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百年来最伟大的中国画—云中中和大司命》, 傅抱石专辑画册,大12开本,尺寸(长×宽×厚):30.2厘米×23.5厘米×0.8厘米,共76页,黑色漆面硬精装,2016年5月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编印,收录傅抱石先生1954年9月绘制名画——云中中和大司命(83.0厘米×29.6厘米)。附世界美术评论名家评论文章多篇。
  • 《近百年来最伟大的中国画—云中中和大司命》, 傅抱石专辑画册,大12开本,尺寸(长×宽×厚):30.2厘米×23.5厘米×0.8厘米,共76页,黑色漆面硬精装,2016年5月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编印,收录傅抱石先生1954年9月绘制名画——云中中和大司命(83.0厘米×29.6厘米)。附世界美术评论名家评论文章多篇。
  • 《近百年来最伟大的中国画—云中中和大司命》, 傅抱石专辑画册,大12开本,尺寸(长×宽×厚):30.2厘米×23.5厘米×0.8厘米,共76页,黑色漆面硬精装,2016年5月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编印,收录傅抱石先生1954年9月绘制名画——云中中和大司命(83.0厘米×29.6厘米)。附世界美术评论名家评论文章多篇。
  • 《近百年来最伟大的中国画—云中中和大司命》, 傅抱石专辑画册,大12开本,尺寸(长×宽×厚):30.2厘米×23.5厘米×0.8厘米,共76页,黑色漆面硬精装,2016年5月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编印,收录傅抱石先生1954年9月绘制名画——云中中和大司命(83.0厘米×29.6厘米)。附世界美术评论名家评论文章多篇。
  • 《近百年来最伟大的中国画—云中中和大司命》, 傅抱石专辑画册,大12开本,尺寸(长×宽×厚):30.2厘米×23.5厘米×0.8厘米,共76页,黑色漆面硬精装,2016年5月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编印,收录傅抱石先生1954年9月绘制名画——云中中和大司命(83.0厘米×29.6厘米)。附世界美术评论名家评论文章多篇。
  • 《近百年来最伟大的中国画—云中中和大司命》, 傅抱石专辑画册,大12开本,尺寸(长×宽×厚):30.2厘米×23.5厘米×0.8厘米,共76页,黑色漆面硬精装,2016年5月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编印,收录傅抱石先生1954年9月绘制名画——云中中和大司命(83.0厘米×29.6厘米)。附世界美术评论名家评论文章多篇。
  • 《近百年来最伟大的中国画—云中中和大司命》, 傅抱石专辑画册,大12开本,尺寸(长×宽×厚):30.2厘米×23.5厘米×0.8厘米,共76页,黑色漆面硬精装,2016年5月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编印,收录傅抱石先生1954年9月绘制名画——云中中和大司命(83.0厘米×29.6厘米)。附世界美术评论名家评论文章多篇。
  • 《近百年来最伟大的中国画—云中中和大司命》, 傅抱石专辑画册,大12开本,尺寸(长×宽×厚):30.2厘米×23.5厘米×0.8厘米,共76页,黑色漆面硬精装,2016年5月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编印,收录傅抱石先生1954年9月绘制名画——云中中和大司命(83.0厘米×29.6厘米)。附世界美术评论名家评论文章多篇。
  • 《近百年来最伟大的中国画—云中中和大司命》, 傅抱石专辑画册,大12开本,尺寸(长×宽×厚):30.2厘米×23.5厘米×0.8厘米,共76页,黑色漆面硬精装,2016年5月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编印,收录傅抱石先生1954年9月绘制名画——云中中和大司命(83.0厘米×29.6厘米)。附世界美术评论名家评论文章多篇。
  • 《近百年来最伟大的中国画—云中中和大司命》, 傅抱石专辑画册,大12开本,尺寸(长×宽×厚):30.2厘米×23.5厘米×0.8厘米,共76页,黑色漆面硬精装,2016年5月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编印,收录傅抱石先生1954年9月绘制名画——云中中和大司命(83.0厘米×29.6厘米)。附世界美术评论名家评论文章多篇。

《近百年来最伟大的中国画—云中中和大司命》, 傅抱石专辑画册,大12开本,尺寸(长×宽×厚):30.2厘米×23.5厘米×0.8厘米,共76页,黑色漆面硬精装,2016年5月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编印,收录傅抱石先生1954年9月绘制名画——云中中和大司命(83.0厘米×29.6厘米)。附世界美术评论名家评论文章多篇。

60 九五品

仅1件

北京东城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傅抱石

出版社北京保利近现代书画部编印

出版时间2016-05

版次1

印刷时间2016-05

印次1

装帧精装

开本12开

纸张胶版纸

页数76页

货号祥道铁北

上书时间2019-11-14

汲古堂

九年老店
已实名 进店 收藏店铺
  • 最新上架
【北京师范大学建校八十周年纪念明信片】,全套共9张,带函套,全新未使用,尺寸规格15.0厘米×10.0厘米,1982年北京师范大学为庆祝建校八十周年编印,钤“北京师范大学 1902—1982 校庆办公室”红色圆形印章。
【北京师范大学建校八十周年纪念明信片】,全套共9张,带函套,全新未使用,尺寸规格15.0厘米×10.0厘米,1982年北京师范大学为庆祝建校八十周年编印,钤“北京师范大学 1902—1982 校庆办公室”红色圆形印章。 ¥50.00
【北京师范大学建校九十周年纪念•1902-1992:紫砂胎哥釉纪念盘】中国宜兴制造,直径13.0厘米,高2.0厘米,中心镶嵌紫砂材质北京师范大学标志物“木铎”,盘缘钤启功先生书写“北京师范大学建校九十周年纪念1902-1992”字样。盘底钤印“中国宜兴”字样,带原装红木盘架,纪念盘重213.5克,制作艺术精湛,烧造工艺高超,是一件“欧窑”紫砂哥釉的传承佳作。
【北京师范大学建校九十周年纪念•1902-1992:紫砂胎哥釉纪念盘】中国宜兴制造,直径13.0厘米,高2.0厘米,中心镶嵌紫砂材质北京师范大学标志物“木铎”,盘缘钤启功先生书写“北京师范大学建校九十周年纪念1902-1992”字样。盘底钤印“中国宜兴”字样,带原装红木盘架,纪念盘重213.5克,制作艺术精湛,烧造工艺高超,是一件“欧窑”紫砂哥釉的传承佳作。 ¥200.00
《中国和田玉》蒋壬华、陈葆章、唐延龄 著,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1994年5月新疆第1版,2006年5月第3次印刷,16开本,全书总计380余页,繁体字,铜版纸彩色图版印制,蓝色漆布面硬精装,重1386克。
《中国和田玉》蒋壬华、陈葆章、唐延龄 著,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1994年5月新疆第1版,2006年5月第3次印刷,16开本,全书总计380余页,繁体字,铜版纸彩色图版印制,蓝色漆布面硬精装,重1386克。 ¥380.00
《烹饪技术•菜谱(上、下册)》全套上、下册,共2本。1983年10月唐山市商业技工学校编印,唐山市商业技工学校烹饪教材编写组编写,32开本,全套上、下册2本总计约570余页。全套书共收录京东名菜菜谱838道。
《烹饪技术•菜谱(上、下册)》全套上、下册,共2本。1983年10月唐山市商业技工学校编印,唐山市商业技工学校烹饪教材编写组编写,32开本,全套上、下册2本总计约570余页。全套书共收录京东名菜菜谱838道。 ¥280.00
【清代早期景德镇紫金酱釉罐】罐口径13.0厘米,腹径20.0厘米,底足径12.3厘米,高17.2厘米,重1700克。圆口缩颈,腹圆鼓,底接平足。罐内外满施紫金酱釉,釉层均匀光润,釉水丰润,釉色典雅沉稳,色彩拙朴,古朴沉稳,简洁凝练,浑然天成。此罐作为当时装酒之器物,器型端正规整,气韵生动朴茂,敦厚坚实,古拙大气,造型优美,实用厚重,融实用性和艺术性于一体。
【清代早期景德镇紫金酱釉罐】罐口径13.0厘米,腹径20.0厘米,底足径12.3厘米,高17.2厘米,重1700克。圆口缩颈,腹圆鼓,底接平足。罐内外满施紫金酱釉,釉层均匀光润,釉水丰润,釉色典雅沉稳,色彩拙朴,古朴沉稳,简洁凝练,浑然天成。此罐作为当时装酒之器物,器型端正规整,气韵生动朴茂,敦厚坚实,古拙大气,造型优美,实用厚重,融实用性和艺术性于一体。 ¥270.00
【"北京积水潭医院建院三十周年纪念 1956~1986"纪念瓷盘】,1986年北京积水潭医院为纪念建院三十周年而特别定制。1986年唐山市第三瓷厂制作。白瓷,粗细金边双圈饰边,盘口直径26.8厘米,外底足直径16.4厘米,高3.0厘米。重800.5克。
【"北京积水潭医院建院三十周年纪念 1956~1986"纪念瓷盘】,1986年北京积水潭医院为纪念建院三十周年而特别定制。1986年唐山市第三瓷厂制作。白瓷,粗细金边双圈饰边,盘口直径26.8厘米,外底足直径16.4厘米,高3.0厘米。重800.5克。 ¥360.00
【松鹤延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老年画】一九八四年春节成都军区慰问老红军赠送慰问品,画面名款:山樵、□□(钤印),画面外成都军区毛笔字手写慰问赠言:“成都軍區 贈   一九八四年 春節”。画面净芯尺寸(长*宽):81.0厘米*39.8厘米,中堂立轴,精装裱,总尺寸(长*宽):177.0厘米*51.5厘米,带原装锦盒。可悬挂于堂屋正中,左右两侧再配挂一幅对联,构成“中堂对”,作为给老人祝寿之最佳贺礼。
【松鹤延年: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老年画】一九八四年春节成都军区慰问老红军赠送慰问品,画面名款:山樵、□□(钤印),画面外成都军区毛笔字手写慰问赠言:“成都軍區 贈 一九八四年 春節”。画面净芯尺寸(长*宽):81.0厘米*39.8厘米,中堂立轴,精装裱,总尺寸(长*宽):177.0厘米*51.5厘米,带原装锦盒。可悬挂于堂屋正中,左右两侧再配挂一幅对联,构成“中堂对”,作为给老人祝寿之最佳贺礼。 ¥800.00
【1993年中国上海制造“永久”牌26型自行车:国家免检产品/国家质量技术监督检验检疫总局AQSIQ,MODEL(型号)/QF 02279,产品标准/GB 3565-93】,整车品相好,1993年出厂买来后,整车调试并加装中国名牌上海“凤凰”牌自行车锁,此后一直个人珍藏,基本未曾骑行。该车各部件均为“永久”原始出厂件,2022年1月21日更换安装全新中国名牌“朝阳”牌内外胎,质量优秀,骑行轻便快捷
【1993年中国上海制造“永久”牌26型自行车:国家免检产品/国家质量技术监督检验检疫总局AQSIQ,MODEL(型号)/QF 02279,产品标准/GB 3565-93】,整车品相好,1993年出厂买来后,整车调试并加装中国名牌上海“凤凰”牌自行车锁,此后一直个人珍藏,基本未曾骑行。该车各部件均为“永久”原始出厂件,2022年1月21日更换安装全新中国名牌“朝阳”牌内外胎,质量优秀,骑行轻便快捷 ¥1500.00
【上世纪八十年代唐山产素面执壶】,带柄,有盖,厚胎,素白釉面,南瓜造型。壶腹直径15.0厘米,口径8.8厘米,底径9.2厘米,通长(壶嘴至壶柄)21.0厘米,通高(壶盖至壶底)10.0厘米,壁厚0.5厘米,重508.5克。品相好,完好无损,完整无缺,近于全新,未曾使用。
【上世纪八十年代唐山产素面执壶】,带柄,有盖,厚胎,素白釉面,南瓜造型。壶腹直径15.0厘米,口径8.8厘米,底径9.2厘米,通长(壶嘴至壶柄)21.0厘米,通高(壶盖至壶底)10.0厘米,壁厚0.5厘米,重508.5克。品相好,完好无损,完整无缺,近于全新,未曾使用。 ¥150.00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九五品
商品描述
《近百年来最伟大的中国画—云中中和大司命》,傅抱石专辑画册,大12开本,尺寸(长×宽×厚):30.2厘米×23.5厘米×0.8厘米,共76页,黑色漆面硬精装,2016年5月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编印,收录傅抱石先生1954年9月绘制名画——云中中和大司命(83.0厘米×29.6厘米)。附世界美术评论名家评论文章多篇。

        ● 傅抱石(1904年10月5日-1965年9月29日),“新山水画”代表画家 [1]  ,原名长生、瑞麟,号抱石斋主人。生于江西南昌,祖籍江西新余,现代画家。早年留学日本,回国后执教于中央大学。1949年后曾任南京师范学院教授、江苏国画院院长等职。
        他擅画山水,中年创为“抱石皴”,笔致放逸,气势豪放,尤擅作泉瀑雨雾之景;晚年多作大幅,气魄雄健,具有强烈的时代感。人物画多作仕女、高士,形象高古。著有《中国古代绘画之研究》《中国绘画变迁史纲》等。
        2017年6月5日晚,傅抱石《茅山雄姿》在北京保利上拍,现场以1.45亿元起拍,1.625亿元落槌,加佣金1.87亿元成交。

         ●“往往醉后”——回忆父亲傅抱石
            作者:傅益璇
         ■ 大情大性之人
        我从未见过父亲大白天躺在床上,或无所事事地闲坐着,他总是在画室里忙,似乎永不疲倦。他对自己要求很严,有一种强烈的使命感。如果哪天画得不满意,他就会在吃饭的时候说:“唉!今天对不起这碗饭啊!”母亲说父亲是一个“上马能杀敌,下马能作赋”的人,无时无刻不在做事,从不给自己任何借口。和许多画家相比,父亲的一生是短暂的,但他给后人留下了几千张画、几百万字的文章、几千方印。尽管父亲有与生俱来的艺术天分,但要有所成就,孜孜不倦地辛苦耕耘却是不可或缺的。
        父亲是真正的大情大性之人,这和许多大艺术家都有共同之处。他博大的胸怀、淋漓尽致的艺术气魄、为人的义气以及无酒不欢的脾气,与他豪爽、直率的性格完全一致。但他内心世界的深沉却令他喜怒不形于色。我从未见过父亲乐不可支或捶胸顿足地失态,即使喝了酒也是一样。如果有什么令他十分开心的事,也只是私下和我的母亲说。有时我听到父母的笑声,就赶去一探究竟,但父亲立即不说了,一副“不关你小孩的事,快去做功课”的态度。当然,父亲的苦恼也很多,社会关系、政治运动、文艺思想、创作、家庭经济、子女学业、健康……凡此种种,无一不影响着父亲的心境。父亲从不议论或埋怨什么,但有时看见他一个人站在窗前沉思,眉宇间的隐忧却是显而易见。
        父亲内心的那种隐而不发的力量是巨大的,这在他的画里处处可以感受到。我见过父亲画风中飘逸的柳条,他紧抿着嘴,几乎是闭着气,用手在纸上轻轻地摩挲着,双眼极其有神地专注盯着。然后突然下笔,速度极快,有一种惊人的爆发力。而在这高速的线条运行中,粗、细、刚、柔、起、止、停、顿,无一不在掌握之中。画人物的脸部,虽然精细,速度也是极快的,在短短的一根细线里,倾注了无比多的心力。画泼墨的大山大水,更是集全身之力,振臂挥洒。下笔速度之快,大有迅雷不及掩耳、横扫千军之势。
        ■  父亲的“社交生活”
        父亲非常勤奋,要求自己甚严,非常反感“浪费时间”,对毫无意义的拜访和闲聊更是冷淡至极,比如逢年过节时的应酬,他就避之则吉。尤其是“拜年”,父亲是最怕的了。母亲顾虑会得罪领导,劝他“还是去一趟”,但父亲坚决不为所动。母亲拿他没办法,只得和大哥小石商量。大哥倒劝母亲不必担心,说父亲之所以“敢”不去,自有他的道理,不会有事的。果然第二天一早,母亲担心的那些人就陆续而至。母亲这才释怀。
        父亲对那些追随他的学生倒是肯花时间,长篇大论地说着画的事,古往今来无所不谈,兴之所至还要留吃饭。对那些拿着画登门求教的年轻人,父亲也会耐心地一张一张地看他们的画。我小时候曾见过不少求学者的来信,有想学画不得其门而入的,有情深意切地诉说对父亲如何仰慕的,有因生活窘迫想找工作的,还有措辞激烈、立下“军令状”、要抛弃一切为艺术献身、坚决跟随父亲的“血书”,令人震惊。母亲说他们都是一些“苦难青年”,境遇坎坷,可感可叹。父亲也尽可能地设法为他们安排工作,多数都是在当地的文化馆。
        1960年,父亲任江苏画院院长后,经常要去画院开会,处理院务。曾经发生过一件趣事,当时江苏画院设在南京的旧总统府内,颇具气派。父亲常在那里出入,不知怎么就被在门口摆摊子的小贩注意到了。有一天傍晚,父亲路过画院门口,突然有一个衣衫褴褛的老者对着父亲深深一鞠躬,说:“请求傅院长允许我在这里卖花生米!”莫名其妙的父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看那人一脸沧桑地在冷风里站着,应该是做小生意的穷苦人,不像开玩笑,大概是找错了人,只好安慰他说:“你卖吧,你卖吧!”还特地买了他的一包花生米。事后父亲百思不得其解,和人说起,才知道原来那人把“国画院”当成“国务院”了,还打听到父亲是“院长”,想卖花生米找到父亲应该是没错的了!此事让我们笑了很久,但从没有人告诉那人真相,他也就一直平安快乐地在“国务院”的庇护下卖着他的花生米,每次见到父亲都要感激地叫一声“傅院长”!
        父亲名气大了以后,慕名而来的不速之客很多。时不时地在大门口就会出现一个陌生人,手里拎着礼物,说是经某某介绍特地来拜访的;又或者出现一个穿军装的,气度不凡,一脸严肃,还带着警卫员,自报家门是“某某将军”,要见傅抱石。母亲不知是何方神圣,当然不敢得罪,只好赔着小心上楼去请父亲。父亲当然是极不情愿放下画笔,我就无数次听见父母为此起争执。等到客人离去,母亲又督促着父亲送客人到大门口,但是等到对方一鞠躬刚直起身,准备说“再见”时,父亲已不见了踪影,弄得母亲哭笑不得,直说:“还是把人给得罪了!”
        但是有些人他是无法不应付的,那就是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领导”。有来看望关心的,有为自己和“某要人”来求画的。当年康生及某些“大领导”,就曾以各种名目要了不少画。这些画当然都是无偿的,而且常常要“点题”。父亲为此花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颇感无奈。但深谙世事的母亲知道这是要认真应付的,不能由着父亲的性子来。所以母亲更不轻松,除了要劝说,服侍周到,还要在画上帮忙出点子,在父亲烦恼的时候陪着他。
        省里的领导,更是不能忽视,近在咫尺,一抬脚就可以到你家“坐坐”,平日又对我们照顾有加,于情于理都不能拒人于千里之外。不但要陪着聊天,还要送画。
        至于家里遇到问题要求人帮忙,那是一定要报答的。人家也无所求,要画而已。父亲为了大姐的病寻医问药,就不知送了多少画给有关的人。
        我记得父亲画桌旁的书架上,长年贴着一张长长的单子,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人名,总有一二十个吧!母亲说这都是父亲欠的“画债”。相信直到父亲去世,这些“债”都没有还完。
         ■ 父亲和酒
        父亲有一方非常著名的白底朱文闲章,刻着“往往醉后”四个字,通常会钤在他的得意之作上,颇有些自嘲的意味!
        但父亲确实是爱喝酒的,一生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这是艺术界人士所共知的。酒对于父亲有很特殊的意义,尤其是在他的绘画艺术里,酒更是起着微妙的作用。比方说,父亲构思画作时总是有一杯酒在手,以畅思路;在画的过程中,也要有一杯酒来振奋情绪;画得顺手时,则要喝一杯一鼓士气;不顺手时,更要喝一杯来排忧;如大功告成,兴奋之下那就更要痛饮几杯了!平日里和朋友高谈阔论时,手持一杯酒那是常事,就是晚上灯下读书也常有一杯酒相伴。总之,在父亲的生活中,酒是无处不在的。
        在傅厚岗客厅的墙上挂着一副清人的对联,镶着精致的红木框,父亲颇喜欢。上联是“左壁观图右壁观史”,下联是“有酒学仙无酒学佛”,豪放而潇洒。每当父亲手握酒杯轻吟之时,我总是要偷偷笑他只能“学仙”而不能“学佛”了。
        记得我10岁那年,在一个大雪之夜,家里有客来而酒却不够了,母亲正发愁,我就自告奋勇要去买。谁知雪深路滑,寸步难行,我不断跌倒又爬起来,但双手紧抱着的“金奖白兰地”却没摔碎。母亲见我浑身是雪,叹了一口气说:“快拿给爸爸吧!”
        父亲也深知这种癖好是个隐患,称之为“病”,自嘲:“二十年来,此病渐深,每当忙乱、兴奋、紧张……非此不可。特别执笔在手,左手握杯,右手才能落笔。”不过他又细数唐伯虎、陈老莲、高凤翰等大师皆有此癖。更令人无奈的是他似乎不以“早逝”为虑,因为唐寅、徐悲鸿皆早逝。总之,父亲对喝酒虽然有些无奈、自嘲,也不太理直气壮,但“喝酒有理”的心态是毫无疑问的,虽然“戒酒”这件事常常被母亲颇为严肃地提起,父亲也态度很好地听着,似乎“若有所悟”,但在我的印象中,父亲其实从未真正打算戒酒。
        酒和父亲的关系是很微妙的,他并不只是“爱喝酒”那样简单,其中的心态也不是别人可以真正理解的。我站在父亲的画前,感受那蒙蒙烟柳里荡漾的春意,那如醉的枫林里透出的火一般的炽热,还有那满纸潇潇的泼墨山水中烟雨弥漫的苍凉,我深深地被感动。这样的心胸气魄,这样澎湃的激情,手中的笔,面前的纸,又怎能表达万一?当他生命的激流冲破了这一切时,怎一个“醉”字了得?有学者说父亲是一个有“诗心”的哲人画家,性格耿直狷介,醉后更见天真。父亲曾说:“我认为一幅画应该像一首诗、一阕歌或一篇散文……”我大概能明白父亲在“往往醉后”里蕴藏着的巨大热情。
        父亲是死在酒上的。1965年9月,上海虹桥国际机场落成,父亲为此画了一张大画,东道主派了一架飞机来接他去参加典礼。父亲爱喝酒的名声远播,各方人士热情有加,他从下飞机就没停过喝酒,都是高度数的白酒。几天下来喝的酒已经远远超过他能承受的量。听母亲说,父亲回来后心情很好,但很疲倦,脸色也差。午饭后就如常去睡午觉,并叮嘱母亲到点一定要叫醒他,因为下午要去省人大委员会开会,不可误事。谁知此时正好有朋友来访,母亲聊天忘了时间,等到她匆忙赶上楼时,父亲已经呼吸急促、脸色发紫、嘴唇发乌,差不多已陷入昏迷。母亲慌了手脚,冲下楼去打电话,突然听到父亲大叫了一声,震耳欲聋,然后就彻底地静了下来……父亲就这样走了,事先没有人料到,当然他自己也没有料到,临终时没有留下任何遗言。
        我深知是酒害了父亲,令父亲过早地去世。但我并不记恨父亲的酒,父亲喜欢喝酒,自有他的道理。也许他在微醺之中,能感受到心灵的翅膀无比自由,可以冲破那些压抑在心里的晦暗和苦闷,释放出一切。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很久了,家中兄妹无人饮酒。但每逢清明去拜祭父母时,我仍会绕着父亲的坟墓倒上一瓶酒,让那竹林掩映的墓地弥漫着浓浓的酒香,我深信父亲是一定能闻得到的。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