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道书局】忏悔录:在历史中感悟情怀,在思考中聆听箴言(奥古斯丁)

【正道书局】忏悔录:在历史中感悟情怀,在思考中聆听箴言(奥古斯丁)

29.8 29.8 八品

仅1件

浙江杭州江干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古罗马)奥古斯丁,许丽华 译

出版社安徽人民出版社

ISBN9787212055837

出版时间2012-08

装帧平装

定价29.8元

上书时间2016-12-22

正道书店

五年老店
已实名 进店 收藏店铺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八品
商品描述
作  者:(古罗马)奥古斯丁,许丽华 译
出 版 社: 安徽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2.08.01
版  次: 1
印刷时间: 2012.08.01
印  次: 1
页  数: 264
开  本: 16K
包  装: 平装
字  数: 240000
正文语种: 中文简体字
纸  质: 以实物为准
品  相: 以实物为准
内  容: 以实物为准
I S B N : 9787212055837
重 量 约: 0.42公斤
定  价: ¥29.80

内容简介                                                               

《忏悔录》是一部复杂多义的著作。“忏悔录”一词,其古典拉丁文原义为“承认、认罪”,在教会文学中转义为承认神的伟大,有歌颂的含义。奥古斯丁此书着重后一种意义,即历述一生所蒙受的天主恩泽,从而发出对天主的歌颂。奥古斯丁的哲学分为两大部分,即纯粹神学和从属于神学的哲学,前者是关于创世主上帝的论述,后者则讨论上帝创造万物、创造宇宙的问题。这两部分内容在《忏悔录》中都得到了充分的阐述。

作者简介                                                               

 奥古斯丁(Aurelius Augustinus),古罗马帝国时期基督教思想家,欧洲中世纪基督教神学、教父哲学的重要代表人物。他的神学在中世纪西欧基督教会中享有最高权威。在罗马天主教系统,他被奉为“圣人”和“圣师”,是奥斯定会的发起人。对于新教教会,特别是加尔文主义,他的理论是宗教改革的救赎和恩典思想的源头。他的主要著作有《忏悔录》《论三位一体》《上帝之城》《论自由意志》《论美与适合》等。

目录                                                                  

出版说明
译者序
导 读
第一卷
第二卷
第三卷
第四卷
第五卷
第六卷
第七卷
第八卷
第九卷

第十卷

第十一卷

试读                                                                  

第一卷



“主,你真伟大,你应得到一切赞美:你有巨大的能力,你有无穷的智慧。”一个人,被造物中渺小的一分子,愿意歌颂你;这人全身带着死亡的气息,全身带着罪恶的证据,全身证明“你不接纳傲慢的人”。但这人,被造物中渺小的一分子,愿意歌颂你。你感召他乐于赞扬你,因为你创造我们是为了你,我们的心灵如不安息在你的怀抱中,便不会安宁。主啊,请让我知道并理解是应该先向你吁请而后歌颂你,还是应该先认识你而后再向你吁请?但谁能不认识你而向你吁请?因为不认识你而吁请,可能并不是向你吁请。无人传授,怎会相信?“谁追寻主,谁就将歌颂主”,因为追寻主,就会获得主;获得主,也就会歌颂主。主啊,请让我向你呼吁,并让我追求你;使我坚定地信仰你,并且向你呼吁,因为你已经教导给我们。主啊,我的信仰要向你呼吁;你赋予我的信仰,你把你“圣子”的人性,通过布道者的工作而灌输给我的信仰向你呼吁。二?对天主吁请,就是请求天主降临到我身上,那么我会如何对我的天主,对我的主、天主吁请呢?我心中能否有足够的地方以使我的天主降临,让创造天地的主宰降临到我身上呢?主、我的天主,我身上确实有可以容纳你的地方吗?你所造的承载我们的天地会容纳你吗?是不是只因一切存在之物没有了你就不能存在,所以只要是存在之物就必须容纳你:若是这样的话,那么我既然存在,又何必要求你降临到我身上呢?因为除非你在我身上,不然我就没有存在的依据。我不在黄泉,而你在那里;即使“我走进地狱,你也还在那里。”我的天主啊,倘若你不在我身上的话,我就不可能存在,绝对不可能存在。并且“一切都来自你,一切都通过你,一切都在你之中”,是不是可以更进一步说,只有我在你之中我才能存在,否则我就不能存在?主啊,确实是这样的,确实是这样的。那么既然我是在你之中的,我还能从哪里向你吁请,你又从哪里降临到我身呢?我的天主,你会说:“我充满天地”,那么我又怎么能跨越天地之外,让你降临到我身呢?三?如果说你充满天地之间,那么天地能够包容你吗?是否你充满天地之后,仍然还有天地所无法包容的部分?你充满天地之后,剩下的部分将置于何处呢?是否充满一切的你,不必被任何东西所包容,因为你充满一切,也就是包容一切?一只瓶将你充满,但并没有把你固定下来,纵然瓶破碎了,你也不会流散。你倾注于我们体内,但并不下坠,反而支撑着我们;你并不使我们流散,反而使我们收聚。那么你充满一切,是否意味着你的全体充满一切?是否一切不能包容你的全体,只能容纳你的一部分,而一切又同时容纳你的同一部分?是否各自容纳一部分,大的部分多而小的部分少?这样你不是既有大的部分又有小的部分了?或者不管你在哪里,你的整体就都在哪里,而再没有其余之物能占有你的全体?四?我的天主,你到底是什么啊?对我们来说:你除了是主、天主之外,还能是什么呢?“除了你、主之外,谁是天主?除了我的天主之外,谁还是天主?”你至高、至美、至能、无所不能,至仁、至义、至隐、无往而不在,至美、至坚、至定、但又无从掌握,在不变中变化万千,无新无故而使万象更新;“你使自满者不知不觉地走向衰亡”;你永不停息地运行,却又晏然常寂,你统揽万机,却一无所需;你负载一切,充盈一切,维护一切,创造一切,孕育一切,改进一切;虽然万物齐备,而你仍然不舍不弃。你爱而不偏,嫉而不妒,悔而不怨,蕴怒仍安;你改变工程,但却并不更动计划,你获得一切而未有所失;你从不匮乏,但仍会因为有所获得而欢乐;你从不吝啬,但要求有所节制。如果谁能对你有特殊的贡献,你就若有所负,但谁还能有一点一滴不属于你呢?你从不亏欠于人,反而还为人补偿一切;你免去人们的负担,但仍然一无所损。我还能对你说些什么呢,我的天主,我的生命,我神圣的甘露,提到你,一个渺小的人能说些什么呢,但如果有谁对你沉默不语,却是坏事,因为即使此人口若悬河,也仍然等于跟没说一样。五?谁能使我在你的怀抱中安息?谁能使你在我的心灵中着陆,令我快活,让我忘却忧愁,让我拥有你并把你作为我唯一的至为珍贵的宝物?对我来说,你意味着什么呢?求主怜爱我,使我能够找到答案。对你来说,我又是什么呢,而你竟命令我爱你?假如我不这样做,你就会怒斥于我,并以深重的祸患恐吓我。假若我不爱你,这难道仅仅只能算是小小的不幸吗?我的主、天主,请凭你的慈爱告知于我,你和我到底存在什么关系。请你诉诸于我的灵魂说:“我是来拯救你的。”请你对我说,并让我听到。我的心在倾听着,请你开启我心灵的双耳,请你诉诸于我的灵魂说:“我是来拯救你的。”我要追随着这声音狂奔,我要紧抓你不放。请你不要对我遮掩住你的面容。让我死吧,为了得到永生,为了能够瞻仰你的圣容。我灵魂的住处是狭窄的,不能与你的降临相称,请你加以充塞。它已经颓败,请你加以修缮。它简直让你无法入目,我明白,我知道。可谁能清除它呢?除了对你之外,我还能向谁呼唤呢?“主啊,你清除我的罪恶吧,不要由于我因他人而犯下的罪过而加罪于你的仆人。”“我相信,因此我说。”主啊,你是完全了解的。在我向你坦诚我的罪过之后,“你不是就赦免我心灵的悖谬了吗?”真理的主,我绝不和你争辩,我也不愿意骗我自己,“不能让我的罪恶向我自己说谎。”我绝不和你争辩,原因是,“主、天主,如果你考察我们的罪孽的话,谁又能站立得住呢?”六?请允许我,请允许沾满尘土的我对慈爱的你说话:请允许我说话,因为我是向慈爱的你,不是向嘲讽我的人说话。可能你也会笑话我,但很快你就会转而怜爱我。主,我的天主,我要说什么呢?我只能说我不知道自己是从何处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我要说,来到这死亡的生活中,或是来到生活的死亡中,我并不知道。你的慈爱收纳我、抚慰我,就像我从亲生父母那里得到的,是你用了他,在她身体内形成了我,使我降生到这个世界。我自己却无法记忆。从此我的母亲和我的乳母喂养着我,她们并不能充实自己的乳房,而是你、主,是你按照自己的安排,把你蕴藏在事物深处的,通过我的母亲和我的乳母,你赐给我孩提时所需的营养。你又使我在你所给予之外不再有其他的要求,使喂养我的人们愿意把你所赐予她们的再给予我,她们本着与生俱来的情感,愿意把从你那里得来的大量东西再给予我。她们使我得到了滋养,这对她们也不无好处;更应该说这种滋养并非来自她们,而是经由她们得来的,因为所有美好之物都是来自你——天主,我的一切救助都来自我的天主。这是我后来才懂得的,是你、主通过赋予我身内身外的所有之物告知于我的。那时我只知道吸吮乳汁,舒服了就安睡,什么东西碰痛我的肉体,我便号哭,此外便什么都不明白。过了一些日子,我已经会笑了,开始是睡着了笑,然后是醒了也会笑。这些全是别人讲给我的,但我相信,因为我看到其他婴孩也是这样的,但对于我自己的这些情况,我却一点也记不起来了。渐渐地我感觉到我在什么地方,并想要向别人表达我的意愿,让别人照着我的意愿做。但是做不到,因为我的意愿在我身内,而别人在我身外,他们的任何感官都感觉不到我的内心所意愿的东西。我比比画画,叫唤呼喊,我尽我最大的努力做出一些表示我意愿的模拟动作。可这些动作并不能表明我的意愿。别人可能不懂我的意思,或怕有害于我,不肯照着做,我对那些行动自由的大人们不顺从我、不服侍我而感到恼怒,就以啼哭作为报复。根据我所观察到的,小孩子都是这样的,他们虽然无知无识,但比养育我的、有意识的大人们更能让我了解到自己孩提时的情况。我的幼年久已逝去,而我现在仍然活着。主啊,你是永生的,在你身上不存在丝毫死亡,在世纪之前,在所有一切能被称为过去之前,你就已经存在,你是主,你是创造万物的主宰,在你身上存在着种种本原和本质,一切变和不变的枢机,一切暂时的无灵之物的永恒原因。天主,求你告诉我,求你因你的慈爱因你的怜悯而告诉我,我的童年是否继续了前一时期已经消逝的我,在母胎之时我是否度着这一时期的生命?因为曾有人向我谈及这一时期的生命,而我自己也看到女人们怀孕。我的天主,我的甘露,这个时期以前的我是怎样的呢?是否我生活在某一地方,会是某个人?因为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我,我的父母,别人的经验以及我的记忆,都无法回答。是否你会嘲笑我向你提出这样的问题?你难道不是命令我按我所领悟的赞美你、讴歌你吗?

   相关推荐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