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崩溃
  • 崩溃
  • 崩溃
  • 崩溃

崩溃

15 3.9折 38 九品

仅1件

江西新余渝水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张忠富 著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06

版次1

装帧平装

货号3/6

上书时间2020-09-28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九品
详情见图,自然旧,书页无损伤无勾画,不缺页少页,首页有原主签字
图书标准信息
  • 作者 张忠富 著
  •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13-06
  • 版次 1
  • ISBN 9787506368933
  • 定价 38.00元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6开
  • 纸张 胶版纸
  • 页数 440页
  • 字数 400千字
  • 正文语种 简体中文
【内容简介】
  一九八四年,中国社科院负责人、著名学者庞驼在美国白宫会见了他阔别三十五年的同乡校友、著名的历史学家、美国的中国文化革命研究会会长史福威教授。庞驼邀请史福威到中国讲学,并参加中国走向二十一世纪大战略研究。史福威抱着要检验检验中国改革开放的承受力的心理和完善自己“崩溃论”学说的研究,带着助手玛丽博士如约到来。他们从E省一重大悬案入手,很快发现,他们上下左右有一张无形的网,将他们紧紧包住,密不透风,很难冲破。调查出现了阵阵危机。围绕着专家组的活动,各方展开了剧烈的冲突,牵动了不少人的神经,烛照出各类人物的灵魂。有中国的脊梁、中坚、盗火者、播火者,也有各色各样的政治家、改革家、野心家、阴谋家;有牺牲品、畸形儿、厌世者;也有吸血鬼、伪善者、投机商。林林总总,气象万千,不仅有“文革”与改革的激烈观念冲突,更有思想深处千年古堡般的浓重阴影……
【作者简介】
  张忠富,男,1945年生,四川省宜宾市人。笔名星城,教授、记者、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作协文学院客座院士,第一届深圳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擅长尖端题材全景式的长篇小说创作,长篇小说《绿色的太阳》获四川首届郭沫若文学奖,《陨星》被文坛誉为“一部直逼史诗品格的大书”。1990年任深圳海天出版社文学编审,同时创作的长篇报告文学《倾斜的太平洋——来自深圳特区的报告》、《惠州,崛起的新大陆——中国经济超级热点大曝光》、《期货·没有硝烟的战场》等篇,广东两大报连载数月,反响较大。1993年组建重庆新大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
【目录】
豪华铮亮的罗斯·罗伊斯轿车在宽敞的宾夕法尼亚大道哧哧地开着。透过玻璃窗,凭着那依稀可见的华盛顿纪念碑碑尖,庞驼能确定象征美国行政、司法、立法三权鼎立的白宫、最高法院和国会大厦排成三角形的位置。窗外静谧的森林,喷飞的泉水掩映不了那一片晶莹的绿光,那儿是白宫南草坪。五天前,他所在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组织的“东西方文明碰撞与交汇考察团”在这儿留下了美国总统欢迎仪式上的笑影。穿过警卫室,驶上弯曲的车道,轿车在北楼入口停下来。庞驼有意放慢脚步,默默地看着平台上休伯特·胡佛的塑像,然后被一位身穿燕尾服的工作人员带进了这间黄色椭圆房间。
这是一次历史性的会见。
中国方面是中国体制改革委员会、中国社会科学院负责人、著名的人类学家庞驼。美国方面是华盛顿乔治城大学教授,著名的历史学家、思想学家史福威。
“济生,阔别三十五年了,人世沧桑,你还是老样子。”像一座山岳,史福威教授躺在沙发中,直呼其名,有一种亲切感。
“宁海兄,你不一样吗?‘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啊!”庞驼玉树临风,瞥了一眼拱形窗外的一尘不染的晴空,感慨万千地说。
这是第几轮会晤呢,庞驼注意到朋友随便地将右脚架在左腿上的习惯性动作,笑了笑。
“不,”史福威伸出一根腊肠似的圆圆的食指,在空中优雅地摆了摆,否认道,“不瞒你说,我是彻头彻尾、彻里彻外全变啦!”
全变啦?庞驼望着老友,这是什么意思呢?政治属性还是民族属性?忧喜参半。但很快庞驼修长的寿眉舒展开来,摇了摇头:“变什么!还记得‘拼命三郎石秀’吗?几十年了,那天我一见你就想起拼命三郎来,今天你连那种桀骜不驯的跷二郎腿的姿势也还没改嘛!”
“是吗?哈哈哈哈。”史福威有意将他粗壮的右腿放下,拿上,试了两次,爽朗地笑了。
教授笑得很天真,庞驼感到这是对方第一次不设防的开怀大笑。别说是谈判桌上,即使是在参观国会图书馆、华盛顿大教堂、史密森学会和国家艺术博物馆时,老人也从未这样笑过。庞驼感到当年的老同乡、老同学回来了。
“济生,还记得吗?”史福威刹住笑,“那次老蒋接见我们,就为我这桀骜不驯的坐姿,还挨过小蒋的骂呢!”
咋不记得,在当时浙江老乡中,谁不知道拼命三郎挨骂最多,受奖也最多呢?但令庞驼吃惊的是,他从不涉及的这一敏感问题,今天对方主动涉及了,一开口就是老蒋、小蒋。难道他真忘了,当年是言必称校长、主任的吗?看来,几十年后,他是变了。庞驼没吱声,只是点了点头。
史福威看了看庞驼面前的褐色咖啡,用手指了指,然后从衣袋里掏出一只古色古香的烟斗来,慢慢地装着烟丝道:
“济生,三十五年,恍如隔世,你真还这样信任我?”
“宁海兄,与其说我相信你个人,不如说我更相信你的学说和成就。”庞驼的右手优雅地一抬,他知道会晤正式开始了,亲切地说:“近年来,凡兄在美国、台湾以及世界各地发表的论文和专著,我们都是尽量搜集了的,对兄在学术上的胆识和勇气我深感钦佩。你对世界文明宏观走向的预言,对我中华民族在未来人类思想史上地位的论断,使我们这批炎黄子孙很受鼓舞。”
“我指的中华民族,并非专指大陆。”教授冷冷地说。
“是的,大陆与台湾是一母所生的骨肉兄弟,是一个国家的两个部分,对台湾的文明和进步,我们很高兴。但是,任何人都看得很清楚,中国要进入世界先进国家之林,得主要靠大陆的起飞。宁海兄,宝刀不老,雄心犹在,祖国人民多盼望你为她服务啊!”庞驼仍然不以官方的身份,而以手足之情说道。
那只胖胖的装烟丝的手停下来,一会儿,史福威拿出一个一面印有总统徽章、一面印有“空军一号”字样的火柴盒,将烟点上,默默地抽了一阵道:“其实,我的观点,在美国学术界是少数派。”
“在学术上,真理不以票数的多少为转移。”
“济生,你恐怕对我的学说并不太了解吧,若在大陆,我肯定是异端邪说!”
“放心,我们欢迎不同意见的争鸣。”庞驼颔首道。
“唉,我老了,能做什么呢?”
“研究中国大战略吧。历史是现实的镜子、打开现实之门的钥匙。为了中国的改革和现代化建设的顺利进行,最近中共中央已向中国社会科学院下达了这项科研任务。你若愿屈尊前往,我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对你发出邀请。”庞驼声音朗润,从容自信,有一种亲切感和权威性。
踏着平滑轻柔的地毯,史福威站了起来,将右手放在白色克拉拉大理石的壁炉上,望着窗外青翠的美洲松和金黄色的橡树。他知道再往东,越过那一碧万顷的大西洋就是他魂牵梦绕的祖国。落叶归根,他多想回去啊,为了他的学说也得回去。但是,他当年是如何出来的?作为一个反共斗士,他是从解放军的枪炮声中逃出来的呀。几十年来,他虽然也有后悔,但一想到友人的遭遇和自己学术上的成就,他还是庆幸的。见朋友提起,那难忘的一幕又浮现在他眼前。史福威满怀歉意地问:
“济生,还记得杭州一别吗?”
那还用问?庞驼笑了。1949年,统治中国二十二年的蒋家王朝像一艘破船,不可救药地快沉没了。王朝大员们惶惶不可终日,有的飞国外,有的逃台湾。而蒋氏父子抱着最后一线希望盘桓在江浙一带。这时,蒋经国在此杭州搞了一次三青团骨干的郊游。庞驼虽不是三青团成员,但作为蒋介石的同乡、当年宋美龄保送到美国留学的门生,也被史福威请来了。史福威想借机策划他去台湾,庞驼要苦劝他留大陆,斗争是尖锐的。但同是老同乡、老校友,都戴着温情脉脉的面纱。第一天未谈好,他们约定第二天在纪念秋瑾的“风雨亭”见面,都想借助这位“鉴湖女侠”来帮助自己。也许那天喝酒太多,淋了雨,没回到浙大,庞驼就在浙江美术学院门前病倒了,两个好心的学生将他扶起,背回寝室胡乱住了一夜。庞驼发了两天高烧,第二天与史福威的约会中断,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场偶然的病决定了他一生的命运。因为后来他才知道,在蒋经国的授意下,史福威操纵了一伙人第二天搞了一场劫持,将一批学者专家强行胁迫上船,送往台湾。正是这场他极不情愿的病救了他。历史真有意思,开了一个大玩笑,三十五年前在杭州西湖,为了救他的“国”,血气方刚的史福威企图劫持他出大陆;三十五年后,在美国的白宫,也是为了救他的“国”,老成持重的庞驼要动员他回大陆。原本这你死我活的两个“国”乃一母所生,情同手足,不应相互残杀,不该相互残杀。这儿有一种什么样的历史的奥秘呢?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庞驼感叹道。
“唉,年轻时的荒唐事,你不恨我吧?”史福威被老朋友的胸襟感动了,问道。
“哪儿的话,我是专程来请教你的呢。”庞驼真诚地说。
“请教不敢当。最近美国成立了一个中国文化革命研究学会,我是它的特邀会长。若去,我搞‘文革’这一选题如何?”
“可以。”
“先抓一个‘文革’中最典型的事件。”
“很好!”
……
点击展开 点击收起

   相关推荐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详情见图,自然旧,书页无损伤无勾画,不缺页少页,首页有原主签字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