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变色龙
21年品牌 40万+商家 超1.5亿件商品

变色龙

正版图书,可开发票,请放心购买。

13.86 6.3折 22 全新

库存2件

广东广州
认证卖家担保交易快速发货售后保障

作者契诃夫

出版社山东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

ISBN9787532952267

出版时间2016-06

装帧其他

开本16开

定价22元

货号3521821

上书时间2023-08-28

淘书宝店

八年老店
已实名 已认证 进店 收藏店铺

   商品详情   

品相描述:全新
商品描述
导语摘要
。。

作者简介
安东·巴甫洛维奇·契诃夫(1860年1月29日-1904年7月15日)是俄国的世界级短篇小说巨匠,是俄国19世纪末期最后一位批判现实主义艺术大师,与莫泊桑和欧·亨利并称为“世界三大短篇小说家”,是一个有强烈幽默感的作家,他的小说紧凑精炼,言简意赅,给读者以独立思考的余地。其剧作对20世纪戏剧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坚持现实主义传统,注重描写俄国人民的日常生活,塑造具有典型性格的小人物,借此真实反映出当时俄国社会的状况。他的作品的三大特征是对丑恶现象的嘲笑与对贫苦人民的深切的同情,并且其作品无情地揭露了沙皇统治下的不合理的社会制度和社会的丑恶现象。他被认为19世纪末俄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杰出代表。

目录
套中人
胖子和瘦子
站长
悲伤
一件艺术品
村主任
未婚妻
农民
睡意蒙咙
瞎琢磨
醋栗
猎手
带阁楼的房子
万卡
挂在脖子上的安娜
跳来跳去的女人
小官吏之死
乞丐
运气不济
在钉子上
名贵的狗
宝贝儿
第六病室
变色龙

内容摘要
本书所选的作品来自契诃夫创作的前后两个时期
的代表作,包括读者比较熟悉的《变色龙》《套中人》《胖子和瘦子》《小官吏之死》等,另外,还有一
些轻松诙谐的纯幽默小说。
《变色龙》是契诃夫早期创作的一篇讽刺小说。
在这篇小说里,他以精湛的艺术手法,挖苦了小人物身上十足的奴性。一只小狗咬了金银匠的手指,巡官奥楚蔑洛夫对官司的判定完全取决于狗是不是将军家的,根据这一基点而不断改变自己的面孔。在短短的几分钟内,主人公奥楚蔑洛夫经历了六次变化。如果狗主人是普通百姓,那么他毫无疑问要弄死小狗,盘剥狗主,中饱私囊;如果狗主人是将军或将军的哥哥,那么他奉承拍马,邀赏请功。他谄媚权贵的本性是永远不变的。因此,当他不断地自我否定时,是那么自然而迅速,不知人间还有羞耻!作者的讽刺是那么辛辣,让人拍案叫绝。

精彩内容
套中人由于兽医伊万·伊万内奇和中学教师布尔金耽误了时间,所以只能在村主任普罗科菲的堆房里过夜了,村主任的堆房在米罗诺西茨科耶村边上。伊万·伊万内奇是一个又高又瘦的老人,留着长长的髭须,他的姓是一个相当古怪的双姓,即奇姆沙一吉马莱斯基,他与这个姓一点儿也不相称,所以全省的人只叫他的本名和父名,也就是伊万·伊万内奇。他一直住在城郊一个养马场里,为了吸收一点儿新鲜空气,才有了这次打猎行动。而猎人中的另一位,也就是中学教师布尔金,倒对这个地区特别熟悉,因为他每年夏天都来n姓伯爵家里做客。
两个猎人都没有睡觉,伊万·伊万内奇坐在门口,吸着烟斗看着外面,明亮的月光照在他身上。布尔金则躺在房间里的干草上,谁也看不见黑暗中的他。
两个人讲起了故事,还提及了村主任的妻子玛芙拉。
玛芙拉是个健康、聪明的女人,可是这个可怜的女人一辈子也没有走出过村子,也没有见过城市和火车,她只是十年如一日地守着炉灶,偶尔在夜间才出去走走。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布尔金说,“在这个世界上,性情内向、整天像蜗牛一样缩在自己硬壳里的人很多,也许这也有隔代遗传的原因吧,也许这也
是人类退化的现象吧,也许这只不过是人类中的一种性格,谁又能明白呢?我又不是博物学家,也没有能力探讨这一类问题。我只是认为玛芙拉这样的人并不稀奇,你看一看别里科夫,这可是一个想不到的例子!
“我的同事别里科夫是一位希腊语教师,两个月前就去世啦。他的名气很大,您可能也听说过。他之所以出名,是因为他在太阳高照的天气里也会穿上套鞋,带着雨伞出门,而且会穿上暖和的棉大衣。他总是把一切物件都装在套子里,雨伞装在伞套里,怀表装在麂皮套里,就连削铅笔的那把小折刀也是装在一
个小小的套子里。让人觉得好笑的是,他的脸好像也
装在一个套子里,因为他的脸老是藏在竖起的高高的衣领里面。他常常戴着黑眼镜,穿着绒衣,耳朵还用棉花堵着,他坐出租马车时,喜欢让车夫把车篷支起来。总而言之,别里科夫总是想把自己包裹起来,好像要与世隔绝,他不影响外界,外界也别想影响他。
现实的生活让他坐立不安,时时处处刺激他、惊吓他。他总能为自己的做法找到理由,说现在的生活怎么怎么不好,老是称赞过去的事物,甚至称赞那些根本就不存在的东西。别里科夫的种种行为与他所教的古代语言不无关系,这也使他容易远离现实生活。‘啊,希腊语多么响亮,多么美妙啊!’他总是一副美滋滋的表情。为了证明这句话的深刻含义,他总是眯着
眼睛,竖起一根手指头,念道:‘Anthropos!’“别里科夫总是极力把自己的思想藏在套子里,只要政府的告示和报纸上的文章写着禁止做什么事,他就会记得一清二楚。如果有告示公布中学生晚上九点以后不许到街上去,或者一篇文章提倡禁止性爱,他的心里就会像明镜一样:这种事是被禁止的。而且每当官方批准或者允许什么事情时,他又总是觉得其中包含着某种隐隐约约、还没说透的成分,甚至包含着让人起疑的成分。每当政府批准在城里成立一个戏剧小组、一个茶馆或者一个阅览室,他总是摇着头、
叹着气说:‘这个主意好倒是好,只是千万别闹出什
么乱子来啊。’“虽然好多事看起来都与他毫不相干,但他觉得违背了法令、脱离了常规、不合规矩,使他总是垂头丧气。如果一个同事参加祈祷式去迟了,或者听说一
些顽皮的中学生闹事,或者看见一个女校的女学监很晚还在陪着军官玩耍,他也会觉得心慌意乱,一个劲儿地说:‘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来啊!’他在教务会议上的那种慎重、多疑、套子式的论调,把我们压得透不出气。他总是数落青年人的种种恶劣行径,数落不管是女生还是男生都在教室里吵吵闹闹的。哎呀,只求别把这种事传到上司的耳朵里才好啊!哎呀,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来啊!他还要求二年级的彼得罗夫和四年级的叶果罗夫,后来其他老师不得已,只得向他(他那张脸像黄鼠狼)让步,降低了波得罗夫和叶果罗夫的品行分数,关他们的禁闭,最后终于开
除他们。他还有一种古怪的习惯:常常访问我们的住处。在同事的家里,他坐下来后就一声不响了,就像领导考察,有时他可以一言不发坐上一两个小时才走,还把这种行为美其名日‘保持良好的同事关系’。
当然,这类呆呆地坐着拜访,对别里科夫来说也很难受,但他不得不来看我们,他认为这是他应尽的责任。学校里的同事都怕他,就连校长也是。您瞧,我们这些教师都是有头脑、极其正统的人,而且还受过屠格涅夫和谢德林的教育,然而这个老是穿着套鞋、拿着雨伞的别里科夫却辖制了中学足足十五年!
“可是,仅仅辖制中学不算什么,令人震惊的是,全城的人都在他的辖制之下。城里的太太们在星期
六也不敢办家庭戏剧晚会,因为怕他知道;到了斋期
,教士们不敢吃荤,不敢打牌,也是因为怕他知道。
在别里科夫之流的影响下,十年到十五年期间,全城的人已经变得什么都怕,他们不敢发信,不敢高声说话,不敢有亲密的朋友,不敢周济穷人,也不敢看书,不敢教人读书写字……”听了布尔金的讲述,伊万·伊万内奇咳嗽了两声,似乎想说点儿什么,可是他先点着烟斗,又瞧了瞧月亮,才一板一眼地说:“是啊,为什么受过屠格涅夫和谢德林教育的正派人还会向他屈服,容忍他的种种做法……问题在哪儿呢?”“我和别里科夫住在同一幢楼里,而且是对门邻居,所以我们常常碰面,我自然也对他的生活习惯特别熟悉。”布尔金接着说,“他在家里也是如此一套:睡衣、睡帽、护窗板、门闩,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还有一整套名目繁多的禁条和忌讳,‘哎呀,千万别闹出什么乱子来啊’更是挂在嘴边!他还认为吃素有害健康,可又怕别人说自己吃荤不持斋,所以他就吃用奶油煎的鲈鱼,固然这东西不是素食,可也不能称得上是斋期禁忌的菜。他也不用女仆,因为怕人家说他打女仆的主意,于是就雇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
头子做厨子。
“这个老头子名叫阿法纳西,他以前做过勤务兵,好歹会烧菜,却是一个酒鬼,老是醉醺醺的,神志不清。他还经常把两只胳膊交叉在胸前,站在门口长叹一声,接着嘟哝一句话:‘现在啊,和他一样的人可真是不少啊!’“别里科夫的卧室小得就像一口箱子,床上挂着
一个帐子。只要他一上床,不管房间多闷热、炉子多响、厨房里的叹息声多大……他都会用被子蒙上脑袋。躺在被子里的别里科夫战战兢兢,生怕小偷溜进来,生怕阿法纳西进来杀他,生怕出什么事。睡着的他也不得安生,通宵的噩梦纠缠着他,早晨醒来他还是闷闷不乐,脸色苍白,他满心地害怕和厌恶学校里的人。跟他这样一个性情孤僻的人并排走,显然也是一
件痛苦的事。
“‘教室里怎么吵得这么凶。’他说,好像极力找一个理由来摆脱自己的愁闷,‘简直太不像话了。
’P1-3

   相关推荐   

—  没有更多了  —

以下为对购买帮助不大的评价

此功能需要访问孔网APP才能使用
暂时不用
打开孔网APP