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汗青簃精刻【袁文笺正】16厚册全套,为石韫玉所辑袁枚的文章,袁枚沉博绝丽,胸罗万卷,袁枚好用典,“字字皆有来历,读者不知所出”。石韫玉加以笺注,便于阅读,详加注释,字字来历,尽述所出。版心下端刊印有“汗青簃”字样,开本阔大,刻印极佳。
  • 清代汗青簃精刻【袁文笺正】16厚册全套,为石韫玉所辑袁枚的文章,袁枚沉博绝丽,胸罗万卷,袁枚好用典,“字字皆有来历,读者不知所出”。石韫玉加以笺注,便于阅读,详加注释,字字来历,尽述所出。版心下端刊印有“汗青簃”字样,开本阔大,刻印极佳。
  • 清代汗青簃精刻【袁文笺正】16厚册全套,为石韫玉所辑袁枚的文章,袁枚沉博绝丽,胸罗万卷,袁枚好用典,“字字皆有来历,读者不知所出”。石韫玉加以笺注,便于阅读,详加注释,字字来历,尽述所出。版心下端刊印有“汗青簃”字样,开本阔大,刻印极佳。
  • 清代汗青簃精刻【袁文笺正】16厚册全套,为石韫玉所辑袁枚的文章,袁枚沉博绝丽,胸罗万卷,袁枚好用典,“字字皆有来历,读者不知所出”。石韫玉加以笺注,便于阅读,详加注释,字字来历,尽述所出。版心下端刊印有“汗青簃”字样,开本阔大,刻印极佳。
  • 清代汗青簃精刻【袁文笺正】16厚册全套,为石韫玉所辑袁枚的文章,袁枚沉博绝丽,胸罗万卷,袁枚好用典,“字字皆有来历,读者不知所出”。石韫玉加以笺注,便于阅读,详加注释,字字来历,尽述所出。版心下端刊印有“汗青簃”字样,开本阔大,刻印极佳。
  • 清代汗青簃精刻【袁文笺正】16厚册全套,为石韫玉所辑袁枚的文章,袁枚沉博绝丽,胸罗万卷,袁枚好用典,“字字皆有来历,读者不知所出”。石韫玉加以笺注,便于阅读,详加注释,字字来历,尽述所出。版心下端刊印有“汗青簃”字样,开本阔大,刻印极佳。

清代汗青簃精刻【袁文笺正】16厚册全套,为石韫玉所辑袁枚的文章,袁枚沉博绝丽,胸罗万卷,袁枚好用典,“字字皆有来历,读者不知所出”。石韫玉加以笺注,便于阅读,详加注释,字字来历,尽述所出。版心下端刊印有“汗青簃”字样,开本阔大,刻印极佳。

6000 河南平顶山

八品 库存1件

作者石韫玉

出版人汗青簃

年代清代 (1645-1911)

纸张竹纸

刻印方式木刻

装帧线装

尺寸26 × 16.5 × 19 cm

册数16册

上书时间2019-09-12

  • 最新上架
明代汲古阁刻本【焦氏易林】原装四厚册一套全 。是书“古雅玄妙”“世人无识,但以占卜书视之。汉朝焦延寿著,相传他就是发明六爻纳甲术的人,是易学应用大师京房的老师。他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而名垂史册的易学大师。较初印。
明代汲古阁刻本【焦氏易林】原装四厚册一套全 。是书“古雅玄妙”“世人无识,但以占卜书视之。汉朝焦延寿著,相传他就是发明六爻纳甲术的人,是易学应用大师京房的老师。他是一个具有传奇色彩而名垂史册的易学大师。较初印。 ¥13800.00
明板大部头】明万历初刻初印【韵府群玉】28厚册全,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韵书,十一行二十二字,白口左右双边,单鱼尾,首有序文,书内钤章,书首有万曆间陈文烛序一篇,次凡例,次目录,卷名下署“晚学阴时夫劲弦编辑”、“新吴阴中夫复春编注”、“秣陵王元贞孟起校正”,《中国古籍版刻辞典》P72《中国古籍善本总目》
明板大部头】明万历初刻初印【韵府群玉】28厚册全,我国现存最早的一部韵书,十一行二十二字,白口左右双边,单鱼尾,首有序文,书内钤章,书首有万曆间陈文烛序一篇,次凡例,次目录,卷名下署“晚学阴时夫劲弦编辑”、“新吴阴中夫复春编注”、“秣陵王元贞孟起校正”,《中国古籍版刻辞典》P72《中国古籍善本总目》 ¥52000.00
明代写刻珍本大部头】明万历二十三年金陵书林周显刻本【山堂肆考角集】48册全套,全书手写体上板,11行22字,白口左右双边,单鱼尾,鸿篇巨制,豪华金镶玉装,保存了相当数量散佚古籍的零篇单句,为学者辑佚考证,提供了弥足珍贵的资料。《中国古籍善本总目》子部类书类著录。市场多见单卷残本,整套的实在可遇不可求
明代写刻珍本大部头】明万历二十三年金陵书林周显刻本【山堂肆考角集】48册全套,全书手写体上板,11行22字,白口左右双边,单鱼尾,鸿篇巨制,豪华金镶玉装,保存了相当数量散佚古籍的零篇单句,为学者辑佚考证,提供了弥足珍贵的资料。《中国古籍善本总目》子部类书类著录。市场多见单卷残本,整套的实在可遇不可求 ¥42000.00
清代精刻善本【韩诗外传】10册全套,牌记书“新安周氏校本”。 内容多载趣闻轶事,“韩诗学”的创始人韓嬰著作。纸墨明湛,镌刻精整,品好。有藏书章数枚 。
清代精刻善本【韩诗外传】10册全套,牌记书“新安周氏校本”。 内容多载趣闻轶事,“韩诗学”的创始人韓嬰著作。纸墨明湛,镌刻精整,品好。有藏书章数枚 。 ¥4500.00
清代世楷堂精刻善本【连文释义】珍贵古籍一册全。刻印清晰,墨色浓郁。本书为清代善本,存世较少,颇为难得。
清代世楷堂精刻善本【连文释义】珍贵古籍一册全。刻印清晰,墨色浓郁。本书为清代善本,存世较少,颇为难得。 ¥600.00
明刻清早期印【说苑】16册一套全。刘向撰,是一部富有文学意味的重要文献,叙事意蕴讽喻,趣味性颇强,有较高的文学欣赏价值,对魏晋乃至明清的笔记小说也有一定的影响。较初印。
明刻清早期印【说苑】16册一套全。刘向撰,是一部富有文学意味的重要文献,叙事意蕴讽喻,趣味性颇强,有较高的文学欣赏价值,对魏晋乃至明清的笔记小说也有一定的影响。较初印。 ¥6800.00
民国扫叶山房白纸精印《荀子集解》原装二十卷7册。是研究荀况思想及先秦各派学说的重要材料。晚清文学家王先谦校勘诠释,采集各家之说,发挥己见,编成此书,该书脉络清楚,注释详尽,是一个非常完善的注本。
民国扫叶山房白纸精印《荀子集解》原装二十卷7册。是研究荀况思想及先秦各派学说的重要材料。晚清文学家王先谦校勘诠释,采集各家之说,发挥己见,编成此书,该书脉络清楚,注释详尽,是一个非常完善的注本。 ¥700.00
清代嫏嬛馆刻本【周礼杜氏注】上下卷2册全,纸张精美,书品好,东汉经学大家杜子春注解周礼,杜子春从刘歆学习《周礼》,刘歆诸弟子多死于兵乱疾病,只有杜子春没有死,他是儒家经学硕果仅存的传承人,后传与郑众、贾逵。他是说文解字作者许慎的师爷。周礼一书也因他而流传。故很珍贵
清代嫏嬛馆刻本【周礼杜氏注】上下卷2册全,纸张精美,书品好,东汉经学大家杜子春注解周礼,杜子春从刘歆学习《周礼》,刘歆诸弟子多死于兵乱疾病,只有杜子春没有死,他是儒家经学硕果仅存的传承人,后传与郑众、贾逵。他是说文解字作者许慎的师爷。周礼一书也因他而流传。故很珍贵 ¥750.00
清早期精刻【李川父先生诗集】【孙太初先生诗集】合订一册全,开封李濂(1488—1566)明代官员、学者。字川父,祥符(今河南开封)人。著有《医史》十卷。书中避讳“玄”,而不避“弘”可知应为清早期刻本,保留有明显的明代风格。豪华金镶玉装,品相完好,不可多得之佳品!
清早期精刻【李川父先生诗集】【孙太初先生诗集】合订一册全,开封李濂(1488—1566)明代官员、学者。字川父,祥符(今河南开封)人。著有《医史》十卷。书中避讳“玄”,而不避“弘”可知应为清早期刻本,保留有明显的明代风格。豪华金镶玉装,品相完好,不可多得之佳品! ¥800.00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八品
商品描述
清代汗青簃精刻【袁文笺正】16厚册全套,为石韫玉所辑袁枚的文章,袁枚沉博绝丽,胸罗万卷,袁枚好用典,“字字皆有来历,读者不知所出”。石韫玉加以笺注,便于阅读,详加注释,字字来历,尽述所出。版心下端刊印有“汗青簃”字样,开本阔大,刻印极佳。

石韫玉(1756~1837),字执如,号琢堂,又号花韵庵主人,亦称独学老人,江苏吴县人。清朝诗人、藏书家,著录家藏1200余种。乾隆五十五年状元,官山东按察使。

韫玉著有《独学庐诗文集》、《晚香楼集》、《花韵庵诗余》及《花间九奏乐府》。《花间九奏》共含九个短剧,为《伏生授经》、《罗敷采桑》、《桃叶渡江》、《桃源渔父》、《梅妃作赋》、《乐天开阁》、《贾岛祭诗》、《琴操参禅》及《对山救友》皆为纯粹之文人剧。清嘉庆十九年(1814)三月初四(公历4月23日),清代大诗人、石韫玉进士同年挚友张问陶(船山)病逝于苏州,石韫玉于嘉庆二十年(1815)十月编成《船山诗草》20卷及《船山诗草选》,刊行吴中。石韫玉《刻〈船山诗草〉成书后》云:“文园遗稿叹丛残,手为删存次第刊。名世半千知己少,寓言十九解人难。留侯慕道辞官早,贾岛能诗当佛看。料理一编亲告奠,百年心事此时完。”穿越生死之友谊,令人感动万分!

袁枚(1716年3月25日-1798年1月3日),字子才,号简斋,晚年自号仓山居士、随园主人、随园老人。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祖籍浙江慈溪。 [1]  清朝乾嘉时期代表诗人、散文家、文学评论家和美食家。
乾隆四年(1739年)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乾隆七年(1742)外调江苏,先后于溧水、江宁、江浦、沭阳任县令七年,为官政治勤政颇有名声,奈仕途不顺,无意吏禄;乾隆十四年(1749)辞官隐居于南京小仓山随园,吟咏其中,广收诗弟子,女弟子尤众。嘉庆二年(1797),袁枚去世,享年82岁,去世后葬在南京百步坡,世称“随园先生”。
袁枚倡导“性灵说”,与赵翼、蒋士铨合称为“乾嘉三大家”(或江右三大家),又与赵翼、张问陶并称“性灵派三大家”,为“清代骈文八大家”之一。文笔与大学士直隶纪昀齐名,时称“南袁北纪”。主要传世的著作有《小仓山房文集》、《随园诗话》及《补遗》,《随园食单》、《子不语》、《续子不语》等。散文代表作《祭妹文》,哀婉真挚,流传久远,古文论者将其与唐代韩愈的《祭十二郎文》并提。

是书:开本阔大,刻印清晰,没有虫蛀,没有水迹,轻微破损,全书已经精修,封皮后装。整体品佳。

   相关推荐   

—  没有更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