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燮元文集 嵇康集.近詩兼.如夢録.合衆圖書館董事會議事録.歷代鐘鼎彝器款識法帖.渭川詩集.西曹秋思.瓠廬筆記.柳定生集.冶山存稿.春水集.片瓦草堂珍藏印學資料述録.持齋讀書圖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9787501366125正版全新图书籍Book

沈燮元文集 嵇康集.近詩兼.如夢録.合衆圖書館董事會議事録.歷代鐘鼎彝器款識法帖.渭川詩集.西曹秋思.瓠廬筆記.柳定生集.冶山存稿.春水集.片瓦草堂珍藏印學資料述録.持齋讀書圖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9787501366125正版全新图书籍Book

全年无休~正版全新图书~支持7天无理由退换~品质保证^_^

50.99 5.2折 98 全新

库存9件

上海浦东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沈燮元

出版社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ISBN9787501366125

出版时间2018-11

装帧精装

开本16开

纸张胶版纸

定价98元

货号3040144

上书时间2021-04-26

文学书专卖

已实名 已认证 进店 收藏店铺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全新
商品描述
【书    名】 沈燮元文集
【书    号】 9787501366125
【出 版 社】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作    者】 沈燮元
【出版日期】 2018-11-01
【开    本】 16开
【定    价】 98.00元

【内容简介】 
沈燮元先生从事古籍整理、研究与保护工作六十余年,参编《中国古籍善本书目》,任子部分主编。他是全国古籍保护领域著名的版本目录学家,在古籍版本研究领域具有较大的影响和权威,在古籍整理、鉴定和保护工作上做出了杰出贡献。文集所收,计文八篇、跋五篇、序五篇,以及年谱一种、方志目录(影印手稿)一种,凡二十篇,十余万字。数量、篇幅并不算大,但篇篇言之有物,有理有据。从小文章中,可窥见沈先生考证功夫之细密,值得文献学界年前一代学习。

【目录】 
明代江蘇刻書事業概述一

顧氏過雲樓藏書之過去與現在一八

《嵇康集》佚名題跋姓氏考辨二五

韓純玉《近詩兼》稿本的發現三四

記島田翰所見之中國古籍四二

介紹一部有關太平天國的史料

——《如夢録》四七

《合衆圖書館董事會議事録》跋五七

深切懷念趙萬里先生六 四

《歷代鐘鼎彝器款識法帖》跋七三

《渭川詩集》跋七五

《西曹秋思》跋七七

《瓠廬筆記》序七九

《柳定生集》序八一

《冶山存稿》序八三

《春水集》序八五

《片瓦草堂珍藏印學資料述録》序八七

《持齋讀書圖》跋八八

劉知遠故事的演變八九

屠紳年譜九九

附録一 屠笏巖先生詩文輯存一二八

附録二 屠笏巖先生軼事一六二

蘇南區文物管理委員會方志目録一七三

後記三五三

【前言】 


沈 津

今年九月中旬,李軍兄即告訴我,沈燮元先生會在中秋節那一天由寧返蘇,他希望與我見面。這幾年,燮翁和我都感到年齡逐年增大,老朋友間見面實非易事,故衹要燮翁在蘇州,我們就一定要選個地方聊聊,而居中聯絡者就是李軍兄。所以,國慶前的一天,我們又如約相聚在蘇州博物館的古籍圖書館裏。

剛坐下,還没寒暄幾句,燮翁就遞過來一張紙,衹説了三個字:“你看看。”原來是老先生和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合作,擬出版自己的文集,紙上是他手抄的目録。他要我拍下圖片,讓我爲他的集子寫篇序。他下的通牒是:“你給丁瑜的《延年集》寫了序,我的書你能不寫嗎?”

我和燮翁是忘年之交,早在上個世紀的七十年代就認識了,之間的互動,都是因編纂《中國古籍善本書目》而起。一九七七年秋,北京、上海、南京等地的圖書館專家學者爲即將編纂的《中國古籍善本書目》起草了“收録範圍”“著録條例”“分類表”三個文件。次年的三月二十六日至四月八日,編輯《中國古籍善本書目》的全國會議在南京舉行,而我們都參會並發表了意見。

不可否認的是,《中國古籍善本書目》是近百年來編得最好的一部聯合目録,剛進入八十年代,人們的生活並不寬裕,物資仍然匱乏,但是編委會的工作始終有條不紊地奮力邁進。我還記得,那時我們每天在分編室裏接觸的是八百多個圖書館上報的卡片,面對各種不合常理的著録方式,也衹能憑藉過去的經驗去辨識卡片上的著録有無錯誤。燮翁和我們私下裏調侃説:我們這些人成天都和卡片打交道,我們都成了片(騙)子手了。當然,也正是在那樣的環境下,我們每一位參與者的眼界纔變得更爲開闊,分辨及鑒定能力也相應提高許多。很多青年同事在經過這樣的訓練後,業務上也奠定了基礎。

一九八一年至一九八七年,編委會曾借上海圖書館的二〇六室,作爲經部、史部復審、定稿的工作室,編委會的主編顧廷龍,副主編冀淑英、潘天禎,顧問潘景鄭,與燮翁、任光亮、我等聚於一室。能和當時國內最好的版本目録學家一起工作,是我們幾人的緣分。當年參加編委會彙編、復審、定稿的人員已大半凋零,如今僅存燮翁、丁瑜、任光亮、我四人了。燮翁是自始至終的參加者之一,無論在南京、上海,還是在北京,他都堅決服從編委會的安排,從不討價還價,認真做事,克盡厥職,功成不居,爲《善本書目》的完成做出了重要貢獻。燮翁爲了工作,四海爲家,毫無怨言。我以爲他參與編委會工作的十餘年,是他數十年圖書館生涯中意最濃、色最燦、義最重的一段經歷。

燮翁的版本鑒定能力很强,顧廷龍先生曾戲贈他一頂“派出所所長”的桂冠。一九八〇年代,我們在北京參加《中國古籍善本書目》編委會工作期間,有一次同去北京某圖書館看一些有問題的版本圖書時,編委會的何金元(四川省圖書館古籍部,英年早逝)委託燮翁順便也審看一下該館藏的明正德刻本《中吴紀聞》。那是因爲何金元在審閲此書卡片時,發現卡片上寫有“據宋本校及清黄丕烈校”,並有李盛鐸跋。他覺得“黄丕烈校”有疑問,曾請教過同在編委會工作的該大學館某先生,某先生説没問題。但何金元不放心,就請燮翁和我去看一下黄跋的真僞。燮翁是研究黄丕烈的專家,當時已從事黄跋的搜集整理,所以他對“黄體”太熟悉了。果不其然,書剛一打開,他就一眼定“乾坤”。黄跋的字有些形似,但没有黄丕烈的韻味,那當然是後人摹寫,而非黄氏手書。後《中國古籍善本書目》雖收入此書,但刪去有黄跋之語。那天我們還看了該館一種明抄本,也有黄丕烈校並跋,紙較新,字跡是比黄丕烈還黄丕烈,又是書估作僞的小伎倆(後因抄本不舊,又有僞黄跋,刪去不入目)。又如原作元泰定刻本的《廣韻》,由楊守敬自日本購回,每頁均裱糊,裝訂形式悉日人所爲,實爲日本所刻,非中國刻本,亦不入目,此類例子尚有不少,不再贅述。

除了《中國古籍善本書目》外,燮翁一生對文獻學的貢獻,自然莫過於對黄丕烈的研究。我總以爲被譽爲“五百年來藏書”第一人的黄丕烈,實在是藏書史上一位傳奇人物,衹要讀讀他的《藏書題跋記》,你就可以知道這位佞宋刻、嗜舊鈔、爲先賢存古留真的學者是何等的“癡”、别樣的“淫”。至於其精校勘、析疑義、詳考辨、求古籍盡善盡美,完全凸顯了乾嘉學人的風貌,至今仍爲後人所津津樂道、交口稱贊。

近百餘年來,黄跋先後經幾代學者多方搜集、彙編成書,先是潘祖蔭輯《士禮居藏書題跋記》,再由江標輯《續録》,其後繆荃孫、章鈺、吴昌綬又集南北各藏書家所見,輯成《蕘圃藏書題識》十卷《補遺》一卷《刻書題識》一卷。之後,王大隆續輯《蕘圃藏書題識續録》四卷《再續録》三卷《雜著》一卷,詳盡地記述了古書版本、校勘內容和收藏源流,這對於研究版本學、目録學、校勘學的學者們,無疑是極有幫助的。

燮翁以一人之力,四十餘年如一日,每天都和黄氏進行時空“對話”,説他是黄氏的異代知己,那一點兒也不過分。我不知道、也没有問過他,爲什麽要做黄丕烈的年譜、重新輯佚蕘圃題跋。但是,燮翁和黄氏都是蘇州人,不能説没有一點鄉邦之情,更或許是他被黄氏的藏書魅力所誘惑。在前人的基礎上,燮翁費盡心機,多方掇拾,矻矻不倦,終於從中外各地的圖書館、博物館、研究所等處,新發現他人未見之黄跋數十則,同時還糾正了舊輯本的不少訛誤。因此,到目前爲止,燮翁所輯的《士禮居題跋》應是最全、最好、最重要的黄跋本子,不久之後,該書將由北京中華書局出版。此外,燮翁又重新輯録黄氏詩文,編纂黄氏年譜,皆大有裨益於文獻學研究者。

一九九〇年,八七高齡的顧廷龍先生曾爲燮翁寫過一副對聯,句云:“復翁異代逢知己,中壘鉤玄喜後生。”這是對燮翁在版本目録學、黄丕烈研究兩方面恰如其分的評價。他整理的《士禮居集》分題跋、詩文兩部分,問世有期,令人欣喜。此外,燮翁數十年所作文章,彙編成此文集,反映了他一生治學的概貌。文集所收,計文八篇、跋五篇、序五篇,以及年譜一種、方志目録一種,凡二十篇,十餘萬字。儘管數量、篇幅並不巨大,細讀之下,我纔知大手筆作文,輕易不肯動手,一落筆必言之有物,有理有據。從小文章中,可窺見燮翁考證功夫之細密。如《〈嵇康集〉佚名題跋姓氏考辨》一文,糾正之前兩位學者考證的失誤,並得出“凡從事版本鑒定,無非都要從行格、避諱、刻工、刀法、紙張多方面去考量,但我覺得書法的比對、印章的辨别,也可以作爲鑒定版本的不二選項”的結論。

版本目録學是一門從實踐中來的學問,衹有在圖書館編目及採購工作中積纍了大量的實踐經驗,纔能練就一雙鑒定版本的慧眼。早在五十年代初期,二十餘歲的他,就在趙萬里先生的指導下,爲北京圖書館購書,先後買到《韓詩外傳》(明萬曆刻《廣漢魏叢書》本,清盧文弨批校)、《南唐近事》(清嘉慶二十年吴翌鳳抄本)、《資世通訓》(明刻本)、《梅妃傳》(清吴氏古歡堂抄本)、《楊太真外傳》(清吴氏古歡堂抄本)、《長恩閣叢書十四種》(清末傅氏長恩閣抄本,清傅以禮校)等。一九五五年以後,他調入南京圖書館,退休前曾任古籍部副主任,但没架子,不鑽營取巧,也没有那種羡慕榮華之心,而是把心思都用在業務工作上,數十年間爲南圖徵集到不少重要善本。其中如北宋刻《温室洗浴衆僧經》一卷、遼代重熙四年(一〇三五)寫本《大方廣佛花嚴經》一卷等,已成爲國寶級藏品。

而今耄耋之年的燮翁,三十餘年裏退而不休,堅持每天風雨無阻地去南圖古籍部,不僅日日伏於几案,潛心典籍,還不時爲讀者排憂解難,指點迷津,爲他人作嫁衣裳。我的《翁方綱題跋手札集録》一百二十萬字,在出版前,也曾請燮翁全部校讀一過,對此我非常感謝他。無論我在國內還是海外,他與我的通信,我全部都保存了下來,厚厚一沓,居然也有四五十通之多。

最令我感動的是,去年五月我們在李軍兄的引導下,去祭拜顧廷龍先生墓,如果説我跪拜先師是天經地義之禮,但燮翁也要跪拜,我説:“您就不要跪了,鞠三個躬吧。”他説:“不行,顧老對我有恩,提攜過我,我是一定要跪拜的。”一位九四老人,腿腳不便,平時行動緩慢,走路都謹慎小心,卻堅持要做如此這般“大動作”。當時我侍立在旁,禮畢,趕緊扶他慢慢起立,衹見他喘個不停。今年五月,我們又聯袂去蘇州十梓街看復泉山館(顧廷龍故居),還拍了幾張照片留念呢。

説到底,燮翁是一位平凡的讀書人,和書打了一輩子交道,業餘愛好無他,就是喜歡書。我看到他在蘇州居所的書房,各式的目録學、版本學、文獻學的圖書,以及相關的參考書、工具書,排放整齊,即使小部分的港臺出版物,他也透過相應的渠道多方訪得,而他在南京的住處,圖書也是堆積如山。除了書之外,在我們這個小圈子裏,不知是否還有嗜酒若燮翁者?還記得三十年前,同道們互傳燮翁喜酒,但不能多飲,每次一小杯,多則要舞“紅色娘子軍”中的洪長青。這是燮翁認可之説,直到今日,他仍保持舊日習慣,但並不貪杯,或許小酒也是他的長壽秘訣之一!這樣一位老人,思想上卻並不僵化陳舊,他也領略一些社會上的娱樂八卦,不時關心科技領域中的新成果,套用一句時髦的話,他也在除舊佈新,與時俱進。

燮翁高齡,今年九十有五,已踰鮐背之年,更難得是他康健如昔,不時往來於蘇、寧兩地。我不由想起“九五之尊”這個詞,“九五”舊指帝王之尊,位高而不傲,有謙和之德。以燮翁目前在圖書館界中版本目録學領域的地位,是當仁不讓的老法師級人物,無人可出其上,其閲歷資之深,也無人能望其項背,似乎也德配”九五”之詞了。《禮記·曲禮》云:“百年曰期頤。”元人陳澔釋云:“人壽以百年爲期,故曰期;飲食起居動人無不待於養,故曰頤。”很多見過燮翁的朋友,都爲老人的健康表現出欣羡之情。我亦以爲,待到山花爛漫時,老人期頤之年,約上一班忘年之交,好好来一次暢懷痛飲。

燮翁囑我爲他的集子作序,實在榮幸之至。回顧四十多年的交往,拉雜寫上一些感想,不知先生以爲然否?!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一日於上海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