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原理及其推论(民国十四年出版,爱因斯坦著,该书价值很高,本网站孤本)
  • ★相对原理及其推论(民国十四年出版,爱因斯坦著,该书价值很高,本网站孤本)
  • ★相对原理及其推论(民国十四年出版,爱因斯坦著,该书价值很高,本网站孤本)
  • ★相对原理及其推论(民国十四年出版,爱因斯坦著,该书价值很高,本网站孤本)
  • ★相对原理及其推论(民国十四年出版,爱因斯坦著,该书价值很高,本网站孤本)
  • ★相对原理及其推论(民国十四年出版,爱因斯坦著,该书价值很高,本网站孤本)

★相对原理及其推论(民国十四年出版,爱因斯坦著,该书价值很高,本网站孤本)

600 安徽芜湖镜湖

七五品 库存1件

作者爱因斯坦原著,文元模译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1925-03

装帧平装

开本32开

货号储藏室书橱下节1层

上书时间2009-02-15

  • 店主推荐
  • 最新上架
★饕餮飞龙古砖(汉晋古砖。龙自古便是能够通天的神物,是神灵的象征。饕餮巨口大张,仿佛吞噬着大地上的一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也正是王权的象征)
★饕餮飞龙古砖(汉晋古砖。龙自古便是能够通天的神物,是神灵的象征。饕餮巨口大张,仿佛吞噬着大地上的一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也正是王权的象征) ¥800.00
★永嘉元年八月廿日作整砖(公元145年,东汉汉冲帝年号。朱雀双龙双古佛像,朱雀被視為不死之神。双龙腾空意味合和吉祥、長命富貴。 佛像:開臉極好,合十端坐於蓮花之上,繞頭兩道項光,五官、衣褶、雙手、項光、蓮座,均清晰明瞭,線條簡練優雅,氣質高貴。古砖侧面另有一尊佛像。【解說】佛教距今已有兩千五百多年,此磚上佛像一般就被認為是如來佛祖)。
★永嘉元年八月廿日作整砖(公元145年,东汉汉冲帝年号。朱雀双龙双古佛像,朱雀被視為不死之神。双龙腾空意味合和吉祥、長命富貴。 佛像:開臉極好,合十端坐於蓮花之上,繞頭兩道項光,五官、衣褶、雙手、項光、蓮座,均清晰明瞭,線條簡練優雅,氣質高貴。古砖侧面另有一尊佛像。【解說】佛教距今已有兩千五百多年,此磚上佛像一般就被認為是如來佛祖)。 ¥6000.00
★魏晋南北朝忍冬花佛教古砖(我国忍冬纹的兴起和佛教的传入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发生。在北朝的佛教装饰中使用广泛并影响到当时的世俗装饰, 盛极一时。忍冬纹被大量地应用于和佛教有关的装饰中, 和它的形态变化多样, 延绵不断, 与佛教的轮回永生之念似有内在的联系。)
★魏晋南北朝忍冬花佛教古砖(我国忍冬纹的兴起和佛教的传入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里发生。在北朝的佛教装饰中使用广泛并影响到当时的世俗装饰, 盛极一时。忍冬纹被大量地应用于和佛教有关的装饰中, 和它的形态变化多样, 延绵不断, 与佛教的轮回永生之念似有内在的联系。) ¥800.00
★严凤英——并非传奇的传奇(黄梅戏杰出的表演艺术家,中国黄梅戏的发展缔造者之一,“七仙女”塑造者,中国黄梅戏传承发展重要的开拓者和贡献者。)
★严凤英——并非传奇的传奇(黄梅戏杰出的表演艺术家,中国黄梅戏的发展缔造者之一,“七仙女”塑造者,中国黄梅戏传承发展重要的开拓者和贡献者。) ¥40.00
★汉唐佛教思想论集
★汉唐佛教思想论集 ¥5.00
★古黟(黟县是“徽商”和“徽文化”的发祥地之一,也是安徽省省级历史文化名城。境内存有大量的明清民居、祠堂、牌坊、园林,更有世界文化遗产西递、宏村古村落,黟县又被称为“中国画里乡村”、“桃花源里人家”。西递、宏村2000年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2011年5月成功晋升为国家5A级景区。2019年9月,入选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
★古黟(黟县是“徽商”和“徽文化”的发祥地之一,也是安徽省省级历史文化名城。境内存有大量的明清民居、祠堂、牌坊、园林,更有世界文化遗产西递、宏村古村落,黟县又被称为“中国画里乡村”、“桃花源里人家”。西递、宏村2000年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2011年5月成功晋升为国家5A级景区。2019年9月,入选首批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 ¥2.00
★黄山纪游(1958年1版1印,印2060册,有黄山老照片。作者乃安徽师范大学图书馆馆长。曾任安徽省政协常委、中国作协会员、中国作协安徽分会理事、安徽省文联委员、中国韵文学会顾问、中华诗词学会顾问、安徽省诗词学会顾问、巢湖地区诗词楹联学会名誉会长、《汉语大词典》编委、《词学》编委。)
★黄山纪游(1958年1版1印,印2060册,有黄山老照片。作者乃安徽师范大学图书馆馆长。曾任安徽省政协常委、中国作协会员、中国作协安徽分会理事、安徽省文联委员、中国韵文学会顾问、中华诗词学会顾问、安徽省诗词学会顾问、巢湖地区诗词楹联学会名誉会长、《汉语大词典》编委、《词学》编委。) ¥30.00
★茂林春秋续集(茂林,是泾县西南部的一座古镇,因其建筑恢弘和名人辈出,自古便是“江南名镇”,有“小小泾县城、大大茂林村”之说。经过岁月的洗涤、战火的硝烟,茂林古镇已没有了昔日的繁华和人潮涌动,而从留存的布局轮廓、祠坊路堤等方面,仍然可以想见它王城般的恢弘气势和深厚的文化底蕴。)
★茂林春秋续集(茂林,是泾县西南部的一座古镇,因其建筑恢弘和名人辈出,自古便是“江南名镇”,有“小小泾县城、大大茂林村”之说。经过岁月的洗涤、战火的硝烟,茂林古镇已没有了昔日的繁华和人潮涌动,而从留存的布局轮廓、祠坊路堤等方面,仍然可以想见它王城般的恢弘气势和深厚的文化底蕴。) ¥35.00
★建平存稿:(建平为今郎溪县。贡震,江苏江阴人。字文闇,号洊雷,晚号息甫,历任安徽建平、灵壁、凤阳等县县令,助赈救灾、兴修水利、为民办事,受到百姓爱戴。贡震是一名学者,一生做的官不大,七品知县而已。他既是一方父母官,也是一方志书的主编。在建平县令任内用政务之暇,撰成三卷《建平存稿》)
★建平存稿:(建平为今郎溪县。贡震,江苏江阴人。字文闇,号洊雷,晚号息甫,历任安徽建平、灵壁、凤阳等县县令,助赈救灾、兴修水利、为民办事,受到百姓爱戴。贡震是一名学者,一生做的官不大,七品知县而已。他既是一方父母官,也是一方志书的主编。在建平县令任内用政务之暇,撰成三卷《建平存稿》) ¥100.00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七五品
商品描述
翻开上海的旧报纸、老杂志,在对爱因斯坦及其理论表现出的热情上有着光荣的一页。《改造》、《少年中国》、《东方杂志》三种在上海出版的杂志都曾出版专号,在爱因斯坦访沪期间,各种报纸更有大量的细致报道。我们现在摘录部分内容,以飨80多年后的读者。    同济学生魏嗣珍与爱因斯坦的书信往来    刊载于1922年2月1日发行的《少年中国》。    寄安斯坦的信    很可尊敬的大学教授博士先生安斯坦!    你的相对论,他在中国也很惹起一般人的注意。有许多学会或团体,他们都发出专号,来讨论这个问题。譬如少年中国学会,他就是那些学术团体中的一个。现在他的会员,也很想将他们的研究心得,在他们的月刊上发刊。他们很重视这件事,所以他们特请你给他们一个许可,而且,加入你愿意,更请你给他们一张像片。    你很服从的魏嗣珍    1921.8.25    安斯坦的回信    很可尊敬的数理科大学生先生魏嗣珍!    你的信,我已收到了,我很感谢你,你们要出相对论的专号,我对于这件事,异常喜欢,而且,我很愿意给你们许可。我的像片,是夹在信中的,请你们收纳。    你很恭敬的安斯坦    1921.9.5    《东方杂志》“爱因斯坦”专号    目录    爱因斯坦与相对论  高鲁    爱因斯坦和科学的精神  心南    相对论原理概观  周昌寿    相对论及其产生前后之科学状况  李润章    能媒万有引力和相对性原理  心南    罗素的相对性原理观  罗素著  关桐华    康德和爱因斯坦  许莱德Schneider原著(德)  讱生译    爱因斯坦之相对性原理 桑木彧雄原著 一声译    普遍相对性原理和观测事实的比较  石原纯原著  行馀译    爱因斯坦小传  惟志    爱因斯坦著作目录  记者    爱之光(科学剧)  心南    1922年12月25日发行    爱因斯坦和科学精神(节选)    爱因斯坦以特出的天才,能疑到前贤所不敢疑不能疑的事,因此发现了相对性原理。然而由他的原理所推得的结果,却大大出于我们的意料之外。譬如,同一时间,自动者测之,比静者测之为长;同一空间,自静者测之,比动者测之为小;一切物体的速度不能过于光的速度;一切物体的质量,是常变不是常住,随着随度而增加。    这四项理论,实和我们传统的观念大不相容,试用通俗的例来相比拟:依第一项我们的年龄,自对于我们动着的人看来,应该老些;依第二项我们若动着,我们的身长,自静止的人看来,应该矮些;依第三项随我们用怎样的速度快跑,若和光的速度加减起来,其结果和没有跑着一样;依第四项我们跑得越快我们的质量越重,如果能够和光的速度一样,我们的质量便成无限大。这不是骇人听闻的话么?无怪相对论初发表时,守旧者都以为荒谬绝伦,喜新者亦不免疑信参半;然而爱因斯坦却不为俗见所缚,不管他人的嬉笑怒骂,本着求真的信念,将他的学说,系统的组织起来,直到了宇宙间的真实现象,和数学上的论理形式,完全一致,而后爱因斯坦的理论,终博大信于天下。    像爱因斯坦这样怀疑的勇气,和求真的信念,我们异常佩服。这种科学的精神,是研究科学的唯一基础;我愿仰慕爱因斯坦的国人,首要培养科学的精神,奋然兴起,来研究自然科学。    科学剧《爱之光》梗概    剧中共有四个角色:科学博士,时间先生,空间小姐,光之神。剧情是:一个科学博士以前认为,时间先生和空间小姐毫无联系、相对独立,所以在科学研究中遇到许多无法克服的困难。一天,科学博士在研究过程中睡着了,光之神便在这时给他带来了至关重要的灵感。最终,科学博士摘下了他的“有色眼镜”,蒙在时空之间的薄纱被烧毁——科学博士明白了时间先生和空间小姐之间的本质联系。    安斯坦相对主义(节选)    ■徐志摩    吾秋天过巴黎的时候君劢送我一本安斯坦自著的《相对主义浅说》,告诉我要是有辰光,不妨研究一下。我离开巴黎就在路上看了一遍,字是一个个都认得的,比喻也都觉得很浅显的,不过看过之后,似乎同没有看差不多。我可也并不着急,因为一则我自己科学的根底本来极浅,二则安斯坦之说素,元不是容易了解之东西。到了英国,我又把那本书复看一下,结果还是“山东人吃麦冬,一懂不懂”,于是我想要了解想要懂总要请人指导。谁知问了许多人,大家都很客气,一样的说不懂。吾同住有位学工程的,算学物理都很精明,我就同他谈起,我问他你看安斯坦的学理怎么样,他回答说他不管。我说这事体关系很大,你们学科学的不能不管。他气烘烘的说,你要听他可糟了,时间也不绝对了,空间也不绝对了。地心吸引力也变样儿了,那还成世界吗?我碰了一个钉子,倒发了一个狠,说难道就此罢了不成,他的学理无非解释宇宙间的现象,奈端(即牛顿——编者注)的深浅阔狭,我多少理会一点,难道见了安斯坦就此束手。我也不再请教人了,自己去瞎翻。另外看了几本书,几篇杂志文字。结果可不能说完全失败,虽然因为缺乏高深数学知识的缘故,不能了解他的“所以然”的道理,不过我至少知道了那是什么一回事。    安斯坦在物理界的革命,已经当代科学家认可。譬如英国科学界领袖汤姆生(J.J.Thompson)就尊他为奈端第二。无论如何他发动了这样一件大事业,应该引起全世界注意,不但是爱科学的人当然研究,就是只求常识的人,既然明白奈端的身份,就不可不知道安斯坦的价值。五百年前谁也不知道地是个球并且在那里转的。现在读书人要不知道地动,就让人家笑话。现在讲安斯坦相对说的,总还觉得他不十分真确,普通人更不管什么“绝对”与“相对”。可不知道科学的发明,本来是铢积寸累,等到一成立,就好比将宇宙的奇谜,猜破了一点儿,这一点究竟的价值不管,就论他帮助物质文明方面,已经是“人力用天”的一个证据。所以安斯坦的相对说,在目前还是希罕,过上几千年,也许竟为奈端先生更进一解,那时人家要不知道他学说的大概,就要觉得难为情,正未可知。总之进几百年科学的成绩真是人类最可引为得意,最名贵的家传遗产,要不枉为二十世纪的人,总得利用这个时期,来领略这点儿泄露的天机。    ……    诸位想记得清朝官场的告示,说革命党是要杀头的。其实不但单是政治革命,在旧政府盛威之下不免受罪。就是科学革命,在旧观念牢锁之下,初起的时候,也不免受同样的苦楚。吾们中国人是大量,天是圆也罢天是方是罢。洋人可不然。大家知道当初哥白尼发现上地动说的时候,那一班声声上帝耶稣的教士,一个个都着了忙,说那不是发了昏了吗?只有上帝早的地是宇宙的中心,太阳是上帝造来照我们的,哪里有地动的道理,可怜哥白尼就同徐锡麟秋瑾一样的让“上帝子孙”杀死了。但是人虽可灭,他指破的真理可不能灭,从此就开开自然科学的大门,引起后来无限的光荣。等到加列利华出来,又是一个不学好的革命党。他好事不做做坏事,辛辛苦苦的造起一个长管子,叫做什么“千里镜”。他从这千里镜里东张西望,爽性连天象的变迁,实际的情形,全写出来了。什么太阳系呀,行星呀恒星呀,将从前老式的占星学完全推翻,凭着科学的方法,起造了近来天文学的基础……直到奈顿又是一个“过激党”。他看见苹果落地,就触了机,说为什么一定是苹果落地,不是地落苹果呢。他东想西想,想出许多自然法令出来。    ……    上面这二段话,谁也会说。不过我还是把他写下来因为这里包含一个教训,我们不可不注意。再则我这篇文字本来不是让科学家看的,我意思只要引起普通人对于科学常识的兴趣罢了。那一个教训,照我看来是如此:人本来是“软耳朵”,先入为主的动物,相信了上帝圣经就不相信哥白尼与达尔文,相信了自由竞争制度,就不相信社会共产主义,这不相信表明一种偏见,不管他有理没理我只不认账。这类态度吾们读书人决计不可有。古人说得是,“学问深时意气平”。这个平就表明一种服从真理不任情感的精神。    ……    爱因斯坦旅行日记    两次途经上海,总共停留不足三天时间。但爱因斯坦犀利的眼光看出了中国社会的黑暗,欧洲人在这片土地上作威作福,中国劳动者受苦受难;他在旅行日记中表达了对于中国的深切同情。他写道:    “在外表上,中国人受人注意的是他们的勤劳,是他们对生活方式和儿童福利的要求低微。他们要比印度人更乐观,也更天真。但他们大多数是负担沉重的:男男女女为每日五分钱的工资天天敲石子。他们似乎鲁钝得不理解他们命运的可怕。”    “(上海)这个城市表明欧洲人同中国人的社会地位的差别,这种差别使得近年来的革命事件(即五四运动——编者注)特别可以理解了。在上海,欧洲人形成一个统治阶级,而中国人则是他们的奴仆。他们好像是受折磨的、鲁钝的、不开化的民族,而同他们国家的伟大文明的过去好像毫无关系。他们是淳朴的劳动者,……在劳动着,在呻吟着,并且是顽强的民族,……这是地球上最贫困的民族,他们被残酷地虐待着,他们所受的待遇比牛马还不如。”    我所知道的安斯坦(节选)    ■王光祈    以不懂相对论的人,为发明相对论的安斯坦做传,这是何等困难的事!但是相对论的原理我虽不很了解,而安斯坦的生平我却知道一点。好在我的朋友魏嗣珍已经把相对论详详细细地在前面介绍了。我现在只谈谈安斯坦的生平,作成这篇《我所知道的安斯坦》。    阿而伯安斯坦AlbertEinstein是一位犹太人。一八七九年三月十四日生于南德意志的乌而模Ulm地方,所以世人把他算作德国人。后来他移居瑞士,成了瑞士市民,所以又有人把他算作瑞士人。在欧洲的犹太人因他们民族环境的关系,大概都是抱国际主义的。尤以我们这位安斯坦先生对于这种国籍问题,更丝毫不加注意。因为他的思想已经跑到这个小小的地球以外去了。    ……(安斯坦)到了十五岁,遂赴瑞士留学。进Aarau地方的中学校,与zurich地方的工艺学校。他的数学物理,便在那儿学的。他对于相对论这个问题,在那个时候便起首研究了。而且从那时起,便没有一刻工夫把这个问题放下。但是他的思想虽如此深锐。他的胆量虽如此宏大,然而他的表面上却是深藏不露。不但一般同学瞧不起他,便是一般教员亦不了解他。当时安斯坦有一位教员叫明可夫斯基Minkowski的,后来成了相对论学者中的健将。但是他当时对于安斯坦之为人,亦忽略过去。当安斯坦名震世界的时候,明可夫斯基曾有一次,用着诙谐口吻,向波而Bolrn君说道:“我有一点不敢相信安斯坦,我觉得他在苏黎世的时候,并不懂什么。”    一九○二年,安斯坦由工艺学校毕业了。他便在Bern专利局中,充当一位工程师,担任考察估量专利品的职务。每月所得薪水甚少。但是在这种冷淡生涯中,他对于“分子物理学的基础问题”之第一次大工作,便成功了。世人对于安斯坦差不多只知道他是一位相对论的创造者,其实安斯坦于物理学上还有很多贡献。譬如他第一次大工作里关于“薄浪运动”BrownscheBewegung的,便是现今物理化学界所盛行的“原子新论”之先河。    一九○五年安斯坦在一个物理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特殊相对论”,范围虽小而内容甚富。安斯坦有次曾经向乃木而Lammel说道当他研究“特殊相对论”最困难的时候,他在屋子里跑来跑去,整整跑了一个月,并且常常自己问自己道:“究竟在什么地方,藏着一点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藏在后头?”我们这位跑来跑去的安斯坦先生,天天想,天天问,终被他想穿了,回答出来了。    ……一九一五年安斯坦的“普遍相对论”发表了。当他研究“普遍相对论”的时候,谢绝一切,专心一意从事他那不朽的工作。有一位德国著名物理学家所买费儿提Sommerfeld写了一封信于他,直到数月之后,他将“普遍相对论”完成了,他才回信。那封回信上说道,“朋友!你不要多心,我今天才回你的信。在这最后一月之中,是我生平最受刺激,最为努力的时候,亦是我最成功的时代,所以我当时不能用思想与你写信。”普遍相对论虽发表了,而安斯坦却亦劳心过度大病而特病了。    因为战争的关系,民族间发生了许多隔阂,致使安斯坦不能亲身参加“日蚀远征队”以试验他的理论。但是当时波而君曾问安斯坦道:“假如实验不合,君将如何?”安斯坦用一种很镇静的态度答道,“那就奇怪了!”足见安斯坦自信之强,后来试验结果,安斯坦果然大奏凯歌。    ……德国学者崇拜安斯坦的固多,而反对安斯坦的却亦不少。去年柏林方面曾开一个“救济德国纯粹科学大会”。专用来反对安斯坦的。先期遍发通知,请了许多大学教授和博士,安斯坦亦是其中被请的一位。当开会攻击的时候,安斯坦和他的女儿坐在最后一排椅子上,笑容可掬的,敬听他们大骂。是日开会来宾甚多。首由费伦Wehland君演说,痛陈相对论是安斯坦的空想,而德国人尚有崇拜他的,可为德国科学界前途一哭。费君并举自己所著反对相对论之书籍,请到会者购阅,以便共辟邪说云云。是日之会攻击的虽很厉害,但是安斯坦的态度仍是安闲的    ……    安斯坦人极温和谦抑,没有德国学者硬起腰杆,挺起胸口的样子。故一般人都说他不像是在威廉皇帝陛下所养成之学者。读者诸君不信,请看本刊所载安斯坦先生最近的像片,便知道了。    安斯坦现住柏林其地址如下。    Herrn Prof.A.Einstein    Haberlandstr.5    BerlinW.30    Deutschland    1921年9月22日自德国佛兰克寄    编辑手记1922年:上海有什么    ■柳青    一位科学家曾写下如下句子:在世纪末的今天,我们为能与爱因斯坦同处于20世纪而感到骄傲和荣幸。余生也晚,没能赶上1922年11月的那个下午,不过作为一个上海土著,在听闻爱因斯坦两度来到上海的种种后,也顿生出些“与有荣焉”的自豪感。    关于老上海,清晰的似乎总是传奇,比如老歌和弄堂,比如张爱玲和哈同……而历历发生过的往事,那些真实在岁月的打磨下,终于还是面目不清了。好在20年代,报纸和杂志已经很发达了,于是,为了爱因斯坦,我一头钻到了1922年的那些“新鲜事”里,如在草蛇灰线中寻找大师的隐隐足迹。    《申报》、《民国日报》,凭心说,那些报道都够八卦的。记者大数特书爱翁在这里吃了什么馆子、去了哪里听昆腔、赴了谁家的私宴、席间说了什么聊了什么……只差没把戏码和菜单列出来了。这样的“八卦”为爱因斯坦平添了许多人间烟火气——相对论亦有温度,而大师,真的来过这里。就算工部局礼堂变成了粤菜馆,礼查饭店304号房地板上的烟斗烫痕犹在。爱因斯坦的气息隔了80多年,仍然盘桓在这个城市里。    其实在1921年3月时,《时事新报》便刊了一篇驻德国作者的特约稿,介绍了爱翁的底细,印象深刻的是文章起首时那番评价,“爱因斯坦的革命事业,比之昔日德国路德之宗教革命,其影响还要重大,这位安先生把旧科学的概念一齐推翻”,看到自己的同胞在80多年前即下此结论,难免又欣慰又佩服了。    最大的感动,则来自老杂志。1922年初,《少年中国》率先推出“相对论”号,当年底,赶在爱因斯坦第二次路过上海前的12月25日,《东方》杂志出版了“爱因斯坦”专号。让我感动的并不是专号的规模,而是其中折射出的专业和热忱——关于相对论之解说,科班出身的能看门道,外行人固然看热闹,也不会是一无所获的。最有趣的当数《东方》杂志刊的那出小短剧《爱之光》,世上无几人能穷其奥妙的广义相对论,变成了这般活泼趣致的面孔,虽然没能说明白“所以然”,但总能让大家“知其然”。    《东方》并不是一本以科学、科普内容为主的专业杂志,那是本时事杂志,尚且如此。不过话又说回来,当时连徐志摩这个写诗的书生都大书一笔爱翁云云,一时间真有些“满城尽说相对论”的味道。固然爱因斯坦在那时被视作空前绝后科学偶像,可对于如此艰深、如此前沿的量子物理学,这般充满热忱的胸襟,其背后又是怎样一种从容?    1922年,上海有什么?好莱坞的电影,最时髦的衣裳和发型,最流行的狐步舞,不不,不只有这些,别忘了爱因斯坦和相对论。    被旧闻触动    ■周毅    这是一次旧闻新做,可是仍然有触动。这触动来自哪里呢?    一,我实地踏访了爱因斯坦当年的访沪行踪。看到了他入住的饭店和进入过的唯一一个中国人家庭——王震的“梓园”。戴念祖、方在庆、谢泳等诸位先生,对这个课题都做过研究,掌握了大量资料,可是我看到的东西他们并没有看见。这其中的兴奋就是戴先生所说的“实体文化”独有的刺激吧。他们希望将来我能成为他们的向导,当然我乐于从命。    同时,浦江饭店之“新”与梓园之“旧”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浦江饭店的“新”一方面来自饭店方整旧如旧的努力,另一方面也来自当年饭店在设计和建造方面达到的高水准,比如那中庭的巨大天窗,是可以开启的,这些工艺现在都做不到了。而梓园,由于入住人家的增加,新的搭建让它看上去像一件打着补丁的衣服。其实我并不完全排斥打补丁的衣服,事实上我还会珍藏妈妈细心缝补的棉袜,而一座有着众多文化遗存的城市,有时侯就像一件有补丁的衣服,关键看这补丁中的“情意”和“手艺”。    第二,胡大年先生文中谈到当年中国知识界对爱因斯坦学说的全面接受,超出了西方学界的态度,这一点可以在徐志摩、王光祈文中的相关段落中得到印证。此点尤有意味。从这里,可以想象一下当年狂飙突进的少年中国之形象。    三,关于“少年中国”。我手边凑巧有一篇谈到郭沫若与少年中国学会关系的文章,虽然话题扯开了些,倒也不妨摘抄一点在这里,或许有助于增加我们的一点历史实感:    五四前夕,少年中国学会成立,以“本科学的精神,为社会的创造,以创造少年中国”为宗旨,会员遍及北京、上海、日本、欧美等地。在日本的郭沫若也提出申请,但由于他当时有酗酒闹事、自暴自弃的行为,没有得到批准。1920年郭沫若致信宗白华,他写到:    “我读《少年中国》的时候,我看见我同学底少年们一个个如明星在天。我独陷没在这STRYX的阿米巴,只有些无意识的蠕动。咳!我禁不住我泪湖里的波涛汹涌!慕韩、润屿、时珍、太玄,都是我的同学。我对着他们真是自惭形秽,我是连阿米巴也不如了。”    “明星在天”,“自惭形秽”,这些感受,若拿到今天来读,恐怕获得的不仅是一点点历史的感受,也会有现实之感吧。    咳!        1921年4月出版的《改造》杂志“相对论号”谢泳提供    爱因斯坦当年从这个码头上岸,踏上上海这片热土。  本版记者  戴焱淼  摄    商务印书馆发行的《相对原理及其推论》  谢泳  提供

—  没有更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