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生的枷锁 外国文学名著读物 (英)威廉·萨默塞特·毛姆(william somerset maugham) 著;黄水乞 译 新华正版

人生的枷锁 外国文学名著读物 (英)威廉·萨默塞特·毛姆(william somerset maugham) 著;黄水乞 译 新华正版

外国文学名著读物 新华书店全新正版书籍

23.9 4.0折 59.8 全新

库存87件

湖北武汉其他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英)威廉·萨默塞特·毛姆(william somerset maugham) 著;黄水乞 译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社

ISBN9787505737754

出版时间2016-08

版次1

装帧平装

开本32开

页数654页

字数565千字

定价59.8元

货号xhwx_1201349192

上书时间2020-11-12

布克布克图书专营店

已实名 已认证 进店 收藏店铺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全新
正版特价新书
商品描述
英国当代的小说家和剧作家威廉·萨默塞特·毛姆,于1874年诞生于国巴黎。他的父亲罗伯特?毛姆是个富有的律师,母亲则以她的美貌和出的社交能力闻名于巴黎。父系而论,毛姆的祖籍是爱尔兰,曾祖父把他祖父罗伯特?阿曼德送到伦敦来“碰碰运气”。祖父学律,在伦敦很快便发迹起来,成了一位颇有名气的不错庭律师,他的祖母也受过良好的教育。毛姆的父亲罗伯特?毛姆是八个兄弟中的长子,是一名初级律师,同时也是作家与编辑。罗伯特?毛姆酷爱艺术、文学和社交,他拥有藏书丰富的家庭图书馆,是个精通世故的人。至于毛姆的母系方面,英谱学家史密斯将其追溯到英格兰爱德华一世。
毛姆儿童时代随双亲居住在国宽敞的公寓,八岁以前他是很的。毛姆在六个全是男孩的家庭中排行小,他常常跟大哥们到卢森堡和罗浮宫,从小熟悉家中和画廊的艺术品,深受艺术的熏陶。家里虽然有英庭教师,但孩子们却全讲语。他们与国小朋友一块玩耍、嬉戏,几乎是十足的国孩子。
1850年,毛姆的父亲被任命为英国驻巴黎大使馆的律师。毛姆八岁时,善良、风趣、慈爱的母亲伊丽丝因患肺病,不幸去世。毛姆小时候有两个哥哥很小夭折,其余的三个在他四岁时被送回英国寄宿学校念书。因此,毛姆的母亲有四年的时间集中疼爱他一人,伊丽丝?毛姆为儿子创造了一个充满母爱、保护和安全的环境。
毛姆在母亲去世后离开了国学校,每天被送大使馆附的英国牧师家里。毛姆一直热爱国,他说:“是国教育了我,她教我重视美、荣誉、智慧和机智,我写作。”他在那儿觉得如鱼得水,毫无拘束。
两年后,即毛姆十岁的时候,他父亲因患癌症去世。这时,大哥查尔斯继承父业并掌管全家的财务,二哥上了剑桥大学,后当上大官,成为哈特菲尔德郡的毛姆子爵。
而此时的毛姆被寄养在肯特郡惠斯特伯尔伯父家。伯父亨利?毛姆是万圣牧师,伯母索菲生于德国,无生育。这里很少听到笑声,宗教义务被视为一种自然则。毛姆感到孤单、不快,伯父则认为他执拗,他的腼腆被视为绷着脸不高兴。在自己家里,毛姆吃的毛病并不突出。可是在这儿,这个半外国化的孩子却忍受着严重的语言缺陷的痛苦,这一缺陷又增加了他的害羞及与他人的隔绝。在小说《人生的枷锁》中,主人公的缺陷被改为畸形脚。毛姆在小说中所描述的伯父的形象是缺乏公正的,伯父并不是坏人,只是脾气古怪、自私、呆板罢了。伯母是个慷慨、软心肠的人,她把毕生的精力用来伺候丈夫。
惠斯特伯尔是座有着两千多年历史的繁忙港市,以盛产海蛎闻名。尽管有上流社会的种种,使毛姆与现实生活相隔绝。但他常常背着伯父,溜到港和海滩,观察工人、渔民和流浪汉的被禁止的“粗俗行为”。每年深秋,当人们涌向肯特郡农村,帮忙采摘蛇麻子时,威利(毛姆)常常骑自行车到农业工人及其家庭临时搭建的帐篷周围,对他们无忧无虑的游牧式的生活感到既好奇又羡慕。他伯父不时地警告他,千万别跟这些农业季节工人及他们那些皮肤黝黑、不讲卫生、粗野放纵的孩子们接触。毛姆的这一经历再次表明了,现实的火热的生活是文艺创作的重要源泉。
少年毛姆入离牧师住宅大约七英里的皇家公学念书。这所学校当时注重经典著作和游戏,学生大部分是绅士子弟,他们残忍,做事不顾后果。中学时代给毛姆留下了痛苦的回忆,不过,在他上了年纪的时候,却能够客观地对待这些。他将《兰贝思的丽莎》和《卡特琳娜》——他的部和后一部小说的手稿赠给这所公学,并对这所学校多次。毛姆曾风趣地说:“当我年轻,并大量旅行之后,我发现全世界都讨厌英国人,因为他们的等级观念太强、性格太傲慢了。我认为,英国公学应对此负主要责任。因此,我向校长建议,我应该拿出一笔钱来培养一个劳动的儿子。然而这项计划告吹了,原因之一是当父母的似乎不愿意让他们的孩子受污染。因此,几年后,我说这笔钱应改为他用,故修建了科学楼。”
毛姆十七岁时坚决违背伯父要他上牛津大学及当牧师的愿望,在伯母的安排下,毅然前往德国,在古老的海德堡大学待了一年。这是他成长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他利用该大学的授课、图书馆和学术环境,享受到一种未曾有过的自由。他旁听库诺·费雪的哲学,次观看了易卜生、休德曼、白克的戏剧。同伴们把他引了艺术、诗歌、戏剧和友好争论的乐趣中,毛姆深为环境之美所感动,对旅行开始感兴趣,并终生从未间断。回国后,他决心当作家,遭伯父的反对后便签约给会计师当学徒。但他对此不感兴趣,两个月后便辞职了。
1892年,毛姆以“终身学生”的身份入伦敦圣托马斯医学院。他学不够用功,只足以应付考试。他结交的朋友不是医学院的同学,而是画家、音乐家、作家等。这时,他涉猎英国文学和欧洲文学,为写小说搜集人物、轶事和情节的素材,而在他的笔记本上从未提及医学之事。二年级期末,毛姆做了门诊部的助理医生,曾为六十三个孩子接生。在这里,他看到了被剥去斯文和虚伪外衣的赤裸裸的生活,目睹了贫困、饥饿、疾病、苦难、失望和恐怖,同时也看到了勇气、无畏和希望。他在医学院五年级时便根据病历,写出部小说《兰贝思的丽莎》。尽管他取得医生资格之后从未行医,但对自然科学的学与研究,使他尊重科学方;他本人的现实主义和唯物主义的天然倾向,又使他免于陷入当时唯美主义和为艺术而艺术的死胡同。
毛姆二十三岁时便写出自传体小说《斯蒂芬·凯里的艺术气质》,因没有一家出版社愿意接受而将手稿搁在一边。过了十四年,在戏剧方面出了名之后,他又回过头来写《人生的枷锁》。他认为当时《艺术气质》未出版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花两年时间写成《人生的枷锁》后,次世界大战已经爆发。毛姆在国加入一个红十字会组织,当过裹伤者、救护车司机、特工人员,后又被派往美国执行情报使命。
毛姆四十二岁时与西里亚结婚。西里亚是亨利?韦尔斯的前妻。毛姆与她生有一女,取名丽莎。十一年后毛姆与西里亚离婚,毛姆在文学上的成驱使他漫游世界,也许这是他不成功的婚姻的主要原因。
1920年至1930年被认为是毛姆创作的黄金时代,他广泛地、不断地旅行。文学上也是他多产的十年。有光彩夺目的喜剧《圈》《坚贞的妻子》和《养家糊的人》;有游记《客厅里先生》;小品文集《中国见闻录》、论文集以及好的小说之一《寻欢作乐》等。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国于1940年春被德国占领,毛姆也上了纳粹宣传家哥贝尔的黑名单,被视为新秩序的主要敌人。后来,他回到英国,被派往美国担任宣传和友好的亲善使者。不久美国也介入战争,毛姆便住在美国,创作了《黎明前的时刻》和《刀锋》,并于1946年返回国。
1950年以前,他计划要写出后四部小说,结果只写了三部,它们是《刀锋》《当时与现在》《卡特琳娜》。第四部他本想回到部小说中反映贫民区的主题上来,但由于“情况已改变了”,因此,他说已完全实现了自己的抱负,乐意此引退,把后这部小说留给愤怒的青年去写。紧接着的十年,毛姆主要致力于论文创作,多数为文学评论,职业创作方面的活动基本上结束了。
毛姆毕生著述甚丰,在长达六十五年的创作生涯中,共写了二十部小说、二十六个剧本、十一部非小说类文学作品和一百二十多篇短篇小说。如今,毛姆的剧本还在世界各地剧院上演,他的书共拍过十几部电影,他的短篇小说有八十多个被搬上屏幕,他所有的著作都在美国再版,还被译成文。毛姆成了受欢迎的作家之一。
毛姆晚年荣誉接踵而至。早些时候,他接受国土鲁斯大学的名誉学位;1939年他在巴黎荣获国荣誉勋章;1952年获牛津大学名誉学位;1954年加里克历史俱乐部设宴纪念他的八十寿辰。在这个俱乐部漫长的历史中只有狄更斯、萨克雷、特罗洛普三个成员获此殊荣。同年,英国广播公司出现了毛姆的活跃季节;也在这一年,他受到伊丽莎白女王的接见,并被授予荣誉勋章;1958年毛姆当选皇家文学学会副会长;1961年毛姆被皇家文学学会提名为英国文学指南的前五名作家之一。在本,毛姆被捧为英国作家中仅次于莎士比亚的文学巨匠。难怪毛姆将自己的一生比喻成有着愉快结局(大团圆)的一部小说或剧本。1965年12月16毛姆在他的别墅逝世,终年九十一岁。他的骨灰葬在他捐赠的皇家公学图书馆墙下。
世界上许多不朽的名作都不是应景文章,而是作家非写出来不可的。在毛姆为数众多的长短篇小说、剧本、游记、非小说类文学作品中,《人生的枷锁》也许是作者不得不写的一部小说。毛姆在《人生的枷锁》的序言中这样写道:“正当我成了当时受欢迎的剧作家时,我又开始被过去生活中那些丰富的回忆萦绕了。它们如此频繁地出现在我的睡梦里,出现在我散步时、排演中和宴会上,以致成了我很大的精神负担。因此,我想,摆脱它们的办,是把它们统统写一部小说里。”
毛姆后来说:“此书问世后,我发现自己永远地摆脱了过去一直折磨着我的痛苦和不幸的回忆。”然而,1946年毛姆应邀为盲人灌唱片,朗读《人生的枷锁》章时,他因情所感,竟然泣不成声而中断,无念下去。因为这勾起了他对那些无摆脱的心灵创伤的回忆。
《人生的枷锁》1915年在英国出版时并未受到应有的重视。这时,次世界大战爆发,每个人都失去自由。人们有着比《人生的枷锁》的主人公更需要心的事。《人生的枷锁》能在美国出版,则是出于机缘。专出英国书籍的美国出版商乔治?多兰把《人生的枷锁》带回美国考虑出版,可是嫌它太长了。恰好有他太太感冒,要拿一些书来打发时间,她看了《人生的枷锁》后欢喜不已——正因为它长,可以消磨时间,于是便决定出版。
小说出版后,西奥多?德莱塞在《新共和》杂志发表了一篇热情洋溢的评论。他在《如一个现实主义者所看到的》评论中,告诉读者此书在英国和美国是如何被接受的。他说令他吃惊的是,英国的评论几乎一致采取轻蔑态度,抨击其道德的及社会的动机。而在美国,大多数评论家们都看到了它的真正价值,并加以阐述。德莱塞认为,《人生的枷锁》不失为一部极为重要的作品,并一直被当作一部重要著作来对待。简洁的经历、梦想、希望、忧虑、幻灭、破裂,以及一位饿汉的哲学探索,它是彷徨者的指路明灯。什么也没有遗漏,作者像是出自内心的喜悦而写作。作品具有真实地表达内心世界的热切愿望的特征。
德莱塞结道:“毛姆所编织的的人生图案确实是这样的。人们觉得犹如坐在一块漂亮的夕拉兹(伊朗)地毯,或一块贵重的、花纹复杂的达格斯坦(俄罗斯)地毯面前,赞叹着,抚摸着,体味着它的调。或者,犹如一名艺术大师,施特劳斯或贝多芬,刚刚奏完一曲优美的交响乐,其音符以令人难以捉摸的旋律响彻天空,悠扬着,消逝着……读者看到的,是一块编织着生活的苦与乐的地毯。实际上,我们可以跟一个扛着十字架的人边走边谈。”
经德莱塞的评论之后,《人生的枷锁》立刻在美国赢得了大批读者的赞赏。正因为《人生的枷锁》的成功是由于美国作家同行及整整一代美国读者的帮助,毛姆于一九四六年将该书的手稿赠给美国国会图书馆。毛姆说:“英国人的说来是诚实的,他们不喜欢负债。可是有一项他们永远也无偿还,那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妇孺因怕德国入侵而逃到美国时,美国对他们的善意与慷慨。因此,我将手稿赠给他们,不仅代表我个人和家庭,而且还代表曾在彼岸避难的全体英国同胞。”
《人生的枷锁》是一部自传体的小说,生活本身是好的小说家和好的传记作者。现实生活每、每时都在塑造着成千上万的小说和传记,只是生活本身并不去写它们,除非偶尔涌现出一位生活的塑造者来描绘生活,毛姆是这样一位生活的塑造者。同类小说还有卢梭的《自白》、塞缪尔?勃特勒的《众生之路》、阿诺德?贝内特的《泥水匠》、查尔斯?狄更斯的《大卫?科波菲尔》及戴?赫?劳伦斯的《儿子与情人》等。
《人生的枷锁》也是一部关于学徒期或启蒙期的小说。小说描述了一系列的历险事件。年轻的主人公在历险中达到了某种程度的成熟。这类小说通常强调其精神上或智力上的发展,而不是外部的行动。主人公经过种种不愉快经历的洗礼之后,变得更加纯洁、高尚了,通过这些磨难他终于找到了自我和生活中适当的位置。
《人生的枷锁》仍属传统的小说,即所谓“教育小说”,其集中表现了两方面的主题:一是幻想与情欲对人生的束缚;二是“机会是盲目的,人生无常”,然而人生却能编织成各种各样彩斑斓的图案。小说的前半部分着重于表现“真与美”的主题,后半部分则着重于表现“善”的主题。
在这部充满哲理的小说中,主人公是一个在精神和身体上都有缺陷的年轻人,毛姆计划让不幸发生在身上。他目睹,不断地寻求人生真理;只有他是小说主角,后为了收场才设计出女主角萨利。
这种故事自费尔丁时代以来一直是小说的一个主题。但毛姆的《人生的枷锁》比同类小说拥有更广泛的读者,其主要原因是《人生的枷锁》详细地剖析了人类与生俱来的各种形式的枷锁。这是毛姆对现代自传体小说的新贡献。
经历过的人生枷锁包括家庭、宗教、情欲、金钱、职业及寻求人生意义等诸多方面。其中,引人注目的莫过于情欲方面的感情枷锁了;其次是传统的、不容置疑的宗教信仰的枷锁及有关金钱和寻找职业方面的枷锁;后,是寻求人生意义方面的枷锁。
在情欲方面,共接触过四个女人。与比自己大二十多岁的老处女威尔金森小姐的那段风流韵事,实在描写得既丑恶又滑稽,有一家出版商因这一情节而拒绝出版——公共图书馆不喜欢这样的情节。与业余作家诺拉?内斯比特的友情,甚至与准备与她结婚的萨利的关系都是短暂的、而过的描写。他并不爱诺拉或萨利,对于她们,他有一种可控制的或者有意怂恿的感情。《人生的枷锁》中描述的“爱情”,实质上指他与荡妇米尔德里德的感情纠葛,对她的感情是一种难以抑制的感情,这种感情使他与自己所憎恨的荡妇结下了不解之缘。所以《人生的枷锁》中的“爱情”实际上是一种丢脸的枷锁,女人则是圈套或诱惑。
与米尔德里德的感情纠葛大致可分四个阶段。阶段她待他“冷若冰霜”,的自尊心受到伤害,于是他不禁想报复,直至她失约并宣布与德国人米勒结婚结束。第二阶段以米尔德里德被米勒抛弃,又厚颜无耻地与的同学格里菲思私奔,使对情欲桎梏的感受达到高潮,也使蒙受着极大的痛苦和感情上的创伤。第三阶段指接纳“残缺不全”的米尔德里德同住(“无性同居”)。这时,一想起米尔德里德的往事感到恶心。实际上他这时对她已没有恋情,只剩下同情了。后阶段指米尔德里德“破釜沉舟”,砸烂的家当,离他而去,重旧业。后来再次遇到她,对她浑身染上性病感到恐惧,只能帮她治病,再三警告她这是罪恶。可是她不听劝告,并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而这时已不觉得痛苦。米尔德里德的故事是作者被迫写出来的一系列冗长、沉闷和痛苦的情节。倘若毛姆没有驱除难以忍受的、无摆脱的记忆的愿望,是写不出这么令人痛心疾的往事的。根据获普利策奖的美国作家特德?摩根在《毛姆传》中披,《人生的枷锁》中米尔德里德的雏形原来是个男青年,这也从另一个侧面揭示出毛姆早年的同性恋倾向。
二〇一四年五月于厦门大学北村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正版特价新书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