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山令 将军 签批的委任状 珍贵文物 南京 益阳人 抗日革命烈士
  • 萧山令 将军 签批的委任状 珍贵文物 南京 益阳人 抗日革命烈士
  • 萧山令 将军 签批的委任状 珍贵文物 南京 益阳人 抗日革命烈士
  • 萧山令 将军 签批的委任状 珍贵文物 南京 益阳人 抗日革命烈士
  • 萧山令 将军 签批的委任状 珍贵文物 南京 益阳人 抗日革命烈士

萧山令 将军 签批的委任状 珍贵文物 南京 益阳人 抗日革命烈士

100000 湖南益阳赫山

七品 库存1件

作者不详

年代民国 (1912-1948)

页数1页

上书时间2013-09-19

  • 店主推荐
  • 最新上架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七品
商品描述
萧山令(1892年6月11日—1937年12月13日),男,汉族,字铁农,湖南省益阳县(今益阳市赫山区四方山)人,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毕业,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追授),抗日革命烈士。
南京保卫战时兼6大重职——全国宪兵副司令、首都警察厅长、战时南京市长、代理南京警备司令、防空司令、渡江总指挥。
1937年12月13日,南京陷落,自杀殉国,为抗战而亡,是南京保卫战牺牲的最高军官。

少年经历

1892年6月11日(清光绪十八年五月十七),萧山令出生于湖南益阳县四方山的一个小山村,其父亲萧敏湘是清末秀才,萧山令自幼随父读私塾,聪颖好学,手不释卷,深受父亲所钟爱,萧山令幼承庭训,知书达理,16岁毕业于益阳龙洲高等小学堂。
1904年,萧山令从师范学校毕业。
军校求学

当时正值晚清,列强争相瓜分国土,这让少年萧山令无比愤慨,决定投笔从戎;
1909年,离别新婚3个月的妻子,考入湖南陆军小学研习军事,小小年纪的他还受曾国藩的影响,曾立誓“兵符在握,一扫群魔”;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湖南陆军小学停办;
1912年,又入湖北武昌陆军第二预备学校。
1914年8月,萧山令升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三连,与后来的陆军上将张治中是同窗,1917年以优异成绩毕业。
戎马生涯

1916年12月,以优异成绩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三期步兵科毕业后,派往湖南陆军服务,投入湘军,在湘军中贺耀组(保定军官学校第一期步兵科留日生,中将加上将衔)部下出任排长,开始了戎马生涯,先后在湖南陆军第8守备队(司令蔡钜猷)、沅陵镇守使署(镇守使蔡钜猷)、湖南陆军第1师(师长贺耀组)、国民革命军独立第2师(师长贺耀组)中中下级军官服役,先后任排长、连长、营长、团附、参谋长等职,代理湖南省沅江县县长。
因为富有见识,又十分英勇,不久他就因为军功,一路升到团长,并受到上司唐生智的赏识,1928年1月,被委派至沅江,担任县知事。
1926年5月,参加北伐战争,先后任国民革命军营长、团长、参谋等职,立下不少战功。
1928年,退役回乡。
1927年,国民政府成立。
1929年2月,出任首都卫戍司令部(司令谷正伦)参谋处中校参谋,开始他的宪兵军官生涯。
1929年5月,重入国民党军,任宪兵司令部中校参谋。
1929年12月,编入南京卫戍司令部,官职青云直上。
1932年1月,升任宪兵司令部(司令谷正伦)总务上校处长,主管全国宪兵的编制与训练工作。
1935年5月4日,叙任陆军步兵上校。
1936年2月22日,由上校处长攫升为宪兵司令部少将参谋长。
1936年2月26日,转任陆军宪兵上校。
1936年,任国民党宪兵副司令。
1937年5月7日,晋任陆军少将。
1937年9月,被任命为南京市长、首都卫戍副司令长官(司令长官唐生智)兼南京市警备司令,成为拱卫国民政府首都的实际负责人。
1937年11月,升任宪兵司令部中将副司令兼首都防空司令部司令、首都警察厅厅长、南京市市长。
以身殉国

抗日战争爆发后,参加和指挥了抗击日军的南京保卫战。

1937年8月13日,淞沪战役爆发,1937年11月,上海失守。日军随后兵分三路,直逼南京,民国首都危在旦夕。
国民政府西迁武汉,宪兵司令谷正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十一期炮兵科毕业,陆军中将)前往武汉就医。萧山令受命于危难之际,晋升宪兵副司令,同时兼任南京警备司令、防空司令等谷正伦的原兼职,成为国民党南京宪、警的头号人物。
危难中,11月中旬,蒋介石连开3次会议,研究南京战守问题。何应钦、白崇禧等高级将领认为南京非决战之地,且兵力不足,难以守卫。惟有唐生智大声疾呼:“首都是国父陵寝所在地,值此大敌当前,在南京如不牺牲一二员大将,对不起总理在天之灵。本人主张死守南京,和敌人拼到底。”
蒋介石决定坚守,他在日记中写道:“南京孤城不能守,然不能不守,对国对民殊难为怀也。”临走前,蒋介石还对紫金山阵地进行视察,认为“可固守两个月”。
1937年11月中旬,中国军队为屏蔽南京所修筑的国防第一线(福山——苏州——嘉兴)、第二线(江阴——无锡——宜兴——吴兴)被日军突破,南京已成前线。中国军队为保卫南京,临急再组两道防线:以陆军野战部队分扼外围各据点;以宪兵和教导总队据守腹廓要冲。萧山令指挥驻守南京宪兵共约6400余人,协助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保定军官学校第一期步兵科毕业,陆军一级上将)组织和加强南京的防守。萧山令以宪兵第二团、教育团、练习团为基干,组织数万民工,赶筑雨花台一代野战工事;又令宪兵第十团和重机关枪营加紧巡警城防勤务,防止日本间谍活动。雨花台的工事在萧山令督防下按期完成,甚得当时南京报纸的好评。
1937年11月20日,南京卫戍长官司令部成立,唐生智出任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宪兵司令谷正伦退往重庆,宪兵副司令萧山令留守南京,指挥宪兵第2团、第5团、第10团等部。
1937年11月26日,战火迫近南京,城郊部队进入临战状态。萧山令又奉命兼任南京市长和警察厅长,他下令南京所有宪兵一律做好战斗准备。其具体布置为:以宪兵第二团、教导团以及第五团和重机关枪营各一部守清凉山和水西门、汉中门、清凉门、丁淮门一线;以宪兵第十团、练习团和重机关枪营一部守明故宫,飞机场至三十四标一带;将雨花台一带工事交八十八师接守。
1937年12月4日,南京外围阵地——句容,中日两军相接,南京保卫战打响了。
唐生智下令,宪兵主力位于清凉门附近,担任定淮门、汉中门和清凉门的防守,并担负收容落伍士兵的任务。
1937年12月8日,蒋介石连续三次紧急点令,召唐生智召开紧急军事会议,在萧山令的几次催促下,唐生智登上飞机赴重庆,国家宪兵司令一职交萧山令全权代理。其日,同乡部属陈辑川专访指挥部,帮萧山令分析眼下局势;“守军装备落后,援军无望,守城部队临时拼凑,难以指挥,将士虽英勇,但牺牲惨重……”,劝萧山令“度势应变,以策安全”。萧山令沉思良久,毅然答道;“授命拱卫首都,防守无方,无以对党国,杀敌不力,无以对金陵老小,贪生怕死,俯首称奴,何脸见江东父老,我走,南京的老百姓怎么办”?
1937年12月9日,陈辑川再次找到新街口的临时指挥所,劝其早作退计,萧山令凛然答道;“现形势已乱,各自只顾逃命,满城游勇散兵,不听指挥,军心民心无法稳定, 守土为国是军人的职责,我应尽忠报国,笑卧沙场,死守南京,我意早决!”其视死如归之浩然气,令陈为之震慑。
1937年12月12日下午3时,唐生智与蒋介石电令;“全线突围撤退”。命令萧山令为渡江总指挥,各军团按指定地点突围。
突围命令下达后,除83军,66军按军令绕栖霞山突围外,其余74军、72军、71军、87师、88师全部夺路涌向下关,数十万军民争相抢渡,乱成一团。
萧山令镇定如铁铸,果断的命令宪兵队长罗友胜带大部宪兵到蛇山、龙蟠山阻击日军,自己则率部拆屋扎筏,掩护军民渡江。在整个夜晚里,萧山令数次被部下推到筏上,但他几次都挣脱上岸指挥掩护扎筏抢渡,直到12月13日晨,下关仍有三分之二的军民无法渡江。
1937年12月9日上午7时,日军数百名在坦克配合下进占光华门外防空学校,并向通济门发起进攻。萧山令派守备清凉山的宪兵一营增援教导总队,与日军战斗数时,将其击退。同时,守备明故宫的宪兵也与由中山门进犯的日军发生激战,因敌我众寡悬殊,萧山令令其退守逸仙桥至竺桥之线。
1937年12月10日,萧山令督率宪兵继续与日军激战。由清凉山派往上新河棉花堤的宪兵同日军骑兵、便衣队等相战甚久,保住了阵地。但防守逸仙桥等处的宪兵、以力不能支再次退往古林寺、五台山一带。
1937年12月11日拂晓,日军步、骑、炮联合进攻棉花堤宪兵阵地,来势凶猛。宪兵们前仆后继,坚守阵地。日军改攻江东门,从侧面压迫宪兵。萧山令下令宪兵撤出棉花堤阵地。宪兵的其他阵地也遍遭日军飞机轰炸、死伤甚众。
1937年12日拂晓,数路日军同时猛攻南京城。上午8时许,日军炮轰水西门、清凉山一带宪兵阵地,宪兵伤亡惨重,但仍然坚守不退。11时,萧山令命令宪兵增筑南京城内街垒工事,准备巷战,并激励宪兵与南京共存亡。午后4时,日本地面部队在空军配合下突破南京城南门,纷纷拥入城内。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决定放弃南京,命令各路守军自行突围。萧山令当即派宪兵教导团占领龙蟠里、五台山一带阵地,掩护宪兵主力撤退。他命令宪兵主力循中山路出挹江门,移往下关,准备北渡长江。当时的南京城一片混乱,道途堵塞,行动十分滞缓。萧山令督队殿后,等他赶到江边时天已经黑了。江边船只极少,大量的撤退部队壅挤一地,争先抢渡,自相践踏和火拼。日军水路夹击而来。萧山令指挥未渡宪兵,辗转冲杀,终以弹尽援绝,力竭阵亡。同时牺牲的宪兵达数百人之多。[1] 
1937年12月13日,带领将士在下关与日军展开肉搏血战,激战5小时,终因众寡悬殊,背水无援,数千将士壮烈牺牲。萧山令也大义凛然,举枪殉国,血染金陵,以自己的义举,实现了“誓与南京共存亡”的诺言,时年45岁。

—  没有更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