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词话(影印本) 宣纸线装 二函二十一册 线装书局
  • 金瓶梅词话(影印本) 宣纸线装 二函二十一册 线装书局
  • 金瓶梅词话(影印本) 宣纸线装 二函二十一册 线装书局
  • 金瓶梅词话(影印本) 宣纸线装 二函二十一册 线装书局
  • 金瓶梅词话(影印本) 宣纸线装 二函二十一册 线装书局
  • 金瓶梅词话(影印本) 宣纸线装 二函二十一册 线装书局

金瓶梅词话(影印本) 宣纸线装 二函二十一册 线装书局

线装书局 一版一印 绝版限量

6200 9.0折 6900 北京通州

全新 库存9件

作者兰陵笑笑生

出版社线装书局

出版时间2013-12

版次1

印刷时间2013-12

印次1

装帧线装

定价6900元

上书时间2018-12-07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全新
本次刊行选用台北故宫博物院本的古佚小说刊行会影印本。台北故宫博物院本于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在山西介休县发现,后由北平图书馆购得。一九三三年,马廉先生集资用古佚小说刊行会名义影印此书一百套,其中五十二回缺二叶,用崇祯本配页,并附崇祯本绣像,合为三函二十一册,是为古佚小说刊行会影印本。该本首欣欣子序、次明万历丁巳年(一六一七年)东吴弄珠客序,又附甘公跋,附绣像二百幅。因古佚小说刊行会本资金不足,该书在版式上有一定调整,本次刊印对比台北故宫博物院词话本,复原万历本版式大小规制。
商品描述
《 金瓶梅词话》
作者:(明)兰陵笑笑生著
主编:曾凡华
出版:线装书局出版
装帧:函套宣纸线装
册数:全2函21册
定价:6900元
作者简介

兰陵笑笑生,1932年,北平图书馆从山西介休收购到一部明刻本《金瓶梅词话》。这个版本刊行于公元1617年,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最早刻本,内容更接近原著,刻本前还附有一篇署名“欣欣子”的序,指明书的作者为“兰陵笑笑生”。这样,就为人们考证《金瓶梅》的作者提供了一个新线索。山东苍山县兰陵镇和江苏武进县,古时均曾名“兰陵”,但从书中大量使用山东方言来看,作者应是山东人,而不会是江苏武进县人。1933年,吴晗著文,通过大量的考证,考证出了《金瓶梅》的成书年代应在明万历十年到三十年,因而作者不可能是嘉靖间大名士。人们虽肯定了《金瓶梅》作者系山东人,但在《峄县志》中却找不出关于欣欣子或笑笑生或《金瓶梅》一丝一毫的信息来。

《金瓶梅》作者“兰陵笑笑生”的真实身份一直众说纷纭。近日在山东省诸城市召开的《金瓶梅》学术研讨会上,围绕学者张清吉提出的“丁惟宁说”,“金学”研究者进行了深入探讨。

“第一奇书”《金瓶梅》成书约在明万历年间,以“禁书”、“奇书”闻名,具有独特的文学价值和艺术成就。作者“兰陵笑笑生”作为第一位独立创作长篇小说的作家,其真实面目成为历史谜团,50多种说法各持己见。

万历丁巳(1617年)刻本《金瓶梅词话》开卷就是欣欣子序,欣欣子序第一句话就说“窃谓兰陵笑笑生作《金瓶梅传》”。显然,《金瓶梅》的作者是“兰陵笑笑生”。“兰陵”是郡望,“笑笑生”是作者。所以该序最后一句话是“吾故曰:笑笑生作此传者,盖有所谓也。”

“笑笑生”只是笔名,究为何人呢?该本欣欣子序后接着有一篇廿公《金瓶梅跋》,廿公跋第一句话说“《金瓶梅传》,为世庙时一巨公寓言。”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则说是“嘉靖间大名士手笔。”就是说,“笑笑生”是明嘉靖间“一巨公”、“大名士”。

从第一回到第七十九回,男主角为西门庆,自第八十回到九十九回,继之者为陈经济。自第一回到第十二回,女主角单表潘金莲;自第十三回起至第六十二回止,描写李瓶儿与潘金莲;自第六十三回到八十七回,因李瓶儿已死,除金莲外带写春梅;自第八十八回起,则独写春梅了。因全书以金莲、瓶儿、春梅为主,所以小说名为《金瓶梅》。东吴弄珠客在《金瓶梅词话(上下)》序里所谓:“诸妇多余,而独以潘金莲、李瓶儿、春梅命名者,亦楚《梼杌》之意也:盖金莲以奸死,瓶儿以孽死,春梅以淫死,较诸妇为更惨耳。”整部小说,脉络分明,结构完整,主要人物依次上场而归宿,各个个性鲜明生动,描写细腻入微,如潘金莲之泼辣,李瓶儿之委婉,吴月娘之平顺,庞春梅之灵俊,孟玉楼之平凡,西门庆之豪诈,陈经济之巧滑,应伯爵之谄顽,刘二之刁狠,都活灵活现。

月老姻缘配未真,金莲卖俏逞花容。
    只因月下星前意,惹起门旁帘外心。
    王妈诱财施巧计,郓哥卖果被嫌嗔。
    那知后日萧墙祸,血溅屏帏满地红。
    话说武松自从搬离哥家,捻指不觉雪晴,过了十数日光景。却说本县知县,自从到任以来,却得二年有馀,转得许多金银,要使一心腹人,送上东京亲眷处收寄。三年任满朝觐,打点上司。一来却怕路上小人,须得一个有力量的人去方好。猛可想起都头武松,须得此人英雄胆力,方了得此事。当日就唤武松到衙内商议道:"我有个亲戚,在东京城内做官,姓朱名勐,见做殿前太尉之职。要送一担礼物,稍封书去问安。只恐途中不好行,须得你去方可。你休推辞辛苦,回来我自重赏你。"武松应道:"小人得蒙恩相抬举,安敢推辞。既蒙差遣,只得便去。小人自来也不曾到东京,就那里观光上国景致走一遭,也是恩相抬举。"知县大喜,赏了武松三杯酒,十两路费,不在话下。
    且说武松领了知县的言语,出的县门,来到下处,叫了土兵,却来街上买了一瓶酒并菜蔬之类,径到武大家。武大恰街上回来,见武松在门前坐地,交土兵去厨下安排。那妇人馀情不断,见武松把将酒食来,心中自思:"莫不这厮思想我了?不然却又回来?那厮一定强我不过,我且慢慢问他。"妇人便上楼去,重匀粉面,再挽云鬟,换了些颜色衣服穿了,来到门前迎接武松。妇人拜道:"叔叔不知怎的错见了,好几日并不上门,交奴心里没理会处。每日交你哥哥去县里寻叔叔陪话,归来只说没寻处。今日再喜得叔叔来家,没事坏钞做甚么!"武松道:"武二有句话,特来要和哥哥说知。"妇人道:"既如此,请楼上坐。"
    三个人来到楼上,武松让哥嫂上首坐了,他便掇杌子打横。土兵摆上酒来,热下饭一齐拿上来。武松劝哥嫂吃,妇人便把眼来睃武松。武松只顾吃酒。酒至数巡,武松问迎儿讨副劝杯,叫土兵筛一杯酒,拿在手里,看着武大道:"大哥在上,武二今日蒙知县相公差往东京干事,明日便要起程。多是两三个月,少是一个月便回。有句话特来和你说:你从来为人懦弱,我不在家,恐怕外人来欺负。假如你每日卖十扇笼炊饼,你从明日为始,只做五扇笼炊饼出去卖。每日迟出早归,不要和人吃酒。归家便下了帘子,早闭门,省了多少是非口舌。若是有人欺负你,不要和他争执,待我回来,自和他理论。大哥你依我时,满饮此杯。"武大接了酒道:"我兄弟见得是,我都依你说。"吃过了一杯,武松再斟第二盏酒,对那妇人说道:"嫂嫂是个精细的人,不必要武松多说。我的哥哥为人质朴,全靠嫂嫂做主。常言表壮不如里壮,嫂嫂把得家定,我哥哥烦恼做甚么!岂不闻古人云:篱牢犬不入。"那妇人听了这几句话,一点红从耳畔起,须臾紫泓了面皮,指着武大骂道‘:"你这个混沌东西,有甚言语在别人处说来,欺负老娘!我是个不戴头巾的男子汉,叮叮哨哨响的婆娘,拳头上也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马,人面上行的人。不是那服脓血搠不出来鳖老婆!自从嫁了武大,真个蝼蚁不敢入屋里来,有甚么篱笆不牢,犬儿钻得人来?你休胡言乱语,一句句都要下落!丢下块砖儿,一个个也要着地!"武松笑道:"若得嫂嫂这般做主,最好。只要心口相应,却不应心头不似口头。既然如此,我武松都记得嫂嫂说的话了。请过此杯。"那妇人一手推开酒盏,一直跑下楼来,走到半胡梯上发话道:"既是你聪明伶俐,恰不道长嫂为母!我初嫁武大时,不曾听得有甚小叔,那里走得来,是亲不是亲,便要做乔家公。自是老娘悔气了,偏撞着这许多鸟事!"一面哭下楼去了。有诗为证:
    苦口良言谏劝多,金莲怀恨起风波。
    自家惶愧难存坐,气杀英雄小二哥。
    那妇人做出许多乔张致来,武大、武松吃了几杯酒,坐不住,都下的楼来,弟兄洒泪而别。武大道:"兄弟去了,早早回来,和你相见。"武松道:"哥哥,你便不做买卖也罢。只在家里坐的,盘缠兄弟自差人送与你。"临行,武松又分付道:"哥哥,我的言语休要忘了,在家仔细门户。"武大道:"理会得了。"
    武松辞了武大,回到县前下处,收拾行装并防身器械。次日,领了知县礼物,金银驼垛,讨了脚程,起身上路,往东京去了。不题。
    只说武大自从兄弟武松说了去,整日乞那婆娘骂了三四日。武大忍气吞声,由他自骂。只依兄弟言语,每日只做一半炊饼出去,未晚便回家。歇了担儿,先便去除了帘子,关上大门,却来屋里动旦。那妇人看了这般,心内焦燥起来,骂道:"不识时浊物!我倒不曾见日头在半天里,便把牢门关了。也吃邻舍家笑话,说我家怎生禁鬼。听信你兄弟说,空生有卵鸟嘴,也不怕别人笑耻。"武大道:"由他笑也罢,我兄弟说的是好话,省了多少是非。"被妇人哕在脸上道:"呸!浊东西!你是个男子汉,自不做主,却听别人调遣!"武大摇手道:"由他。我兄弟说的是金石之语。"原来武松去后,武大每日只是晏出早归,到家便关门。那妇人气生气死,和他合了几场气。落后闹惯了,自此妇人约莫武大归来时分,先自去收帘子,关上大门。武大见了,心里自也暗喜,寻思道:"恁的却不好!"有诗为证:
    慎事关门并早归,眼前恩爱隔崔嵬。
    春心一点如丝乱,空锁牢笼总是虚。
    白驹过隙,日月穿梭,才见梅开腊底,又早天气回阳。一日,三月春光明媚时分,金莲打扮光鲜,单等武大出门,就在门前帘下站立;约莫将及他归来时分,便下了帘子自去房内坐的。一日,也是合当有事,却有一个人从帘子下走过来。自古没巧不成话,姻缘合当凑着。妇人正手里拿着叉竿放帘子,忽被一阵风将叉竿刮倒,妇人手擎不牢,不端不正却打在那人头巾上。妇人便慌忙陪笑。把眼看那人,也有二十五六年纪,生的十分博浪。头上戴着缨子帽儿,金玲珑簪儿,金井玉栏杆圈儿;长腰身穿绿罗褶儿;脚下细结底陈桥鞋儿,清水布袜儿,腿上勒着两扇玄色挑丝护膝儿;手里摇着洒金川扇儿,越显出张生般庞儿,潘安的貌儿。可意的人儿,风风流流从帘子下丢与奴个眼色儿。这个人被叉杆打在头上,便立住了脚。待要发作时,回过脸来看,却不想是个美貌妖娆的妇人。但见他黑鬓鬓赛鸦翎的鬓儿,翠湾湾的新月的眉儿,清泠泠杏子眼儿,香喷喷樱桃口儿,直隆隆琼瑶鼻儿,粉浓浓红艳腮儿,娇滴滴银盆脸儿,轻袅袅花朵身儿,玉纤纤葱枝手儿,一捻捻杨柳腰儿,软浓浓白面脐肚儿,窄多多尖趣脚儿,肉奶奶胸儿,白生生腿儿。更有一件,紧揪揪、红绉绉、白鲜鲜、黑裀裀,正不知是什么东西。观不尽这妇人容貌,且看他怎生打扮。但见:
    头上戴着黑油油头发鬏髻,口面上缉着皮金,一径里踅出香云一结。周围小簪儿齐插,六鬓斜插一朵并头花,排草梳儿后押。难描八字湾湾柳叶,衬在腮两朵桃花。玲珑坠儿最堪夸,露菜玉酥胸无价。毛青布大袖衫儿,褶儿又短,衬湘裙碾绢绫纱。通花汗巾儿袖中儿边搭刺,香袋儿身边低挂,抹胸儿重重纽扣,裤腿儿脏头垂下。往下看,尖趫趫金莲小脚,云头巧缉山牙,老鸦鞋儿白绫高底,步香尘偏衬登踏。红纱膝裤扣莺花,行坐处风吹裙祷。口儿里常喷出异香兰麝,樱桃初笑脸生花。人见了魂飞魄散,卖弄杀偏俏的冤家。

《金瓶梅》的版本主要有两个系统:

一为现存最早的有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东吴弄珠客及欣欣子序的《金瓶梅词话》,一百回,所谓“词话”是指书中插有大量的诗词曲赋和韵文,这个本子及其传刻本,统称词话本。

一为崇祯年间刊行的《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又称《原本金瓶梅》,故一般称这个本子及其传刻本为崇祯本。清康熙年间张竹坡对崇祯本加以评点,推出《第一奇书金瓶梅》。这就是张竹坡的批评本。流行非常广。清同治年间,蒋敦复删削《第一奇书金瓶梅》不洁文字而成的《绘图真本金瓶梅》,民国五年由存宝斋印行,成为《金瓶梅》的第一部删节本。齐鲁书社出版了崇祯本《新刻绣像批评金瓶梅》。
金瓶梅词话

《金瓶梅词话》一书是一部古今艳情小说中灿烂的一朵文化奇葩。曾因历史的变迁遭到打击,后因战乱以致流失海外。

随着新时代的改革开放,社会的研究需要,港台金瓶梅研究协会从日、英、法、美、德等国家搜集加以整理,才从新得以完善。让这部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灿烂文化奇葩,重放异彩。

此书故事曲折、生动、情节感人,并有六十余幅古代俏男、倩女狂爱之图片,实为读书爱好者茶余饭后的精神食粮、藏书爱好者收藏之精品。

《金瓶梅词话》算得上是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与《红楼梦》、《水浒传》、《三国演义》并列。但《金瓶梅》是一部奇书,被列为“淫书”,历代禁止公开出版发行。

《金瓶梅词话(初刻本)》仿古印制,它包括拥有最充分原始信息、最具可读性的"崇祯本"全部内容

   相关推荐   

—  没有更多了  —

本次刊行选用台北故宫博物院本的古佚小说刊行会影印本。台北故宫博物院本于民国二十年(一九三一年)在山西介休县发现,后由北平图书馆购得。一九三三年,马廉先生集资用古佚小说刊行会名义影印此书一百套,其中五十二回缺二叶,用崇祯本配页,并附崇祯本绣像,合为三函二十一册,是为古佚小说刊行会影印本。该本首欣欣子序、次明万历丁巳年(一六一七年)东吴弄珠客序,又附甘公跋,附绣像二百幅。因古佚小说刊行会本资金不足,该书在版式上有一定调整,本次刊印对比台北故宫博物院词话本,复原万历本版式大小规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