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满江红》❤ 张恨水著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9787512505346✔正版全新图书籍Book❤

《满江红》❤ 张恨水著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9787512505346✔正版全新图书籍Book❤

正版全新图书✔7天无理由退换 ❤本店非常支持新广告法,但为了不影响书友正常购买,页面明显区域本店已在排查修改,对于不明显区域也将会逐步排查并修改。 ❤我们在此郑重声明:本店所有页面上的绝对化用词与功能性用词在此声明全部失效,不作为赔付理由。 涉及“教育部”等的商品,均不代表教育部指定、推荐的具体版本,仅代表该书的内容为指定、推荐书目。 ❤希望书友理解并欢迎联系客服帮助完善。

33.38 26 全新

库存6件

上海浦东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张恨水著

出版社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ISBN9787512505346

出版时间2013-08

装帧平装

开本32开

纸张胶版纸

定价26元

货号1779583

上书时间2021-12-04

文学书专卖

已实名 已认证 进店 收藏店铺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全新
商品描述
【书    名】 《满江红》
【书    号】 9787512505346
【出 版 社】 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作    者】 张恨水著
【出版日期】 2013-08-01
【开    本】 32开
【定    价】 26.00元

【编辑推荐】 
再现三十年代秦淮两岸市民阶层的悲欢离合。一位敢爱敢恨近乎完*的秦淮歌女,坚强地面对社会的种种不公与屈辱,顽强抵抗,*终献出自己的生命。将言情和传奇融为一体,将六朝古都的文化底蕴与秦淮两岸的桨声灯影完*再现的世纪经典。

【内容简介】 
淡泊名利的画家于水村迁居南京,过着寄情山水的生活。因偶然的机会结识了歌女桃枝,两人陷入热恋,后因误会导致分手。桃枝赌气答应某老板的求婚,嫁与他作妻。在两人的结婚喜筵上,老板夫人大闹喜堂,多亏水村出面自认,化解了局面。不能忘情的桃枝追随病重的水村来到船上,恰逢渡船起火,桃枝与水村调换衣服,使水村被解救妇孺的小船载走,自己却被烧死在火中。得救后的水村沉浸在伤痛中不能自拔,偶然看到一出剧《满江红》,讲的正是一女与情郎易装救人的故事,终于因伤痛过度,在郁郁中死去。

【目录】 
第*回
 赏月渡长江吟联少女
 闻弦过野寺笑接狂生
第二回
 聚谑求凰各为种玉计
 详猜遗帕独作访珠游
第三回
 一雨作丝牵情天不老
 三杯添晚醉萍水无猜
第四回
 旭日同看相知人欲去
 荒斋独守前度客还来
第五回
 安步当车香尘留艳迹
 逢场作戏灯影罩疑团
第六回
 惊异遇歌场忽明真相
 谈笑归客舍莫抑悲怀
第七回
 半夜款香巢突闻快语
 清晨过老圃幸遇知音
第八回
 高卧发狂吟心仪坡老
 清歌杂微笑座有周郎
第九回
 窥艳笑远来形诸梦寐
 惊心闻乍别访遍舟车
第十回
 杯酒两忘嫌各倾肺腑
 百金一点曲共骇听闻
第十一回
 俗客易招驰驱凭片纸
 骄花难犯褒贬托微波
第十二回
 婉转陈词通函劝撒手
 佯狂发笑记事话伤心
第十三回
 隔户听歌声回车有意
 登场卖爱物注目堪怜
第十四回
 归去囊空问款疑寒士
 邀来夜永拈阄夺美人
第十五回
 无日不来轻车驰小径
 有闻必录快镜窃芳颜
第十六回
 衣饰岂无惭婉商求友
 丝萝非有托快拒藏娇
第十七回
 贫境不堪噤声别酒肆
 迷途未远破晓过农家
第十八回
 未免有情携琴弹树下
 可以无憾沽酒醉灯前
第十九回
 努力见交情暗中买画
 建功藉艺术高格酬金
第二十回
 路上一相逢突成大错
 筵前同笑谑渐见深情
第二十一回
 藏币走仓皇奔车逐迹
 明灯照战栗惊鸟投怀
第二十二回
 灯下话余惊共消长夜
 案中藏秘计对质公庭
第二十三回
 不作夫妻何须假兄妹
 果为艺术自有好评章
第二十四回
 作事有终解铃还钻石
 怀才不遇困腹啜瓜羹
第二十五回
 贫贱择交难冷嘲热讽
 激昂变态易浅笑深颦
第二十六回
 伟大规模谒陵论豪杰
 逍遥伴侣订约访湖山
第二十七回
 突逢学子来翩翩可喜
 善为美人役脉脉钟情
第二十八回
 游棹夕阳中湖光绘影
 并肩白堤上夜色宜人
第二十九回
 无可奈何留书权作别
 似曾有意置酒即催眠
第三十回
 床下负荆时见机而作
 湖边聚首处有约不来
第三十一回
 卖画受饥驱忽成上客
 解囊壮醉色更遇高人
第三十二回
 旧好不忘午荫酣茗话
 坠欢可拾陋室涩游踪
第三十三回
 吹笛引新俦开怀道故
 闻琴过旧地却步羞前
第三十四回
 交绝转圜时登山痛哭
 情参还璧后拍手惊呼
第三十五回
 填海有心人追芳迹往
 负荆无术函约怨声回
第三十六回
 情敌恰相逢强颜握手
 恩人何忍害储药回心
第三十七回
 交友可无猜宠召面谢
 作妾原不忝盛惠心仪
第三十八回
 救急筵前新郎甘假冒
 约逃海外旧雨何能忘
第三十九回
 雨道奔忙可怜一路哭
 火船赴难忽忆满江红
第四十回
 酒醒梦回江中船不见
 曲终人渺天上月依然

【文摘】 
第*回
  豪语感风尘倾囊买醉
  哀音动弦索满座悲秋
  相传几百年下来的北京,而今改了北平,已失去那“首善之区”四个字的尊称。但是这里留下许多伟大的建筑,和很久的文化成绩,依然值得留恋。尤其是气候之佳,是别的都市花钱所买不到的。这里不像塞外那样苦寒,也不像江南那样苦热,三百六十日,除了少数日子刮风刮土而外,都是晴朗的天气。论到下雨,街道泥泞,房屋霉湿,日久不能出门一步,是南方人*苦恼的一件事。北平人遇到下雨,倒是一喜。这就因为一二十天遇不到一场雨,一雨之后,马上就晴,云净天空,尘土不扬,满城的空气,格外新鲜。北平人家,和南方人是反比例,屋子尽管小,院子必定大,“天井”二字,是不通用的。因为家家院子大,就到处有树木。你在雨霁之后,到西山去向下一看旧京,楼台宫阙,都半藏半隐,夹在绿树丛里,就觉得北方下雨是可欢迎的了。南方怕雨,又*怕的是黄梅天气。由旧历四月初以至五月中,几乎天天是雨。可是北平呢,依然是天晴,而且这边的温度低,那个时候,刚刚是海棠开后,杨柳浓时,正是黄金时代。不喜游历的人,此时也未免要看看三海,上上公园了。因为如此,别处的人,都等到四月里,北平各处的树木绿遍了,然后前来游览。就在这个时候,有个很会游历的青年,他由上海到北京游历来了。
  这是北京未改北平的前三年,约摸是四月的下旬,他住在一个很精致的上房里。那屋子是朱漆漆的,一带走廊,四根红柱落地;走廊外,是一个很大的院子,平空架上了一架紫藤花,那花像绒球一般,一串一串,在嫩黄的叶丛里下垂着。阶上沿走廊摆了许多盆夹竹桃,那花也开的是成团的拥在枝上。这位青年樊家树,靠住了一根红柱,眼看着架上的紫藤花,被风吹得摆动起来,把站在花上的蜜蜂,甩了开去,又飞转来,很是有趣。他手上拿了一本打开而又卷起来的书,却背了手放在身后。院子里静沉沉的,只有蜜蜂翅膀振动的声音,嗡嗡直响。太阳穿过紫藤花架,满地起了花纹,风吹来,满地花纹移动,却有一种清香,沾人衣袂。家树觉得很适意,老是站了不动。
  这时,过来一个听差,对他道:“表少爷,今天是礼拜,怎样你一个人在家里?”家树道:“北京的名胜,我都玩遍了。你家大爷、大奶奶昨天下午就要我到西山去,我是前天去过的,不愿去,所以留下来了。刘福,你能不能带我到什么地方去玩?”刘福笑道:“我们大爷要去西山,是有规矩的,礼拜六下午去,礼拜一早上回来。这一次你不去,下次他还是邀你。这是外国人这样办的,不懂我们大爷也怎么学上了。其实,到了礼拜六礼拜日,戏园子里名角儿露了,电影院也换妻子,正是好玩。”家树道:“我们在上海租界上住惯了那洋房子,觉得没有中国房子雅致。这样好的院子,你瞧,红窗户配着白纱窗,对着这满架的花,像图画一样,在家里看看书也不坏。”刘福道:“我知道表少爷是爱玩风景的。天桥有个水心亭,倒可以去去。”家树道:“天桥不是下等社会聚合的地方吗?”刘福道:“不,那里四围是水,中间有花有亭子,还有很漂亮的女孩子在那里清唱。”家树道:“我怎样从没听到说有这样一个地方?”刘福笑道:“我决不能冤你。那里也有花棚,也有树木,我就爱去。”家树听他说得这样好,便道:“在家里也很无聊,你给我雇一辆车,我马上就去。现在去,还来得及吗?”刘福道:“来得及。那里有茶馆,有饭馆,渴了饿了,都有地方休息。”说时,他走出大门,给樊家树雇了一辆人力车,就让他一人上天桥去。
  樊家树平常出去游览,都是这里的主人翁表兄陶伯和相伴,到底有些拘束,今天自己能自由自在的去游玩一番,比较的痛快,也就不嫌寂寞,坐着车子直向天桥而去。到了那里,车子停住,四围乱哄哄地,全是些梆子胡琴及锣鼓之声。在自己面前,一路就是三四家木板支的街楼,楼面前挂了许多红纸牌,上面用金字或黑字标着,什么“狗肉缸”,“娃娃生”,又是什么“水仙花小牡丹合演《锯沙锅》”。给了车钱,走过去一看,门楼边牵牵连连,摆了许多摊子。就以自己面前而论,一个大平头独轮车,车板上堆了许多黑块,都有饭碗来大小,成千成百的苍蝇,只在那里乱飞。黑块中放了两把雪白的刀,车边站着一个人,拿了黑块,提刀在一块木板上一顿乱切,切了许多紫色的薄片,将一小张污烂旧报纸托着给人。大概是卖酱牛肉或熟驴肉的了。又一个摊子,是平地放了一口大铁锅,锅里有许多漆黑绵长一条条的东西,活象是剥了鳞的死蛇,盘满在锅里。一股又腥又臭的气味,在锅里直腾出来。原来那是北方人喜欢吃的煮羊肠子。家树皱了一皱眉头,转过身去一看,却是几条土巷,巷子两边,全是芦棚。前面两条巷,远远望见,芦棚里挂了许多红红绿绿的衣服,大概那是*出名的估衣街了。这边一个小巷,来来往往的人极多。巷口上,就是在灰地上摆了一堆的旧鞋子。也有几处是零货摊,满地是煤油灯,洋瓷盆,铜铁器。由此过去,南边是芦棚店,北方一条大宽沟,沟里一片黑泥浆,流着蓝色的水,臭气熏人。家树一想:水心亭既然有花木之胜,当然不在这里。又回转身来,走上大街,去问一个警察。警察告诉他,由此往南,路西便是水心亭。
  原来北京城是个四四方方的地方,街巷都是由北而南,由东而西,人家的住房,也是四方的四合院。所以到此的人,无论老少,都知道四方,谈起来不论上下左右,只论东西南北。当下家树听了警察的话,向前直走,将许多芦棚地摊走完,便是一起旷野之地。马路的西边有一道水沟,虽然不清,倒也不臭。在水沟那边,稀稀的有几棵丈来长的柳树。再由沟这边到沟那边,不能过去。南北两头,有两架平板木桥,桥头上有个小芦棚子,那里摆了一张小桌,两个警察守住。过去的人,都在桥这边掏四个铜子,买一张小红纸进去。这样子,就是买票了。家树到了此地,不能不去看看,也就掏了四个子买票过桥。到了桥那边,平地上挖了一些水坑,里面种了水芋之属,并没有花园。过了水坑,有五六处大芦棚,里面倒有不少的茶座。一个棚子里都有一台杂耍。所幸在座的人,还是些中上等的分子,不作气味。穿过这些芦棚,又过一道水沟,这里倒有一所浅塘,里面新出了些荷叶。荷塘那边有一起木屋,屋外斜生着四五棵绿树,树下一个倭瓜架子,牵着一些瓜豆蔓子。那木屋是用蓝漆漆的,垂着两副湘帘,顺了风,远远的就听到一阵管弦丝竹之声。心想,这地方多少还有点意思,且过去看看。
  家树顺着一条路走去,那木屋向南敞开,对了先农坛一带红墙,一丛古柏,屋子里摆了几十副座头,正北有一座矮台,上面正有七八个花枝招展的大鼓娘,在那里坐着,依次唱大鼓书。家树本想坐下休息片刻,无奈所有的座位人都满了,于是折转身复走回来。所谓“水心亭”,不过如此。这种风景,似乎也不值得留恋。先是由东边进来的,这且由西边出去——一过去却见一排都是茶棚。穿过茶棚,人声喧嚷,远远一看,有唱大鼓书的,有卖解的,有摔跤的,有弄口技的,有说相声的。左一个布棚,外面围住一圈人;右一个木棚,围住一圈人。这倒是真正的下等社会俱乐部。北方一个土墩,围了一圈人,笑声*烈。家树走上前一看,只见一根竹竿子,挑了一块破蓝布,脏得像小孩子用的尿布一般。蓝布下一张小桌子,有三四个小孩子围着打锣鼓拉胡琴。蓝布一掀,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黑汉子,穿一件半截灰布长衫,拦腰虚束了一根草绳,头上戴了一个烟卷纸盒子制的帽子,嘴上也挂了一挂黑胡须,其实不过四五十根马尾。他走到桌子边一瞪眼,看的人就叫好,他一伸手摘下胡子道:“我还没唱,怎么样就好得起来?胡琴赶来了,我来不及说话。”说着马上挂起胡子又唱起来。大家看见,自是一阵笑。
  ……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