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剧手抄曲本一百册(8开线装 全10函100册 原箱装)
  • 昆剧手抄曲本一百册(8开线装 全10函100册 原箱装)

昆剧手抄曲本一百册(8开线装 全10函100册 原箱装)

6140 7.1折 8600 江苏南京

全新 库存1件

作者本书编辑委员会 中国昆曲博物馆编

出版社广陵书社

ISBN9787806944424

出版时间2009-02

印刷时间2009-02

装帧其他

开本8开

定价8600元

上书时间2015-09-04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全新
商品描述
让我们把历史的镜头向前倒退一又五分之一个世纪。 
大约是在清光绪十六年,也就是公历一八九零年前后,一代昆曲名曲家俞粟庐在经历了官场的失意之后,由松江移家寓吴。在尽得昆曲长洲叶堂家法传人韩华卿的真传后,俞粟庐在吴地曲界中声名远播。当时吴县补园(今姑苏拙政园大部)张氏的第二代主人张履谦“闻君名,招致其家。君感其礼遇,为之考金石、搜文史,教授子弟,历四十年如一日。”就在现在拙政园内,爱好昆曲的张履谦建起了音质优美的卅六鸳鸯馆用于拍曲,并在宅内花厅后修建戏厅花篮厅,每逢重大喜庆,张家还会在亲仁堂的大厅天井里搭台搬演昆剧。 
张公履谦既殁,其子元榖、孙锺来等亦嗜昆曲,在前后六十多年间,姑苏补园之内一直笛声不断曲音绕梁。当时,在张家,既有名曲家俞粟庐、俞振飞父子和笛师继更等常住园内与张氏诸人拍曲唱和,又时常能延请当时苏州著名的昆曲戏班全福班的名角沈锡卿、沈月泉等前来教习身段台步,而张家的戏厅更是谐集、道和、普乐、吴社等吴地多个业余昆曲曲社的同期之所。于是,就在那个昆曲衰微的上世纪初,就在这江南水乡的深宅大院内,昆曲这一雅韵幽兰临寒绽放,为这经历了六百年风风雨雨的古老艺术又平添了一段佳话。 
现藏于苏州图书馆内的补园张氏藏《昆剧手抄曲本一百册》也大约抄录于这段时间。煌煌十函一百册并目录一册的昆剧手抄曲本究竟为何人所抄,究竟是张氏诸人或寓住补园诸贤的手笔还是张氏所收的高士珍藏,众说纷纭,难有定论,但不管为何人所抄,其为清中晚期到民国之间经过校订的文人精抄本可以无疑。其书书端有朱笔校批,则为张履谦之孙张紫东的的手迹。其书收录昆剧传奇并时剧、吉祥戏等剧本共计百余种九百零四折,其中难得一见的未刊印本就有二百三十余折,足见其价值。此外,补园张氏自张公履谦延至张紫东的子媳前后四代人更有精抄昆曲手折近百册存世,现藏中国昆曲博物馆内。 
补园张氏藏《昆剧手抄曲本一百册》抄录完成后的若干年年间,这批昆曲瑰宝就一直为张氏后人宝藏。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补园张氏的第四代,张紫东的儿子张博渊、张问清毅然决然的将这些祖辈珍藏捐献国家,由市文联接受,交市文联资料室收藏,历经十年文革动乱幸未有损,此后又经数十载,这批昆曲曲本并曲折分藏于苏州图书馆与中国昆曲博物馆内,虽保存完好但鲜有人知。 
时间拉回到二零零八年,历经沧桑的补园张氏后人虽分散在海内外但仍心系昆曲的保护与传承,他们组织成立了“紫东文化基金”,并与上海昆剧团、中国艺术研究院以及苏州昆剧传习所取得联系,联合向时任文化部副部长的陈晓光先生写报告,建议翻印《昆剧手抄曲本一百册》。报告得到了文化部的重视和支持,文化部专门立项拨款交中国昆曲博物馆具体操作影印出版事宜。此后又过了将近一年半的时间,经过中国昆曲博物馆相关同志的积极努力,苏州图书馆的大力配合,以及扬州广陵书局的精心印行,终于在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九日,第四届中国昆剧艺术节期间面世,首发式当天,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文化部艺术司司长董伟,苏州市副市长王鸿声等领导亲临首发式现场,并盛赞此书的发行堪称“中国戏曲界的一件盛事”。 在此后进行的苏州市第二届文化遗产抢救整理研究类优秀成果评审中,中国昆曲博物馆的“补园张氏藏《昆剧手抄曲本一百册》”获得了其中唯一的一个特等奖。 
昆曲艺术的价值,正如文化部副部长、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王文章先生在《昆剧手抄曲本一百册》一书的序言中所说:昆曲“自元明以降,凡六百年,上承诗经离骚之遗韵,中接歌赋诗词之滥觞,下开中华戏曲之先河,其从融汇形成到成熟期,尽显中国戏曲艺术之璀璨;同时,昆曲艺术又以其艺术精粹给清代以来京剧和地方戏的发展以滋养,昆曲对中国戏曲众多剧种的形成、丰富与发展功莫大焉”。而补园张氏藏《昆剧手抄曲本一百册》的问世则为“当代戏曲研究者和从业者提供了版本比较、戏文校勘、研究和以供演出的珍贵财富……既慰先人搜索抄录之功,也是今人珍视昆曲艺术遗产、传承弘扬民族优秀文化应为之事”。 
躬逢其盛,为文以纪之。 
《昆剧手抄曲本100册》主要内容:现存张氏昆剧抄本一百册,收传奇、时剧等计九百零四折,其中未刊印本就有二百余句之多,抄录年代大致从张履谦先生起延至紫东先生的子媳,前后凡四代,时间之久、数量之多,令人叹为观止。这套张家四代用心经营积累的昆剧抄本全套影印出版。

   相关推荐   

—  没有更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