗵”直响,多寒碜!老爹有些生气地说,旗人家女子放脚,是天足,可跟咱们不搭界。满汉不通婚,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小脚有小脚的好处,往后你知道了,你认命吧―― 命,啥是命?儿反驳道,、鱼找鱼,虾找虾,才是命。我是个大脚男人,为啥非得娶个小脚女人?像是狼,咋能找个兔子当媳妇?! 老爹一阵咳嗽,用烟袋杆指着他说,你……你非得跟我搅牙(方言,指不听话、不顺从、没事找事)较劲是不是? 儿打小没了娘,与老爹相依为命,凡是遇到跟老爹意见相左的时候,从不惹老爹生气。看老爹动了气,便忙缓和气说,得得得,算我是胡嘞嘞,行了吧!不过,你要是硬给我找媳妇,有一个条件你得答应才行。 说吧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正版特价新书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