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预备警官 武和平 著 根据此书改编的电视剧《鹰巢之预备警官》 作家出版社

预备警官 武和平 著 根据此书改编的电视剧《鹰巢之预备警官》 作家出版社

9787506347938

19.2 全新

库存29件

浙江杭州临安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武和平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ISBN9787506347938

出版时间2000-01

装帧平装

开本16开

货号537250188373

上书时间2021-06-02

瑞幸图书专营店

已实名 已认证 进店 收藏店铺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全新
商品描述
书名:预备警官 原价:32元 作者:武和平著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9-09-01 ISBN:9787506347938 页码:299 版次:1 装帧:平装 开本:32开武和平继《污点》之后的又一部长篇力作,此书正由中央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改编为同名连续剧。  《预备警官》主要叙述了六名警校新学员在教官金锐和尔瑞的带领下,从最初无法承受严苛训练,甚至试图逃避逃跑,到心灵震动重返训练,刻苦学习,克服重重困难,最终成长为身怀绝技、缉拿毒贩的优秀警官的成长历程。武和平,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犯罪学博士,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曾下乡务农,后当警察,历任公安局长、地方党政干部,现在公安部供职。  从警三十五载,参加侦破多起大要案,作为指挥员,参与破获震惊全国的“九一八”开封博物馆馆藏文物被盗大案。  长期从事犯罪学研究,形之于理论的有:《大治安》、《黑社会犯罪新论》;诉之于文学的有:《血案疑踪》(由北影改编为电影),中央电视台摄制的《九一八大案纪实》(参与编创),《掩盖》(长篇小说)。有一年时间了,金锐没有来过这条街巷。可今天是姚远的忌日,他必须来,而且还要在这里烧上几炷安魂香。 现在,那几簇惨白的杨树又赫然入目,仿佛利刃猛地戳人心脏,一股砭骨的冷气从尾椎直蹿头顶。他浑身一阵战栗,眼前立时腾起了大片的血雾:成束的血浆肉团,纠结在一起的尸体,被烈火烧焦的水泥块射向天空,粘连在头皮土的发丝在随风飘荡……这一切都在眼前疾速地旋转,脑袋爆裂似的剧痛,潜意识里他拔下了车钥匙,汽车陡然熄火,瘫软无力地靠在了道边。 恍惚间,他觉得有人背起了自己,放在了颠簸的车上,之后就是雪白的墙壁、医生的白帽子、惨白的灯光。于是,那天的景象整个浮现在眼前…… 那天,刑警队接到线报,一个被长期侦控的贩毒团伙在交货。姚远上车便抢了方向盘,声称要为金队副当回车夫,一效犬马之劳。这小子爱开车,凡出勤就当仁不让,并且车耍得溜熟,插上钥匙一个打火加油,那台丰田霸道就似怒马独出,吼叫着蹿上大街,一路似疾风闪电。他瞥见金锐正要拧矿泉水喝,便殷勤地把一只精致的杯子递了过来。 这是金锐再熟悉不过的玻璃杯,杯体上镶有竹叶的图案,下半截套着淡红色精心编织的杯套,茶水从中散发着淡淡的幽香。金锐下意识接住杯子,没喝,腾地重重放回了杯托中,手臂不小心碰到了悬挂的车钥匙链,链子上的羊形饰件剧烈晃动起来。 “少来这套,我金锐哪有这福分。”这话一出口,又觉自己有些小肚鸡肠。可姚远浑然不觉,因为幸福之人往往是宽宏大量的。 “唉,金哥,你说咱哥儿俩这事儿,总是叫老兄让小弟,要是尔瑞不遇见我,她爱的肯定是你呀。” 金锐没做声,他正眯眼斜睨着姚远。车窗吹进习习凉风,正掠起姚远的乌发。额下两道浓眉像欲飞的鸟翅。这小子天生长着一副讨女人喜爱的脸孔,是全局公认的美男子。他和尔瑞刚从三亚度蜜月回来,燕尔新婚使他显得容光焕发。金锐深知自己最终输在了什么地方,心里酸溜溜的——当初,是他把姚远当宝贝选调来的。如今,姚远不但成了他的上司,并且眼睁睁地看他把自己的女友宋尔瑞也给撬走了。 “哼,小子,甭得了便宜卖乖!”金锐恨恨地想着,嘴上冷冷地答道:“开你的车吧,出了事故,不还是我端着?!” “那是那是。”姚远立即卖乖,一个漂亮的打把,冲出车流,停驶在前方的红绿灯处,嘬了几下嘴巴,冷不丁冒出这样一句话来:“我说金哥,要是哪天我光荣了,小瑞可就归你了。” 金锐腾地黑了脸,当胸给了他一拳,脱口骂道:“你今儿有病啊,哪那么多浑蛋话呢!” 姚远自知语失,挂挡驱车,转而笑道:“你想得倒美,我就那么容易光荣了?宋尔瑞说我是猫命,有九条呢。”继而拍拍金锐的肩膀道,“好好,等案子下来,俺俩专门设宴请你,别整天苦大仇深的,队里的事儿我还全仗老兄你给捧场呢不是。”车子此时已稳稳停在了巷口这排杨树下,姚远刚要熄火下车,被金锐一把挡住了。 “你是指挥,上一线送死的该是姓金的。”说毕跳下车,向巷子深处走去。  这条七拐八折的街巷叫福寿胡同,不远处是一座旧式门楼,墙壁被风吹雨蚀裸露着灰砖,瓦顶上摇曳着几簇衰草,虚掩的木门漆皮尽落,露出斑驳的木纹。根据线报,那所院子里有一伙人正在打麻将,实则进行毒品交易,并且被警方通缉多时的毒枭云汉也混迹其中。按设定方案,金锐先行突入,与预伏四周的人马呼应,伺机行动。 一个人影在门口一晃,迎面走了过来。对方个子不高,长得十分敦实,穿着打扮像个民工。金锐装作毫不在意,与对方擦身而过,这一瞬间,他眼角余光摄入的头像和通缉的照片重合。他旋风般转回身,以手代枪顶在了那人的左肩上。 “我是警察,把手举到头顶!”声音不高,却含着一股极大的威压。 那人立定了身子,两手极不情愿地交叉抱在头顶;金锐近步贴靠,熟练地从他衣衫后摆处摸出一把枪来,另一只手攥住对方右手三指,就要上铐。就在这一刻,那人突然水蛇似的弓了腰,化解了金锐的力量,而后像弹簧反射,刹那间蹿到了巷子口。可没料到一个马趴,像堆烂泥似的摔倒在地,那是伏在巷口的民警强兵使了个漂亮的拦腿绊子。 随即扑来的金锐,铁钳似的手已焊牢了对方粗壮的脖子,另一只手拢肩抄臂,来了个漂亮的背铐,顺势一扭,送到了那台丰田霸道的车前。姚远此时正在打手机。一只手遮着话筒,声音压得很低。他见金锐得了手,一边通话一边顺手将对方搡上了车。此时,随后赶来的强兵也从另一侧上车。这一刻,姚远由于正在通话。对于金锐朝他喊了句什么,压根儿没有往脑子里去,仍是春风满面的样子,朝着金锐跷了一下拇指,闪身进了车内。 正是这一刹那,事态发生了逆转:那台车怪叫一声突然启动,猝然冲下马路牙子,朝着胡同外狂奔起来。金锐一惊,拔枪就追,只见那辆车活像醉汉一样跌跌撞撞,继而一个急刹车,从车门中甩出一个人来。金锐扑过去,发现竟是强兵,对方的后脑已一片血污。他情知不妙,发疯般鸣枪追赶,远远已经看到有接应的民警,那台车此时已变成了一头疯牛,冲上人行道,撞断了一根电杆,服看要向一家店铺冲去。金锐举枪打爆了车的后轮胎,车子就地划弧,打了个反向的盘旋。在这一刻,金锐与窗玻璃正面相向,清楚地看到了一张狰狞的嘴脸,正用手铐死死勒在姚远的脖颈上…… 眼前火光一闪,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轰响,巨大的气浪将金锐抛到了几米外的冬青树丛中,等他踉跄着爬起来,一团浓烟腾空而起,那台丰田车已经陷在了熊熊烈焰之中,惨白的白杨树干上,全是殷红的血浆和肉团…… 金锐不顾一切地冲进车内,只见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躯干已难以辨认,尸体伏压的方向盘下,只有那串挂有羊形吉祥物的钥匙还完好无损。 直到现在,谁也说不清楚,歹徒究竟用什么方式将手铐脱开,又在狭窄的车厢内发生了何等惨烈的搏斗,只知道爆炸的原因,是毒贩拉响了夹在裆下的M67型手雷…… 由于爆炸的轰响,使欲来接头的毒枭脱逃,抓到的毒贩子都是喽哕,线索就此中断。这次任务除姚远牺牲外,强兵头部骨裂,成了植物人。就此之后,那团浓烟烈火,连同姚远烧焦的残肢,清晰刺目地烙在金锐的脑际,无论是梦中还是醒来,这团毒焰都一直在烤炙着他的灵魂,使他片刻也得不到安宁。  行动的惨败,毋庸置疑归咎于金锐未能彻底搜身的疏忽,而这一疏忽,又被顺理成章地解释成是他对姚远的成见——本是一对默契搭档,竟为了一个女人而反目。缘于这一致命的失误,金锐的命运也发生了逆转。他被迫离开了心爱的警队,奉命到省警院报到。这还是多亏了老局长铁山的全力举荐,当时恰逢警院实行教官制,是他通过刘毅副厅长压着头皮做通了院长高山行的工作。在向铁局长告别时,老头子拍着他的肩膀道:去吧,金飙子,把你这身绝活儿用到孩子们身上,给我训出一批像模像样的警察坯子来,兴许你还有卷土重来的那一天! 就这样,背着记过处分的金锐,带着所剩无几的尊严来到警院,为的是赎过和雪耻。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院方除任命他为刑事侦查教研室副主任之外。还让他兼任学生四中队中队长,每天与姚远的新婚妻子、自己的旧日恋人宋尔瑞对桌办公。   .....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