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米芾章吉老墓志(有函套)
  • 米芾章吉老墓志(有函套)
  • 米芾章吉老墓志(有函套)
  • 米芾章吉老墓志(有函套)
  • 米芾章吉老墓志(有函套)

米芾章吉老墓志(有函套)

98 8.3折 118 八五品

仅1件

江苏南京鼓楼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米芾章吉老墓志》编委会 编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6-08

版次1

装帧精装

货号001

上书时间2021-11-30

尚儒书店

十年老店
已实名 已认证 进店 收藏店铺
  • 店主推荐
  • 最新上架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八五品
图书标准信息
  • 作者 《米芾章吉老墓志》编委会 编
  • 出版社 上海古籍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06-08
  • 版次 1
  • ISBN 9787532544080
  • 定价 118.00元
  • 装帧 精装
  • 开本 8开
  • 纸张 胶版纸
  • 页数 33页
  • 丛书 翰墨瑰宝·上海图书馆藏珍本碑帖丛刊
【内容简介】
  《章吉老墓志》,全称《宋无为章居士墓志铭》,周绅(生平未详,职官见本志)撰铭,陈敦复(生平未详,职官见本志)篆盖,北宋著名书法家米芾书丹。
  墓主章吉老,讳迪,字吉老。考铭文“以绍圣(北宋哲宗朝年号)丁丑四月九日卒于家”及“享年七二十有九”诸文字,可章迪生年为公元一〇一九年,即北宋真宗天禧三年;其卒年则为公元一〇九七年。又据铭文“其先豫章人,后徙家无为军”语,可基本确定其祖籍为豫章即今江西南昌一带。然“豫章”地名史有多说,但既云“徙家”,当特指远迁,故以江西豫章的可能为大。
  章吉老曾祖名宏,祖父名羽,父名绪,世代“隐居不仕”。吉老精通岐黄,尤擅针砭,有起死回生之妙。他赈济贫弱,声张正义而不依附权贵,因而“以医独步淮右,而当世闻人略相识焉”(见本志文),是一们医德医术俱高且有口皆碑的名医。
  据志文又可知章吉老墓原址在别处。徽宗崇宁四年(一一〇五)九月初二日,即吉老殁后第九年由其子章济迁葬于“无为县温良里之原”(今安徽省无为县)。据清顾浩修、吴元庆纂《无为县志》卷三十五记载“墓在无为州城西数里”,应可征信。
  《章吉老墓志》原石早已湮灭。据张彦生《善本碑帖录》记载,其所见该志拓本有二:一为一九七四年春由北京文物商店收复,是册“裱装本,约三十二行,行廿六、七、八字”,“拓本自十行末起由下而上斜裂一道。此本有毛怀(清收藏家,字意香)跋云起唐入晋之作,惟为老能之。铭于二字羊欣复生,吉老墓表近多拓本,而墓志所见祇此一种。吾友秋村吴省斋称博雅,俱未之见”。又跋云“余有火颠书《章吉老墓表》已属稀少,此墓志尤为罕见,笔意古雅,不减羊欣,实乃翁合作《龙井记》”(按,此应指米芾早年书《方圆庵记》)。询之识者,此本今已不知下落。张彦生双记,“在上海博物馆见一本,所见只此二本”。张公所记此本,即此次刊印之上海图书馆藏明代拓本。是册装裱本,共十三天,册高二十九点四厘米,宽十六点六厘米。碑文计十二开,帖芯高二十六厘米,宽十三点九厘米,原刻陈敦复篆额已佚。本册面板有近代大鉴赏家褚德彝(一八七一──一九四二,原名仪,因避溥仪讳改为彝,号礼堂,浙江余杭人)辛未(一九三一)三月题签。拓本有杨经、陆树声、唐翰题、蒋祖诒等人鉴藏印,末有唐翰题跋、王同愈观款等,棰拓精良,字口清晰,墨色黝黑如新,系现今可见之最佳拓本,唯装裱时文字次序略有颠倒。
  另《穰梨馆历代名人法书》(清光绪八年陆心源撰集,胡镢摹刻)卷三也摹刻有《章吉老墓志》,初经比勘,其底本极可能是上海图书馆所藏拓本,帖中亦刻有相同的“杨泾秘宝”、“杨巨济枕中秘”等印章,且各面行款亦相同,唯首行墓志题名两行必作一行,另加刻“米南宫书”一行标题。此外,《穰梨馆历代名人法书》刊刻时,补正了文字漫漶和装裱次序的倒错,即将第九开左半与第十天右半对调,第十开左半与第十一天右半对调,帖尾加刻了光绪十六年胡镢题跋。
  《章吉第墓志》详尽记载了墓主章迪的生平事迹及时人对其之称誉,是一篇珍贵的历史文献。尤为难能可贵的是,铭文书法出自“宋四家”之一的大书家米芾的手笔,是一件流传有绪并呈现米芾晚年书风的不朽名迹。
  米芾(习作一〇五一──一一〇八),四十一岁名黻,字符章,别署火正后人、鹿门居士、襄阳漫仕、海岳外史等。世居太原,后迁襄阳(今湖北襄樊),中年后定居润州(今江苏镇江)。今据《宝晋山林集拾遗》卷四米芾“余年辛卯……余生辛丑月”自述,可知辛卯辛丑月为该年阴历十二月,公历盖已跨年,则米芾确切的生年当为公元一〇五二年。
  米芾天资超迈,行为怪异,一生颠沛且官位卑微,但他在书法史上的成就却举世公推。他笔法精熟,笔势健旺,结体奇险多姿,气息高古,自成一家。而其广博的闻见和深邃的鉴赏眼力,使他成为中国书法史上不可多得的旷世奇才。年长米芾十五岁的“唐宋八大家”之一及“宋四家”之首的北宋文坛和书坛大家苏轼傲视群雄,但他对晚辈米芾的书法却由衷激赏,曰“风墙阵马,沉着痛快,当与钟、王并行,非但不愧而已”,向被允为对米芾书法至高的评价和千古不易之论。
  行书,是米芾最擅长的书体,而他最为得意并自负的是“小字行书,有如大字。唯家藏真迹跋尾,间或有之,不以与求书者。心既贮之,随意落笔,皆得自然,备其古雅”(米芾《海岳名言》)。米芾书写《章吉老墓志》时已五十五岁(徽宗朝崇宁四年),正是其书法艺术炉火纯青的巅峰时期。是年他適在无为军任,翌年又被诏为书画两院博士赴任京师。想必是米芾名满天下上书名和传奇之通的精神火花。尽管米芾与吉老从未谋面(见本志“吾友周元章〈即周绅〉撰埋志”及“吾不及识君”语可知),但他欣然允诺命笔书丹,心他最擅长的行书小字写下了这篇“锋势备全”的传世杰作。此后第三年,章氏后人又请米芾书《章吉老墓表》(大字行书),信非偶然。而《墓志》书法之优于《墓表》,则双可信米老之自评不妄。
  米芾章吉老墓志》首次出版,原大原色彩印。《章吉老墓志》是米芾晚年最为得意之小字行书的不朽名迹,其笔法精熟,锋势齐备,书峰随意自然,沉重古雅。本贴刻工精良,传世稀少。此为明初拓本,是现今可见之最佳拓本。
【目录】
前言
米芾章吉老墓志
点击展开 点击收起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